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

弈城
你祷告过吗?
你乞求过神迹吗?
你有跪下,求神拜佛吗?
我有。
如今的我,甘愿低眉顺眼,五体投地,只为家人的平安。
年少轻狂,无牵无挂的时候,我总不信神,因为我不需要。结婚生子,就像被煽了一样。如王小波在《黄金时代》里所说,“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
天主的权威,恰恰是在你软弱的时候,彰显。
一开始,没有读懂萨拉,不理解她为何在一个“不信”的天主面前,发如此离奇的誓。
睡了一晚,突然想通了,绝望的萨拉把最宝贵的爱,献祭给了天主,换来了莫里斯的新生。
从那一刻起,其实萨拉已经开始了凋谢。作者说,两年后,莫里斯在亨利的家看到萨拉,萨拉从那一刻,已开始死去。
天主是存在的,起码这本书里,写得全是“神迹”。莫里斯死而复生,萨拉病逝,斯迈斯一夜之间去痣,小男孩病愈,天主无时不刻不在显示他的权威,他的怜悯,他的意志。
最后的最后,莫里斯也信了天主,他开始祷告了,只是没有明说而已。
莫里斯不信天主,觉得是他(神父)带走了萨拉,萨拉应为那个愚蠢的誓言,离开了他。他嫉妒,他愤恨,他愈爱,嫉妒之火愈烈。爱与恨永远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爱萨拉如此,恨天主亦如此。
斯迈斯反对天主...
显示全文
你祷告过吗?
你乞求过神迹吗?
你有跪下,求神拜佛吗?
我有。
如今的我,甘愿低眉顺眼,五体投地,只为家人的平安。
年少轻狂,无牵无挂的时候,我总不信神,因为我不需要。结婚生子,就像被煽了一样。如王小波在《黄金时代》里所说,“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
天主的权威,恰恰是在你软弱的时候,彰显。
一开始,没有读懂萨拉,不理解她为何在一个“不信”的天主面前,发如此离奇的誓。
睡了一晚,突然想通了,绝望的萨拉把最宝贵的爱,献祭给了天主,换来了莫里斯的新生。
从那一刻起,其实萨拉已经开始了凋谢。作者说,两年后,莫里斯在亨利的家看到萨拉,萨拉从那一刻,已开始死去。
天主是存在的,起码这本书里,写得全是“神迹”。莫里斯死而复生,萨拉病逝,斯迈斯一夜之间去痣,小男孩病愈,天主无时不刻不在显示他的权威,他的怜悯,他的意志。
最后的最后,莫里斯也信了天主,他开始祷告了,只是没有明说而已。
莫里斯不信天主,觉得是他(神父)带走了萨拉,萨拉应为那个愚蠢的誓言,离开了他。他嫉妒,他愤恨,他愈爱,嫉妒之火愈烈。爱与恨永远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爱萨拉如此,恨天主亦如此。
斯迈斯反对天主,觉得天主在他的脸上开了一个玩笑。最后的最后,脸上的黑痣消失了,他愉快地和天主握手言和。
萨拉2岁受洗,多年之后,那个炸弹炸醒了萨拉的信仰,如“牛痘”般发了出来。弥留之际,萨拉喊着,“父~~~父~~~”
感谢天主,接受“愿洗”。
当然,大师不仅仅谈了宗教,还有“恋情”,还有很多,但恰恰是天主给我的触动最大。
而立之年,如履薄冰,天主之怜悯,如雪中之炭,此心境,非坎坷不可体会。
GOD BLESS ME!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恋情的终结的更多书评

推荐恋情的终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