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比爱难多了

白乌鸦

生成姬这个故事,短篇和长篇都读过之后,结论是短篇已经足够好,扩写不能说烂,但博雅的魅力被降低了。他在《三角铁环》中仅是几次隔帘吹笛,并无过多交流,感情更暧昧一些。撞破德子姬花式草人、妹子羞怒变身冲出门去,读者如果在场恐怕要尖叫“我了个大去老子要吓尿了”,而博雅的反应是:“我竟羞辱了那妇人,令她成为真正的女鬼了”。这一段令我印象非常深刻,由衷感慨博雅真是个好汉子啊,他那种圣父式的善良和体贴实在太讨人喜欢了。 对德子姬的朦胧情怀到了长篇里变成更明确的恋情。虽说将他的痛苦更合理化,同时也是篇幅需要,但爱情前提的悲痛欲绝在这一系列围绕着郎情妾意主题的故事中,不免落得几分平庸——这就是一个男演员恰好是男主的爱情悲剧。 短篇有义,长篇有情。前者的痛苦来自于善,后者则源于爱,微剧透请自行取食?我就理解为给主角加戏吧,毕竟他可是博雅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阴阳师·付丧神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阴阳师·付丧神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