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纱 面纱 8.1分

只希望你能少些忧伤

Hl杭
“我不了解你,”他终于说,“我不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希望你能少些忧伤。”
       阅读的时候总是希望基蒂到最后会爱上她那个爱她的丈夫沃尔特,但也许如现实人生,感情是勉强不了的,我们只能做我们自己,别人也只能做别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秉性和选择,我们无权干涉。
      “你以为我具有某些品质,其实我并不具备,为此你就责备我,你说这公平吗?”这确实是不公平的,然而我们却总是过于强求他人,像与父母、朋友、恋人之间的相处,很多时候我们也许真的是想窄、管太多了吧。正如基蒂对沃尔特所说:“我从未想过欺骗你,我就是我,从来不装。我就是漂亮、轻浮。你不能指望在集市的摊位上要什么珍珠项链或者貂皮大衣,你只能要锡质小号或者玩具气球。”我时常觉得基蒂是一个很真的人,不是坦率勇敢的真,而是具备了人性弱点的真,她有点愚昧、傻得天真,她有一个女子对情人的盲目的相信,有自我谴责却难以控制的懊悔,她不爱他的丈夫,在沃尔特临死前也只是在想他们俩能不能做朋友。
   &...
显示全文
“我不了解你,”他终于说,“我不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希望你能少些忧伤。”
       阅读的时候总是希望基蒂到最后会爱上她那个爱她的丈夫沃尔特,但也许如现实人生,感情是勉强不了的,我们只能做我们自己,别人也只能做别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秉性和选择,我们无权干涉。
      “你以为我具有某些品质,其实我并不具备,为此你就责备我,你说这公平吗?”这确实是不公平的,然而我们却总是过于强求他人,像与父母、朋友、恋人之间的相处,很多时候我们也许真的是想窄、管太多了吧。正如基蒂对沃尔特所说:“我从未想过欺骗你,我就是我,从来不装。我就是漂亮、轻浮。你不能指望在集市的摊位上要什么珍珠项链或者貂皮大衣,你只能要锡质小号或者玩具气球。”我时常觉得基蒂是一个很真的人,不是坦率勇敢的真,而是具备了人性弱点的真,她有点愚昧、傻得天真,她有一个女子对情人的盲目的相信,有自我谴责却难以控制的懊悔,她不爱他的丈夫,在沃尔特临死前也只是在想他们俩能不能做朋友。
      至于沃尔特这个人,我很心疼他。我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喜欢上基蒂的,但他爱得太过于沉默和深藏了,他让基蒂陷入二选一的处境而看清了汤森,他带着基蒂去了霍乱区,原本我也如瓦丁顿所想的:“我问过自己,你们俩到这里来是不是为了双双自杀的。”然而这只是一场沃尔特为自己准备的自杀,他是个很聪明的人,他明明看清了一切,却还是爱基蒂爱得很卑微。
      “我知道你愚蠢、轻浮、头脑空虚,可是我爱你!我知道你的目的和理想都很势利、庸俗,可是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二流货色,可是我爱你!想想真可笑,我曾那么努力让自己对你觉得好笑的事情发笑,我曾那么急切地向你掩盖我并非无知、粗俗、热衷散布丑闻和愚蠢。我知道你有多么惧怕智慧,所以我处处谨小慎微,务必表现得和你认识的那些男人一样像傻瓜。我知道你跟我结婚只是为了一己之私。我爱你爱得这么深,我不在乎!据我所知,大多数的人在爱上别人却又得不到回报时往往会感到伤心失望,继而充满愤恨。我不是那样的人!我从未奢望过你能爱我,我找不到你会这样做的任何理由。我也从未觉得自己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感谢上帝允许我爱你,当我时不时觉得你对我满意或者看到你眼中闪过快乐的光亮时,我总是狂喜不已。我尽可能不让自己的爱烦扰你,我知道那么做我会赔付不起。我总是时刻保持警惕,捕捉你对我的爱意感到厌烦的蛛丝马迹,以便改变方式爱你。多数丈夫有权利得到的东西在我却是一种恩惠。”
       这恐怕是全书沃尔特说的最长的一段话了,也是他内心深处的表白。可是基蒂对他如此狂热的爱意除了利用和窃喜或者虚荣之外,并没有被深深地感动。我实在是不清楚爱是什么。爱情在沃尔特这里显得太过盲目和炙热,他是一个温柔善良的人,他的爱无微不至,可是如果因为沃尔特爱基蒂就得要求基蒂看他吗?我是疑惑的,幸福的结局当然是美好的,可是现实呢?沃尔特和基蒂不是同一世界的人,他们没有共同的爱好,也没有过多的交流,可是沃尔特就是爱上了基蒂,爱到骨子里了。多么让人害怕,明明知道是绝境,还得不受控制地往前走,他看基蒂看的是很清楚的,他也是一个极度自律的人,可是爱情他控制不了,甚至这炙热的爱将他带入了地狱。
       “你为什么瞧不起自己?”
       “因为我爱你。”
      爱得太过卑微,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却还是会不由自己地关注着,心疼着,该是一种怎样的绝望?
      人的很多情感都是很微妙的,基蒂的父亲并没有因为基蒂的母亲死去而感到特别难过,甚至有一种重获自由的欣喜,让人不得不思考婚姻的意义,婚姻意味着责任,但人却因责任而将自己陷入自己都不喜欢的境地,不是有点无奈吗,甚至于他和女儿直接也只是一种责任的纽带维系在一起而非感情。
       “因为他的失误,钱不那么充裕了,他感觉到孩子们的冷漠中又增添了几分嘲讽和恼怒。她们从未想过要扪心自问,这个一大早就出去上班,晚上回家只是为了换换衣服、吃点东西而备受压抑的小个人男人心里头是怎么想的。对她们而言,他只是陌生人,不过就是他是她们的父亲,她们就把他爱她们、养育她们视为理所当然。”
       她的父亲其实有点烦她的母亲,确实,在维系起一段婚姻的时候,责任被认为是不可推卸的东西,但当我们真的不想去承受了呢?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呀,那为什么会因为他是你的伴侣或者父母,就一定要求要做什么呢?
       当然,除了感情的纠葛纷扰,毛姆的这本书中还聊到基蒂在修道院里的自我救赎,我很喜欢院长的一句话,她说:“知道吗,亲爱的孩子,一个人是无法在工作中、享乐中,世界上或者修道院里找到平静的,只能在灵魂中找到它。”
       有时候看着关于霍乱、关于死亡的描述,真的会觉得自己生活得很幸福,所以少些忧伤吧,世界还挺好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面纱的更多书评

推荐面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