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画笔,且自封为王

神说有光
梗:被梦想俘虏的人就是在追逐自己的噩运。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

塔希提岛的夏季闷热而潮湿。
小茅屋的门窗被关的严严实实,墙角劣质的油彩颜料散发出刺鼻的油漆味,混杂着一丝肉糜腐烂后的恶臭,熏得人头昏眼花。

麻风病人一动不动地仰面躺在床上,狮子般的脸因为病痛而扭曲。他的喉咙肿胀着,每次吞咽唾液时都会带来针扎般的刺痛。
是时候了。病人意识清醒地想,他张大了嘴拉风箱般地喘息,吸进一口又一口腥甜的血色浊气。
他睁大瞎眼环视这最后的埋葬地,从墙壁到房梁,他寸寸抚摸过的,纵横交错的四方空间。一片黑暗的底色上逐渐映出大块的斑驳色彩来,明亮而笨拙的色块清晰地浮动其上,形成一部奇特的,另人心惊肉跳的宏伟画卷。


美丽神秘的塔希提岛,他一见钟情的故居。
蔚蓝的海湾卷着细小的波浪,洁白的小石头城闪着圣洁的光芒,火焰式的建筑物在蔚蓝的天幕下红得格外刺目,像是街边穿着火红衣裙的舞女,天蓝色的眸子含情脉脉,热情地举起肉感的雪白双臂。
茂密的原始森林覆盖了整座岛屿,椰子树、榕树、火焰花和鳄梨争相散发出甜甜的香气,它们粗大的绿色枝丫相互推搡着,尽可能地伸向那高远的天空。 显示全文
梗:被梦想俘虏的人就是在追逐自己的噩运。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

塔希提岛的夏季闷热而潮湿。
小茅屋的门窗被关的严严实实,墙角劣质的油彩颜料散发出刺鼻的油漆味,混杂着一丝肉糜腐烂后的恶臭,熏得人头昏眼花。

麻风病人一动不动地仰面躺在床上,狮子般的脸因为病痛而扭曲。他的喉咙肿胀着,每次吞咽唾液时都会带来针扎般的刺痛。
是时候了。病人意识清醒地想,他张大了嘴拉风箱般地喘息,吸进一口又一口腥甜的血色浊气。
他睁大瞎眼环视这最后的埋葬地,从墙壁到房梁,他寸寸抚摸过的,纵横交错的四方空间。一片黑暗的底色上逐渐映出大块的斑驳色彩来,明亮而笨拙的色块清晰地浮动其上,形成一部奇特的,另人心惊肉跳的宏伟画卷。


美丽神秘的塔希提岛,他一见钟情的故居。
蔚蓝的海湾卷着细小的波浪,洁白的小石头城闪着圣洁的光芒,火焰式的建筑物在蔚蓝的天幕下红得格外刺目,像是街边穿着火红衣裙的舞女,天蓝色的眸子含情脉脉,热情地举起肉感的雪白双臂。
茂密的原始森林覆盖了整座岛屿,椰子树、榕树、火焰花和鳄梨争相散发出甜甜的香气,它们粗大的绿色枝丫相互推搡着,尽可能地伸向那高远的天空。
赤裸上身的土著女行走其中,她们棕色的手腕上盘着金色的蛇,蜜色的乳房饱满又柔软。她们脚步轻盈,脸上带着不谙世事的天真鲁莽。

为自由,为艺术,为欲念,为崇高又冷漠的自然。
他干脆地抛弃了法兰西的文明,抹去人类文明的理性科学,扔下宗教法官的无知愚昧,在这土著的岛屿上野蛮生长。
这里是色情的伊甸园,这里是肉欲的乌托邦。

无数个阳光充足的日子,他沉浸在爱塔蜜糖般的笑容和寂静的夜晚里。银鱼跳起又跌回波光粼粼的海面,横行的寄居蟹咔嚓咔嚓地爬过绵软的沙地,白色的小蛇悉悉索索地滑过嶙峋的石头缝,棕榈树宽大的树叶在风中温柔地响。这些声响都被包裹进海浪轻缓的呼吸中,和大海一同晃动。
在同一张床上,他曾经伏在爱塔身上起伏。月光下的原始森林和他融为一体,那起伏的韵律和海浪如出一致。爱塔沙哑的呻吟声改过了一切,那个湿润温暖的甬道深处传来另人灵魂出窍的吸引力。他闭着眼体味这飞升的快感,那些苦苦压抑的欲望如火山喷发般释放,脑子浮现出无数凌乱又柔和的线条…浑身赤裸的男女围绕着火堆跳起古老野蛮的舞曲,棕色的脸庞被火光照得闪闪发亮。他们的灵魂被劈成两半,头顶迸裂出威严的神灵。
他一直远远地看着,做一个孤独的旁观者。

