中国的正名运动——大改革挽救大革命

Dylan Sun

讨论法国大革命何以得到中央高层的关注,不能忽略的一点就是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对大革命的剖析使得历史学者和Goverment看到了中国的影子,也就是中国此时此刻与法国彼时彼刻的社会遭遇有巧合的重叠之处。追溯大革命之肇始,由捐税不平等顺藤摸瓜牵扯出的社会等级分化严重乃革命爆发的核心原因,至于农民贫困从社会表象过渡到革命导火索也自是情理之中。

托克维尔描摹的乡村绝非田园牧歌的盛世图景,更多的是流淌着农民的血液。似乎农民处境有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不能自拔的历史传统,此处的农民指向的是China。建国之前与之初,分田地贯彻中华民国民生之原则乃中央核心纲领;建国之后,眼花缭乱的Zheng Zhi术翻手为云覆手雨,从农业生产合作社到高级社再到人民公社,实现了社群组织取代家庭组织,循序渐进地顺理成章地堂而皇之地完成了土地从民有到国有的交接,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以至于连农民也心甘情愿地无条件接受。

显示全文

讨论法国大革命何以得到中央高层的关注,不能忽略的一点就是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对大革命的剖析使得历史学者和Goverment看到了中国的影子,也就是中国此时此刻与法国彼时彼刻的社会遭遇有巧合的重叠之处。追溯大革命之肇始,由捐税不平等顺藤摸瓜牵扯出的社会等级分化严重乃革命爆发的核心原因,至于农民贫困从社会表象过渡到革命导火索也自是情理之中。

托克维尔描摹的乡村绝非田园牧歌的盛世图景,更多的是流淌着农民的血液。似乎农民处境有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不能自拔的历史传统,此处的农民指向的是China。建国之前与之初,分田地贯彻中华民国民生之原则乃中央核心纲领;建国之后,眼花缭乱的Zheng Zhi术翻手为云覆手雨,从农业生产合作社到高级社再到人民公社,实现了社群组织取代家庭组织,循序渐进地顺理成章地堂而皇之地完成了土地从民有到国有的交接,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以至于连农民也心甘情愿地无条件接受。

视线转向现在,粮食价格出奇的低廉和工业品出奇的昂贵,并出现剪刀差增大的趋向,连我的母亲都埋怨到"×××不打算让农民过了"。埋怨牢骚毕竟还是会有的,因为她没有经受高等知识的洗礼使她理解TG的良苦用心,至于占据国家人口比重最大的、受教育程度偏低的其他农民群众是否理解,我说不言而喻四个字想必都会同意。可我依旧深知改革大于Ge Ming,改革ing现在进行时,农民始终会有满意的一天的,TG的内心潜台词也许如此。

十八世纪的法国却没有这般幸运,路易十六改革成效甚微,GM终于大于改革且革命洪流决堤到一发不可收拾。手无缚鸡之力的农民拿起了武器,悲哀!托克维尔看透了法国大革命,可惜一己之力却救不了法国,悲哀! 民众以及知识分子甚至政府官员从未料想到大革命的到来或者说是意料到大革命来临并未参透其革命本质。妄想以无上的国家Zhuan Zhi权力镇压革命之火的企图终究覆灭,Chairman Mao 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八字箴言一语中的。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往日之中国可以兴革命之火,今时之中国挟改革之余威大步流星。革命是星星之火,农民是草原,改革则是灭火器,改革浇灭的是革命,拯救的则是一望无垠的十三亿草原。能拯救的了吗?风物宜长放眼量。

不信仰Zong Jiao的文明社会尤其是自由文明社会便无法存续,宗教精神文明乃是国家秩序和个人安全的绝对保障。因而大革命强烈要求的反宗教真的并非是在单纯的反宗教,反宗教并非大革命的全部,它是更多的是为了要摧毁整个封建制度;它摧毁的不仅仅是法国,甚至于整个欧洲大陆到传播普世价值观才是其终极野心。 宗教乃是无神论之宿敌,科学与宗教的格格不入何以建社会主义之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呢?答曰:"狗日的宗教"。持Zong Jiao 信仰的左倾投机分子与右倾保守主义被十年中国之大GM所绞杀,可是相信无神论的狂热与激情又何尝不是宗教信仰的外部表象呢?孤注一掷地反宗教倡马列又何尝不是宗教精神之托胎呢?我们是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自是可以手持佛珠口念阿门对马列行跪拜之大礼,可是恐怕又得背起伪教徒的千秋骂名了。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允许我们这么做,公民伦理道德却拒绝我们这么做,宗教的自由并不意味着道德的自由,自由的概念始终是有限制的。

如果认为大革命是"无政府主义"的复活那就大错特错了,毁掉旧制度必须攻击一切的旧制度,破坏旧 Goverment 就必须铲除一切旧政府的亡灵。梭罗隐居于《瓦尔登湖》期冀国家无政府,而这种无政府主义实际上是暂时性的权宜之计,短期内还是要对政府加以利用的。无政府主义要的是绝天绝地绝国绝家,唯有一个人绝对的自由权力意志不可侵犯。"无小姐""曾受知识分子群体所重,信奉者不仅有李大钊、陈独秀、瞿秋白等文化人士,还有意气风发的毛泽东和周恩来,均认为巴枯宁、克鲁泡特金主义更适合中国国情,可惜道阻且长终究折了细腰被大政府所取代。 视无政府主义为仇龇者多如牛毛,而万能政府正贵为五岳剑派之首。国家即社会,社会即组织,组织即个人,以科学的归纳演绎之法论述国家权利与个人命运的休戚相关,然而在高度变身合体的口号下,其本质是一个国家变成了一个人的国家。万能政府的触角甚至延伸至每个看不见的阴森角落,依据马哲世界是普遍联系之原理构筑天下大同却天下大不同,此情此景跃然纸上。从无到有,从有到全,政府权力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幸运的是,精兵简政力图释放国家公权力还是在进行中,缓慢并不意味着停滞,前进必然有"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之势。即便飘满了红罂粟,人啊也须走啊走,走到九月九。

