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书几乎是马克思思想的总括

SCHOLAE

诡异得很,在一个据说是马克思主义的国家,绝大多数人对真正的马克思都是一无所知的。我需要责备吃瓜群众们太懒散吗?

马克思并不是一个像现在所谓(之所以用所谓,是因为我对当代政治不了解也不感兴趣)“白左”一样强调爱与和平的人,不需要去读大部头的《资本论》,只需要看看这本书就明白了。在1848年革命后法国政治舞台上活跃的人,在马克思看来,纷繁复杂的政治口号下,其实都是最最真实的利益所在。

当然,个人可能会有偏好,使得他的行动略微偏离他的利益,但是当我们取一个大范围的人群,就像搜集很多人的相片,然后重叠,我们总是会得出一个“标准像”。这种利益层面的标准像,就是阶级。

然而更诡异的在于,代表法国大资产阶级阶级利益的政党,最终却可能偏离其代表的大资产阶级的利益。这中间的原因我还总结不出来(也许是意识形态和生产关系本质的差异导致的),但是,无疑的,说明资本主义的政治如同经济一样,必定存在一种结构性的缺陷,使得它的癫痫总是不时的发作一次。

《雾月十八》的主要缺点在于,马克思无法在有限的文本里面把政治经济学(请和马列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分开,不是一回事。比如说马克思绝不会认为抽象的所谓公...

显示全文

诡异得很,在一个据说是马克思主义的国家,绝大多数人对真正的马克思都是一无所知的。我需要责备吃瓜群众们太懒散吗?

马克思并不是一个像现在所谓(之所以用所谓,是因为我对当代政治不了解也不感兴趣)“白左”一样强调爱与和平的人,不需要去读大部头的《资本论》,只需要看看这本书就明白了。在1848年革命后法国政治舞台上活跃的人,在马克思看来,纷繁复杂的政治口号下,其实都是最最真实的利益所在。

当然,个人可能会有偏好,使得他的行动略微偏离他的利益,但是当我们取一个大范围的人群,就像搜集很多人的相片,然后重叠,我们总是会得出一个“标准像”。这种利益层面的标准像,就是阶级。

然而更诡异的在于,代表法国大资产阶级阶级利益的政党,最终却可能偏离其代表的大资产阶级的利益。这中间的原因我还总结不出来(也许是意识形态和生产关系本质的差异导致的),但是,无疑的,说明资本主义的政治如同经济一样,必定存在一种结构性的缺陷,使得它的癫痫总是不时的发作一次。

《雾月十八》的主要缺点在于,马克思无法在有限的文本里面把政治经济学(请和马列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分开,不是一回事。比如说马克思绝不会认为抽象的所谓公有和他希望的工人阶级对生产资料的直接掌握是一回事。)分析展开。因此某些问题和结论似乎很莫名其妙。比如对波拿巴结局的预言(现在看当然是错的,波拿巴死于外敌而不是内乱)。但是如果懂得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就会知道,这是基于结构进行的一种推论。真正的波拿巴固然没有被这个结构规定,但是未来难保没有一个“波拿巴”被预言中,因为结构的矛盾是超越具体事件稳定存在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的更多书评

推荐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