那些星斗旋转的日子,银河倒悬灵魂飞升,花朵绽开浓郁呛鼻的恶意之香。
他染上了麻风。他也开始创作他的伊甸园,乌托邦。
对于艺术的狂热崇拜暂时性压倒了病魔,他勉强用弯曲的手指夹紧了画笔,淋淋漓漓的颜料填补上墙壁的缝隙和空缺,展现一个又一个荒诞无稽的观点。他肆意地挥洒笔墨,将这个美丽又可怕的秘密藏入鲜有人知的小茅草屋里。
画作完成的那一天他几乎是痴迷地注视着它,单纯的色彩所表现出神秘的寓意,这凝聚了他一生经的墓志铭。
然而谁都不会见到这世间的珍宝,这幅画作独属于他。


是时候了。病人清醒地想,浑浊的空气透出灼热,呛鼻的金红色烟雾中那副巨大的画幕向他倾倒,无数明亮的色块旋转着扭曲成旋涡,视角混淆。他的肉体疼痛而沉重,灵魂却飘然而美妙——就像他在高潮时看到的那个古老的祭祀,他终于摆脱了他不相符合的肉感的驱壳,摆脱了这个他一看透的复杂纷扰的世事,转而投奔那美丽又残忍的自然殿堂。

特里思·克兰德。
这个伟大的画家最终死在了自己燃烧的画作中。
他的一生穷困潦倒,不被世俗认可,索性憋着最后那口气,带走了这不属于世人的画卷。
多年后远在巴黎的艺术家们发现了这个被遗弃的天才,他的名字被无数人津津乐道,他遗留的画作被收入史册。
人们一边遗憾着没有在天才生时发现他的才能,一边又狠狠唾弃着存于现世的异类。

出了名的画家才画的好。
钟摆摆过来又荡过去,这一旅程永远反复循环。

[img=1:C]《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
高更[/img]

后记:
最后一句话选自原著。
高更是特里思·克兰德的原型。图片是保罗·高更的著名画作《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
“其意义远远超过所有以前的作品;我再也画不出更好的、有同样价值的画来了。在我临终以前我已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人这幅画中了。这里有多少我在种种可怕的环境中所体验过的悲伤之情,这里我的眼睛看得多么真切而且未经校正,以致一切轻率仓促的痕迹荡然无存,它们看见的就是生活本身……整整一个月,我一直处在一种难以形容的癫狂状态之中,昼夜不停地画着这幅画……尽管它有中间调子,但整个风景完全是稳定的蓝色和韦罗内塞式的绿色。所有的裸体都以鲜艳的橙黄色突出在风景前面。”(高更自己的评价)
这幅画的婴儿意指人类诞生,中间摘果是暗示亚当采摘智慧果寓人类生存发展,尔后是老人,整个形象意示人类从生到死的命运,画出人生三部曲。画中其他形象亦都隐喻画家的社会的、宗教的理想,颇具神秘意趣。这幅画是高更全部生命思想及对塔希提生活的印象综合,是他献给自己的墓志铭。(选自百度百科)
思特里克兰德原本是证券经纪人,有一个看似幸福的家庭。在他那张粗野的,显着肉欲的脸的背后,有着一颗骚动而不安的心,他饱受孤独的摧残,经受来自“神”的折磨,而他又是天生为艺术而生的人,所以,他注定在“神谕”的召唤下,在驱之不散的念头的驱使下,在时间不在场的诱惑下,冲出世俗的樊篱,走向了艺术的至境。他正是在孤独中仿徨,在孤独中冲突,在孤独中生成,在生命的最后一瞬间,在孤独中实现了灵魂的自由。(选自百度百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亮和六便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亮和六便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