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讨厌战争 我们醉心于战争

单只蛋壳M

他们都有自己的立场。并不觉得不好,所以更无需改变。

是这样吗。

“他不反感殴打嫌疑人。在大楼后侧的办公室里,他经常能听见地下室男男女女被折磨得大叫的声音,但他并不为此感到困扰。他们是变节者、敌对分子和革命者,再怎么折磨也不为过分。他们的反抗玷污了德国,给他们机会,他们只会把德国变得更糟。他一点都不同情这些人。”

毫无疑问地甚至带着傲气和圣神的态度,他从未怀疑过正义的嗜血性。他们是变节者、敌对分子和革命者,这一点难道还不足以让他们承受一起吗?没毛病。

政治正确,放手去做。

没有任何一种正确是以鲜血浸染来的。心安理得拿着利己害人的价值标准裁剪他人,就难以从中脱身,以至于睁着眼舔舐他人残骸酿成的甜酒。

大多数人都不希望发生战争,利用暴力,摧残人性。但是,做决定的总是政治领袖,人民被拖着走是个再简单不过的事。不管是民主还是法西斯专政,不管是议会制度还是总统制还是共产统治。不管有没有人发声,不管有没有人牺牲。人民被领袖使唤利用指示真是太容易了,太容易了。你只要告诉他,我们外部有敌人威胁,我们内部一团乱,我们生活糟糕透了,吃不饱,穿不暖,孩子们没有未来,然后再把...

显示全文

他们都有自己的立场。并不觉得不好,所以更无需改变。

是这样吗。

“他不反感殴打嫌疑人。在大楼后侧的办公室里,他经常能听见地下室男男女女被折磨得大叫的声音,但他并不为此感到困扰。他们是变节者、敌对分子和革命者,再怎么折磨也不为过分。他们的反抗玷污了德国,给他们机会,他们只会把德国变得更糟。他一点都不同情这些人。”

毫无疑问地甚至带着傲气和圣神的态度,他从未怀疑过正义的嗜血性。他们是变节者、敌对分子和革命者,这一点难道还不足以让他们承受一起吗?没毛病。

政治正确,放手去做。

没有任何一种正确是以鲜血浸染来的。心安理得拿着利己害人的价值标准裁剪他人,就难以从中脱身,以至于睁着眼舔舐他人残骸酿成的甜酒。

大多数人都不希望发生战争,利用暴力,摧残人性。但是,做决定的总是政治领袖,人民被拖着走是个再简单不过的事。不管是民主还是法西斯专政,不管是议会制度还是总统制还是共产统治。不管有没有人发声,不管有没有人牺牲。人民被领袖使唤利用指示真是太容易了,太容易了。你只要告诉他,我们外部有敌人威胁,我们内部一团乱,我们生活糟糕透了,吃不饱,穿不暖,孩子们没有未来,然后再把反对战争的人全部打成“不爱国”,或者说,就是他们让我们国家陷入危机的,就行了。他们一定义愤填膺,他们一定七窍生烟,他们一定以为是他们逼着领袖逼着国家迈上的这条唯一的圣神的最后救赎之路。这一招,在哪里不是一样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世界的凛冬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的凛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