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简史 未来简史 8.8分

追问意义的意义

苏学远

科技带来的许多问题对人类而言是颠覆性的。一方面,科技发展,涌现出伦理、道德疑惑,伦理专家解释不了,至少短期内解释不了,但哪怕一天一小时,科技都不会停滞下来等待伦理,伦理问题是滞后的;另一方面,基于伦理的滞后性,科技等待伦理是否真的有必要?克隆、三亲一些似乎突破今人想象的技术,也许在以后会被广泛接受,那么所谓科学怪人,所谓政府禁止的科学试验,又有什么意义呢?

反乌托邦三部曲:《1984》、《美丽新世界》、《我们》,我都读过。乌托邦理想是一种理想,反乌托邦理想未尝不可称为理想。我们现在立足的人文主义并不是自古便有的,既非自古而有,希冀它永生不灭也实在无理。当新一种主义出现,我们站在新主义的立场,觉得精英才配做人,普罗大众叫做畜生,瞧不起愚昧守旧的祖先,如同我们嘲笑古人的见识短浅。

预测未来应该采取乐观还是悲观的态度并不重要,预测未来终究只是预测,就“未来”这个主题做的预测,无论如何都是以一种无知去揣摩未知。现实生活中,某人发表一项理论,与该理论相关的产业发生变化,理论很快变得不再适用。但是谈到历史,谈到未来,虽然我们还未发现什么证据,我们大概能够体会到轨迹的执着。许多穿越作品表...

显示全文

科技带来的许多问题对人类而言是颠覆性的。一方面,科技发展,涌现出伦理、道德疑惑,伦理专家解释不了,至少短期内解释不了,但哪怕一天一小时,科技都不会停滞下来等待伦理,伦理问题是滞后的;另一方面,基于伦理的滞后性,科技等待伦理是否真的有必要?克隆、三亲一些似乎突破今人想象的技术,也许在以后会被广泛接受,那么所谓科学怪人,所谓政府禁止的科学试验,又有什么意义呢?

反乌托邦三部曲:《1984》、《美丽新世界》、《我们》,我都读过。乌托邦理想是一种理想,反乌托邦理想未尝不可称为理想。我们现在立足的人文主义并不是自古便有的,既非自古而有,希冀它永生不灭也实在无理。当新一种主义出现,我们站在新主义的立场,觉得精英才配做人,普罗大众叫做畜生,瞧不起愚昧守旧的祖先,如同我们嘲笑古人的见识短浅。

预测未来应该采取乐观还是悲观的态度并不重要,预测未来终究只是预测,就“未来”这个主题做的预测,无论如何都是以一种无知去揣摩未知。现实生活中,某人发表一项理论,与该理论相关的产业发生变化,理论很快变得不再适用。但是谈到历史,谈到未来,虽然我们还未发现什么证据,我们大概能够体会到轨迹的执着。许多穿越作品表达了人们心中的相信:不管穿越者如何作为,历史照旧。

笼统地说,从前蠢人追问的是生存,是力量,现如今人们追问的是意义。我们什么时候厘清了意义的意义,我们也许就进入了相对的未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未来简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未来简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