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易碎

吃不饱的小培
眼底的黯然,是灵魂寂静的回音。
她一直在等,等他的船靠岸,等他陪她一生安好。
一世的流离,只剩回忆,一生的念想,无法安定。
灯笼,碎了,她的泪,落了。
她爱他,他也爱她,只是爱情并不是相爱就可以。
他不确定她是否爱他,她不明了他对她有几许真心,只剩下虚无的承诺荒芜了回忆。
易碎的灯笼,是他们缥渺的爱情,满地的琉璃割破了回忆。
曾憧憬,相濡以沫,琴瑟和鸣;
到如今,相隔万里,不胜凄清。
咫尺的守望,天涯的比邻,那夜,那梦,那情,都远去了。
“流水桥头空盼,都付予劫难”爱如指间砂,匆匆一捧,便已风化。
甚至还未核对彼此的心意,那些情深意重的话,未曾讲,已天涯。
她离去的背影,她绝望的眼睛,他看不清,他不相信,只能看着她永远离开他的生命。
“本是两心痴,却是两不知”。
烟初冷,菱花镜,忆起他亲手为她做琉璃灯笼时许过的白头不相离。
她的笑颜,她的凝视,她的真心,总是要隔着距离才看得清。
她还记得初遇时的漫天雪花,点点落下,他逆光而来,许她一世浮华。
只可惜,灯笼易碎,恩宠难回。
她知道,她于他,只是烟霞,向晚之后,了无痕迹。
所以她走得那样决绝,至少这...
显示全文
眼底的黯然,是灵魂寂静的回音。
她一直在等,等他的船靠岸,等他陪她一生安好。
一世的流离,只剩回忆,一生的念想,无法安定。
灯笼,碎了,她的泪,落了。
她爱他,他也爱她,只是爱情并不是相爱就可以。
他不确定她是否爱他,她不明了他对她有几许真心,只剩下虚无的承诺荒芜了回忆。
易碎的灯笼,是他们缥渺的爱情,满地的琉璃割破了回忆。
曾憧憬,相濡以沫,琴瑟和鸣;
到如今,相隔万里,不胜凄清。
咫尺的守望,天涯的比邻,那夜,那梦,那情,都远去了。
“流水桥头空盼,都付予劫难”爱如指间砂,匆匆一捧,便已风化。
甚至还未核对彼此的心意,那些情深意重的话,未曾讲,已天涯。
她离去的背影,她绝望的眼睛,他看不清,他不相信,只能看着她永远离开他的生命。
“本是两心痴,却是两不知”。
烟初冷,菱花镜,忆起他亲手为她做琉璃灯笼时许过的白头不相离。
她的笑颜,她的凝视,她的真心,总是要隔着距离才看得清。
她还记得初遇时的漫天雪花,点点落下,他逆光而来,许她一世浮华。
只可惜,灯笼易碎,恩宠难回。
她知道,她于他,只是烟霞,向晚之后,了无痕迹。
所以她走得那样决绝,至少这样,漫长岁月,她忆起的只是漫天飞雪中的少年,白衣胜雪,眼神清澈。
人生亦只宛若初见,何事缱绻,心字眉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大紅燈籠高高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