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纱 面纱 8.7分

安宁

念稚

“我从来都无法得知,人们是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我猜也许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它是个空洞,呼呼的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所以我们急切的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可是我心里的缺口,或许却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所以你填不了。”

——《面纱》

“死的却是条狗”。瓦尔特临死前只说了这一句话。人救了狗,人和狗和睦相处,有天狗疯了,反咬了人一口,最后人被救活,狗反倒死了。都说垂死之人一言千金,或许人死前,脑海中会闪现过一生。

瓦尔特于凯蒂,就像这条狗,对人。年轻貌美,多番踌躇却仍未出嫁,凯蒂像个“赌气”的孩子。又不甘落后于自己的姊妹,她最终选择“下嫁”瓦尔特。开始,这就是场荒诞、不对等的婚姻。他反以之为荣。为这“荣幸”,用了一生去弥补。

人们不知为何会爱上一个人。即使她愚蠢、轻佻、傲慢、无礼。“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势力,庸俗,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为了欣赏你所热衷的那些玩意儿,我竭尽全力,为了向你展示我并非不是无知,庸俗,闲言碎语,愚蠢...

显示全文

“我从来都无法得知,人们是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我猜也许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它是个空洞,呼呼的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所以我们急切的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可是我心里的缺口,或许却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所以你填不了。”

——《面纱》

“死的却是条狗”。瓦尔特临死前只说了这一句话。人救了狗,人和狗和睦相处,有天狗疯了,反咬了人一口,最后人被救活,狗反倒死了。都说垂死之人一言千金,或许人死前,脑海中会闪现过一生。

瓦尔特于凯蒂,就像这条狗,对人。年轻貌美,多番踌躇却仍未出嫁,凯蒂像个“赌气”的孩子。又不甘落后于自己的姊妹,她最终选择“下嫁”瓦尔特。开始,这就是场荒诞、不对等的婚姻。他反以之为荣。为这“荣幸”,用了一生去弥补。

人们不知为何会爱上一个人。即使她愚蠢、轻佻、傲慢、无礼。“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势力,庸俗,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为了欣赏你所热衷的那些玩意儿,我竭尽全力,为了向你展示我并非不是无知,庸俗,闲言碎语,愚蠢至极,我煞费苦心。我知道智慧将会令你大惊失色,所以处处谨小慎微,务必表现得和你交往的任何一个男人一样像个傻瓜,我知道你仅仅为了一己之私跟我结婚,我爱你如此之深,这我毫不在意。……一个丈夫的权利,在我看来却是一种恩惠。”

瓦尔特对凯蒂的爱,过于沉重。不经想骂他“傻瓜、笨蛋、愚蠢”!可,爱情面前谁又不是傻瓜呢?得不到的,蠢蠢悸动。得到了,不由分说,就认定了这一生。回过头,才追悔莫及。当然瓦尔特未曾后悔过。以“爱”为名,他一步步将自己逼入“绝境”。好一出“为爱献身”的戏!

在黑暗的小屋里,他慢慢死去,不曾原谅过女人。单方的爱,从来就不能激起爱情本该有的激情。他试图冷漠、挑战与报复过,可结局呢?

她还是她,不爱你就是不爱。

“死的却是条狗。”死——唯一一条,他能通往安宁的道路。若当初放下些执念,是否人生就会大不一样了呢?可一切都再也回不去。而人也无可控制自己的心啊。

“锡耶纳养育了我,而马雷马却把我毁掉!”

凯蒂通往最后的安宁前,她在怒吼!她不爱那个对她柔情万种、百依百从的丈夫,反倒爱着软弱、虚伪无情的唐生。

女人,一旦被爱情掳获,便被罩上“盲目”的囚笼。这可笑的爱情,为她的双眼蒙上层层面纱,遮掩、隐蔽着……她失去理智,她奋不顾身、不能自已!不惜背叛丈夫,她奔向了唐生。在那里,自以求得了肉体与精神的双重安宁,以为他是她唯一的归宿!

可现实呢?她可笑、愚蠢,更是幼稚!

“当一个男人爱上了你,他说的话是不能字字当真的!”唐生是虚伪的。他有现实社会的伦理束缚,内心稳固的“十字框架”——横是婚姻的理性责任,竖是自己的“良心”。真是可笑!

当被凯蒂诘问,他虚伪丑陋的面孔便显露了。瓦尔特是聪明的,他让凯蒂以身试“法”,让她步步绝望,直至自己认清了她所谓的“真爱”!他赢了。

明知是条死亡之路,她又不得不与他远走异乡,那是她最后的绝望。

本是瓦尔特设下的陷阱,他的“嫉妒”与“愤怒”催生的人间地狱。可在这里,凯蒂却寻得了属于她的最后的安宁。

浮去层层面纱,拨开云雾,她一点点瞥见丈夫的真面目——善良,温情,对病人无私的奉献。原来,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善良的人。(其实她早知道这点)。从修女、院长和朋友话语里,她感到丝丝自豪,他的丈夫在别人眼里是那么英俊、高尚,惹人喜爱,受人尊敬。再对比唐生那副丑恶的嘴脸,她竟有些作呕。

她不再爱他。

可当她得知自己怀了孩子,面对丈夫的质问,她没有选择给予他安慰,只回答了句“我不知道”。她本可抓住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为她自己,为孩子,也为丈夫求得一片安宁。可她终顺应了自己的心,实话实说。

她的丈夫死了。

她以为她不再爱唐生,可当唐生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并且向她寻求原谅。她无路可走。爱情的火焰迅速燃烧复活,捂热了她那颗温热的心。“她爱他,哪怕他曾出卖过她,抛弃了她,哪怕他再对她冷漠无情。”

在爱情面前,那一切都显得轻微足道。爱情是个蛮不讲理的孩子。

“我希望是个女孩,我想把她养大,使她不会犯我曾经犯过的错误。当我回首我是个什么样的女孩时,我非常恨我自己,但是我无能为力。我要把女儿养大,让她成为一个自由自立的人。我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爱她,养育她,不是为了让她将来和哪个男人睡觉,从此把这辈子依附于他。”这是她最后的希望,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因为深知爱情的可怕。女人,不可能依附一个男人一辈子,只有自身自由自立才是王道。看似简单的话语却道出女人的坚韧。

似乎,我们每个人都在寻求一种安宁。心理的,身体的……可安宁究竟在何处?

“或许所有她做过的错事蠢事,所有她经受的磨难,并不全是毫无意义的——那将是一条通往安宁的路。”

………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面纱的更多书评

推荐面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