贵族掌握封建特权以及行政权力压迫农民,剥削反映在土地奴役上甚至等同于反人类。贵族没落被资本家迎头赶上,贵族绅士词语的演变历史成了民主历史的缩影。阶级分化古而有之,非一时之强力所能致。TG消灭了贵族、消灭了地主,消灭了资本家令农民拍手击节。时过境迁,商业与Politic明面合谋,权力与金钱双宿双栖,我又成功进步成了社会的底层。像我这样无权无势者何以屌丝逆袭,答曰:别无他法,唯有火攻。

社会等级差异以丧心病狂地速度加剧,农民以肝肠寸断之心情苟延残喘,专家学者以局外人之姿态上山下乡指点文字,TG官员以以泪洗目之样貌闪转腾挪,嗟乎!实际上农民默许Te Quan阶层蔓延的趋向,也乐于求助特权解燃眉之困。倘若不幸遇到拿钱不办事的掌权者,此时才有所谓的愤怒之情和反抗之举,这也就意味着特权拿钱消灾天经地义,远古朴素的人情世故才是维系特权存活的本质条件。法律危力无边,人人平等自由,中国哪有什么特权阶级。难道你不信吗?北岛大喊:我不相信。

极权政体套上了民主的外衣,徒具表象的选举权连接起专制制度和公民公共道德。御前会议执掌大权,行政法院与普通法院对决,国王手敕和密令肆无忌惮地干涉司法,法律条文的严厉强硬与实施的软绵绵格格不入。 精英政治是尽可能地远离民众的,民粹主义成灾威胁着民主制度。而小圈子选举作为应变之策适时而生,既能坐实民主的外表面,又有能杜绝民粹泛滥的内里子,一箭双雕一石二鸟是Zheng Zhi术之创举。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应人民选举之责任、行任命选举之义务,选举术与任命术相结合,此等高着非一般人所能及。法律是一张渔网,小鱼从网缝鱼贯而出,大鱼冲渔网个粉碎,只有那些中等身量的鱼才能成为砧板上的嘴下亡魂。实际上,这是法律到底能够限制哪一部分对象,明眼人不言而喻。社会主义民主到共产主义民主,选举范围的扩大,司法权力的独立,法律实施的公正,都是民主旗号的随风飘扬。目之所及,民主满目,晃了眼的只能怪你胡思乱想地太多了。

军役税让农村的所有有产者变成了城市资产阶级,捐税不平等始终是整个法国平等缺失的镜像,侧面反映缺乏契约精神的国家毫无公信力可言。随着土地从私有收归国有,农业税经历了从有到无。三农政策刷遍了乡村的每一面空白墙壁,此等利国利农之事不大肆宣扬更待何时。可农村人都懂得,取消农业税真的不是宣传的那般神奇可以挽救农民。 前面提到过剪刀差的卓越功效,现在再提一个奇妙到诡异的户籍制度。粮食价格低廉促使农民进城务工赚取生活必需品,户籍制度同时限制农民进城务工规模,把农民牢牢地按在土地上,可是回归土地粮食价格又再次下降化肥农药成本又再次上升,农民再次进城,结果……普天之下,莫非国土;率土之滨,皆非农有。我真的哪也不想去也去不了,孙志刚什么的我都不认识,户籍制度、暂住证、借住证什么的一切与我无关。

相比于农民政治素养的缺乏与文学素养的偏执的矛盾,文学与哲学合谋,作家控制社会舆论化身为推翻国家现存Zheng Zhi制度的庞大政治团体的真正首脑。无论是农民还是作家,改革的巨大热情却不足以使改革一蹴而就。路易十六时期的经济繁荣反而成了旧制度走向没落前的回光返照,亦或可以理解为社会繁荣并不能阻挡社会革命浪潮,民主思潮的蔓延到波澜壮阔才是推动社会变革的核心因子。 枪炮永远干不过思想,作家、哲学家的思想和文字强大到引领社会变革。作家作品出版依靠一个称之为"传媒"的载体,而能颠覆这个载体的是一个称之为"传播出版条例"的玩意,而它的幕后推手则是前面提到过的五岳剑派掌门人。作家什么的一方面是文字的创造者,也终究是文字的奴隶和仆人,有所依托必有所顾及,依托和顾及的庞大的TG机器永远是主人。今时今日,国民的受教育程度不断提高,人人都是作家、诗人或者评论家,毋宁说是农民对社会参与热情的提高,倒不如理解为压抑已久的话语权的释放。无论如何,这是民主思潮的又一轮迸发,也是推动社会变革的核心因子。

实际上,这是一个类似书摘式的书评,托克维尔对法国大革命的诊断书在前,自己对中国相同症结的浅薄理解在后。没有华丽的词藻和艰涩的语法使得读者对大革命避而远之,梗概式的评价和讨论方法使得窥探大革命历史角落省时省力。无论如何,从历史到现实,从法国大革命到中国大改革,明明不想干的国与事,在镜子中却呈现了相同的样貌,孪生兄弟吗?或许只是历史的 Si 生子而已。中国是不是在通过大改革创造新制度的方式进行正名运动呢?我想说是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旧制度与大革命的更多书评

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