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课 小说课 8.6分

一家之言,值得一读。

半废明陀
2017-04-26 17:16:40

其一、读后确实受益匪浅,在文学理论、技巧上有不少收获。 其二、技巧上毕竟一家之言:作家工于中短篇小说,因此写法观点多出于此,对一些中短篇小说技巧尤为推崇。从文中拿《促织》一文来与《红楼梦》相比这一点来看,是有失偏颇的,当可见作家论述是有所偏好,继续读下去这种潜意识将在文字间体现得更加明显。回到《促织》上来说,作者在艺术、文学性的论点很中正,不再多说,但并不能让人信服两篇可以比肩。实际上,非要找一个标准,窃以为将《促织》与俄国现实主义文学奠基者果戈里的一些成熟时期的中短作品(如《彼得堡故事》中的几篇)以及现实主义文学中短篇大师契诃夫成熟时期的一流中短篇相比会更好,因为彼境界、手法大致相当,有高有低,并未超出藩篱。顾基于作者擅长的一套小说理论来说,完全应该扬长避短,不至于在后文第二章选取《红楼梦》《水浒传》两长篇来点评,而使此篇游离于整本书的系列外;此文学点评上就比不上中短篇小说那种技巧、理论点评深刻了,只是泛泛而谈,浮于科普、解释。当然,这也只是此书本身性质决定的,不能强求,但还好接下来作者显然看到了其长短处,回到中短篇小说点评中来了。

其三、对莫泊桑《项链》的点评是整本书最差的

...
显示全文

其一、读后确实受益匪浅,在文学理论、技巧上有不少收获。 其二、技巧上毕竟一家之言:作家工于中短篇小说,因此写法观点多出于此,对一些中短篇小说技巧尤为推崇。从文中拿《促织》一文来与《红楼梦》相比这一点来看,是有失偏颇的,当可见作家论述是有所偏好,继续读下去这种潜意识将在文字间体现得更加明显。回到《促织》上来说,作者在艺术、文学性的论点很中正,不再多说,但并不能让人信服两篇可以比肩。实际上,非要找一个标准,窃以为将《促织》与俄国现实主义文学奠基者果戈里的一些成熟时期的中短作品(如《彼得堡故事》中的几篇)以及现实主义文学中短篇大师契诃夫成熟时期的一流中短篇相比会更好,因为彼境界、手法大致相当,有高有低,并未超出藩篱。顾基于作者擅长的一套小说理论来说,完全应该扬长避短,不至于在后文第二章选取《红楼梦》《水浒传》两长篇来点评,而使此篇游离于整本书的系列外;此文学点评上就比不上中短篇小说那种技巧、理论点评深刻了,只是泛泛而谈,浮于科普、解释。当然,这也只是此书本身性质决定的,不能强求,但还好接下来作者显然看到了其长短处,回到中短篇小说点评中来了。

其三、对莫泊桑《项链》的点评是整本书最差的一章,完全是打破底线,滥竽充数,虽然都知道这本书的文章多是从小说阅读笔记与讲课稿整理而成的,不如一般论文严谨,但也不好跑偏得这么严重吧,完全变成了平时学校课堂上的闲聊,老师对时政的发散点评,论坛上的三观交锋。这章完全可以删除。还好,之后的四章很不错,很有些营养。 其四、文中所论述的一系列写作方法(大多是中短篇小说写法)对现在的写手来说确实十分实用,甚至拾来可用。因为它十分切合现代电影学的构成(金字塔法则)、要素,适合修改成剧本。但毕竟只是“术”之一道,学习时不可本末倒置。

其五、让人不喜欢的是作者个人受西方知识体系的影响太大;这也一向是中国评论界的弊病,即自从民国西方文学理论传入中国后,之后的学者都喜欢套用西方的那一套理论来点评作品,如同套公式一般,得出一些例如“东西方作家的作品技巧、思想层面上有差距”的以偏概全的结论;这不是贬低作者的水平,而是对纯粹的文学来说,这种点评有失公平,容易忘记文学与生活是紧密相连的根本。例如作者说的:“西方的历史是求知的历史,也是解决问题的历史,它还是有关‘人’的自我认知的精神成长史。它有它的阶梯性和逻辑性。(中国的历史是求道的历史,也包涵了求知、解决的部分,只是侧重不一,这不多说了。)”而《促织》中,“这里头不存在生命的自我认知问题,不涉及生命的意义,不涉及生命的思考,不涉及存在,不涉及思想或精神上的困境。(阅读是有境界的,书中真的不存在以上道理吗?不见得吧!如果对生活有很深体会的,自然有其感悟。)在本质上,这个问题类属于生计问题,或者说,是有关生计的手段或修辞的问题。”这更是贻笑大方了,谁不知道生计才是人生的根本、当前紧要的问题;事实上,生活中大多数人是没有合适的精力、心态来了解作者所谓的先进思想、先进理论的,对它们来说真正重要的是找到适合自己的道路,然后才是学习知识,装备自己(知行合一),活得更好;故而人类读书的原因实际上并没有那么高大上(作者所谓的“文史应该分家”,亦是书生的一家之言,文史作为知识,都是人编撰出来的,有高深含蓄,如微言大义、春秋笔法,却没有这么复杂,都是后代文人赋予了它太多理论,才把它搞复杂了。)。《促织》才是真正符合中国小说从史书为源的传承的,当然,这种传承已经似乎不合主流了,但不能说它要低于西学小说体系(哈,就连“小说”这也本是个转译词。)。总之,一般学院派学者的弊病,研究文学理论多了,就不接地气了,从群众中来,到学霸中去了,在原本纯粹的文学知识中,已然忘记了文学的意义与根本,忘记了“智慧”并不等同于“知识”,忘记了艺术家也要吃饭,当然,在现实中,他们还是理智,成功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小说课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说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