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白夜行 9.2分

从《白夜行》到白银案:与深渊日夜对望的人

予青
2017-04-26 14:06:10
圣诞之夜,雪穗面无表情,白色的背影不会发光,灵魂枯竭,白夜逝去。自我救赎从一开始就踏上歧途,无望的人生,仿佛溺水前刻的挣扎。
还记得西本时代的雪穗,世垣和同伴推开她的房门,室内昏暗,“显然不光是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旧了”。罪行累累的人当中,有许多是从未感受过幸福或温情的人。
无意为手沾鲜血的人开释。人性是复杂的,大师如东野圭吾,也难以叙尽其中血泪。只是借由《白夜行》,我不由想起媒体所报道的白银案中的一个细节。高承勇的儿子高玉言自述称,读初二时自己第一次考了全镇第一。那一年,正是2002年,也就是其父高承勇停手的年份。此后,他感觉嗜赌的父亲收敛不少,母亲的身上也鲜有伤痕了。后来,他的弟弟也考上了重点大学。高承勇拥有两个前途光明的儿子。在普通人家眼中,这已足以令人艳羡。高玉言揣测,父亲的变化可能是因为“找到了新的希望”。停手后,高承勇继续逍遥法外。前后暌违28年,他才因亲戚犯案而被意外锁定。
尼采说,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阶层固化的确从一定程度上压制了人们可获得的资源。在改革春风尚未吹到的一些地方,乡村情怀被生活掩埋,有的只是令游子不愿回头的凋敝农村。那


...
显示全文
圣诞之夜,雪穗面无表情,白色的背影不会发光,灵魂枯竭,白夜逝去。自我救赎从一开始就踏上歧途,无望的人生,仿佛溺水前刻的挣扎。
还记得西本时代的雪穗,世垣和同伴推开她的房门,室内昏暗,“显然不光是天花板上的日光灯旧了”。罪行累累的人当中,有许多是从未感受过幸福或温情的人。
无意为手沾鲜血的人开释。人性是复杂的,大师如东野圭吾,也难以叙尽其中血泪。只是借由《白夜行》,我不由想起媒体所报道的白银案中的一个细节。高承勇的儿子高玉言自述称,读初二时自己第一次考了全镇第一。那一年,正是2002年,也就是其父高承勇停手的年份。此后,他感觉嗜赌的父亲收敛不少,母亲的身上也鲜有伤痕了。后来,他的弟弟也考上了重点大学。高承勇拥有两个前途光明的儿子。在普通人家眼中,这已足以令人艳羡。高玉言揣测,父亲的变化可能是因为“找到了新的希望”。停手后,高承勇继续逍遥法外。前后暌违28年,他才因亲戚犯案而被意外锁定。
尼采说,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阶层固化的确从一定程度上压制了人们可获得的资源。在改革春风尚未吹到的一些地方,乡村情怀被生活掩埋,有的只是令游子不愿回头的凋敝农村。那里也是大量“丐帮”和诈骗者们聚居的故乡之一。所谓的浪漫主义,在那些连网络、快递甚至电话都难以抵达的地方,任由现实撕扯成捆绑善之本性的绳索。
根据新京报报道,1988年以后,白银的资源开始枯竭,这个依靠铜产量曾有过大好光景的厂矿城市,逐渐走向衰落。2004年,白银公司宣布破产,剩下老人们留守在此。2008年,白银被国务院正式确定为全国第一批资源枯竭转型城市。有些城市的希望之光熄灭后,可以被重新点燃。但无辜被害的人们,却沉入了再也走不出的夜晚。
固然,不能说高承勇作案就全然是因为生活无望,但我认为,贫瘠的土壤的确可能成为滋养犯罪心理的温床。缺乏希望哺育的生活状态则是雪上加霜。行走在黑夜里的铜原亮司和西本雪穗,虽怀有美好愿景,却注定无法企及;黑夜可以亮若白昼,然而阳光照不到的地方,终会腐朽,低入尘埃,掉入深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