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园 遗园 评价人数不足

执着的人最后只能陨落

托塔陈天王
《遗园》是冯北仲女士的第一篇长篇小说。认认真真地读了两遍,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要从体内喷薄而出,关于情感,关于传统,关于时代,总想着怎样在一篇文章里将这所有的主题都掺杂到一起。可是思考良久,依然觉得每一个都是严肃的话题。将它们煮在一口锅里,一锅炖有亵渎之嫌,也有些对不住自己的阅读体验。那就分开来说吧。
关于爱情。
在爱情世界里到底是男人更执着还是女人更深情?第一次读到赵雅文知道郑远洋“背叛”她的真相时,就在考虑这个问题,问了好多人,有人说女人,有人说男人,有人说因人而异。本觉得这个问题已经可以过去了,,可是第二次再读到这里的时候又产生了同样的疑问。见到冯女士的时候也就这个问题和她讨论过,依她的观点,如果一个男人真心爱一个人,会比女人更深情、更痴情。流行的话说:女人是没有爱情的,谁对她好她跟谁走。我似乎也是赞同的。总觉得女人是猫,娇柔、妩媚,谁有吃食就认谁;男人是狗,忠诚、憨傻,一旦认定自己的主人便至死不渝,重要的是他一定要真爱一个人。
小说里郑远洋对赵雅文的爱就是一种超越了身体占有的灵魂之爱和精神之爱。当他在英国酒醉醒来之后。发现身边的余妩辉在他身边时,竟失去了风度,打了余妩辉一...
显示全文
《遗园》是冯北仲女士的第一篇长篇小说。认认真真地读了两遍,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要从体内喷薄而出,关于情感,关于传统,关于时代,总想着怎样在一篇文章里将这所有的主题都掺杂到一起。可是思考良久,依然觉得每一个都是严肃的话题。将它们煮在一口锅里,一锅炖有亵渎之嫌,也有些对不住自己的阅读体验。那就分开来说吧。
关于爱情。
在爱情世界里到底是男人更执着还是女人更深情?第一次读到赵雅文知道郑远洋“背叛”她的真相时,就在考虑这个问题,问了好多人,有人说女人,有人说男人,有人说因人而异。本觉得这个问题已经可以过去了,,可是第二次再读到这里的时候又产生了同样的疑问。见到冯女士的时候也就这个问题和她讨论过,依她的观点,如果一个男人真心爱一个人,会比女人更深情、更痴情。流行的话说:女人是没有爱情的,谁对她好她跟谁走。我似乎也是赞同的。总觉得女人是猫,娇柔、妩媚,谁有吃食就认谁;男人是狗,忠诚、憨傻,一旦认定自己的主人便至死不渝,重要的是他一定要真爱一个人。
小说里郑远洋对赵雅文的爱就是一种超越了身体占有的灵魂之爱和精神之爱。当他在英国酒醉醒来之后。发现身边的余妩辉在他身边时,竟失去了风度,打了余妩辉一巴掌,然后打自己,满口的话都是:“对不起,雅文!对不起,雅文......”这是一种怎样的信念和对于爱坚定的信仰才能有这样的负罪感。那一定是交融于生命、灵魂深处的眷恋和深情。当郑远洋与刘净一——这个用自己整个青春年华去爱、去等待郑远洋的女子——结婚后,郑远洋对躺在自己身边的她的妻子刘净一没有一丝的想法和爱恋。

“郑远洋和刘净一结婚之后,他的心情很复杂。他不敢面对她,直视她,尤其是晚上。他不能骗 自己,虽然可以骗别人说些假话,当面对自身时,必须承认骗不了自己,绝对不行。他对她没有身体的渴望,产生不了。他努力想使自己对她亲昵温存,可就是做不到,提不起一点兴趣和兴致来,更别谈性事了。他暗骂自己是个纯粹的视觉动物,不够理性和智慧,思维还停留在表象的神经刺激上,没法,他在怎么怨自己,骂自己,见了她,还是提不起精神和兴味来。心里有了这道坎,身体就过不去了。他深深的谴责自己,对不起她,她是他的妻子,他不能这么待她。他的身体没有反应,索然无味地跟随他的心理,他只能躲避她。”

刘净一因为自己第一次没有落红向郑远洋强调自己是处女时,郑远洋回答:“你啊,守着好,守着好!身体只是外在的形式,精神的相守才是永恒。”显然,这样精神上永恒的相守是针对赵雅文而言的。虽然二人从未身体交融,但是这无法阻隔二人跨越大洋的距离,无法阻止二人跨越身份的束缚,赵雅文一个眼神、一滴清泪郑远洋都懂。当郑远洋终于远渡重洋,回到古城,在怡园里见到赵雅文画的农村系列作品和题字时,他读懂了赵雅文寄托在画作中的“悔意、怀念、留恋、牵挂、悲伤、痛绝,他完全能读懂这些,页能读懂里面的内涵......这一刻他从情感上原谅她了。”
郑远洋对赵雅文的爱,干净,持守。
而赵雅文呢,从一个痴情女子变成了一个负心的女子,到底是命运的捉弄还是对爱情的不坚定?无论后来知道真相她再怎么忏悔、心痛;知道郑远洋和刘净一的婚姻并不幸福,对郑远洋的疼惜,她终究是未能信守她与郑远洋分离时的承诺。正如她自己说的:“我什么都没有看好,怡园没有看好,怡园是什么地方,在我手上丢了......我无能,连自己页没有看好,自己也丢了......我无能,我对不起所有的人,我负了所有的重托。”
与众人心目中美丽、高雅、端庄、优秀的赵雅文相比,刘净一没有她那么光彩照人的端庄,没有良好的家境,但是却有一份对爱情的执着和坚贞。从学生时代刘净一就把郑远洋当成自己的挚爱,将赵雅文当成自己的情敌,她向赵雅文宣战,要打赢这场爱情的战争。她给郑远洋写情书,在郑远洋出国的那些年照料郑远洋的父母,给郑家装电话,给郑父郑母看病,将郑母接到古城与自己同住。刘净一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是真诚的,因为爱郑远洋,因为郑家有她渴望的温情。因为她对郑家的恩情,在郑远洋回到古城后,如愿的与郑远洋结婚。我在看到这里的时候默默写下“郑远洋为了报恩,将自己像礼物一样献给了刘净一”。婚后,刘净一因为郑远洋而喜而忧,因为获得了自己渴望多年的爱人而重新焕发生命的精神。他为郑远洋守了多年的处子之身,这也是一种极致的爱。她为爱而生,为爱而死。最终因为可怕的嫉妒和怀疑——怀疑郑远洋和赵雅文之间旧情复燃——杀死了郑远洋对自己的一点点歉意和愧疚,也最终杀死了自己。这样的她也算是一个爱的纯粹、刚烈的女子。尽管她因为环境所迫与“长毛”主任有过一段不清不楚的关系,但她最终也算守住了自己的爱情。
至此看来,郑远洋和刘净一却是一样的人。对爱情执着、刚烈,抱定爱的信念。赵雅文不会跨出妻子的哪一步,她在郑远洋的心里,死了。曾经美好的雅文,郑远洋的挚爱,“死了”,郑远洋走了。郑远洋出走,刘净一就没了守候,一头扎进车下,也死了。他们都源于爱人走了,心空了,没有什么值得守候了。而赵雅文,最后有丈夫的陪伴,有乖巧的女儿,她还将幸福赋生活下去,她知道她没有理由将自己的不快乐带回家里,带给丈夫。或许会在某个纪念日将曾经的记忆拿出来祭奠一番、心痛一番,便又回到现实的幸福里去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遗园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