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草木 人间草木 8.9分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荐人书院
诗人张九龄说:“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汪曾祺先生恐怕是对这句话体会最深的人。

汪老先生是个会说故事的人,我边看书边想象着书里描写的场景,什么样的花,什么样的姿态,什么样的人,说什么话的神态……那感觉好像一有位老者与你同坐在一个洒满冬日阳光的小花园里,时而指着那棵腊梅和你说起他从前的趣事,时而打趣地告诉你说,“煤块里竟然也能长出芋头”。

他知道“桂花美阴,叶坚厚,入冬不凋”;

他说,“比起北京雨后春笋一样耸立起来的高楼,北京的花木的生长就显得更慢。因此,对花木要倍加爱惜”;

他记得“北京见过的最好的菊花是在老舍先生家里”,每次到老舍先生家里饮酒赏菊,都会“既醉既饱,至今不忘”;

他还记得家里靠墙处秋叶形的小花坛,那里有两三棵秋海棠,花色苍白,样子可怜。所以每看到秋海棠,就总要想起他的母亲;当他在寂寞的羁旅之中,几片绿叶曾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欢,使他感到欣慰,让他“获得过一点生活的勇气”。

草木记录的不仅是时序,还有对人的感情。所以,欧阳修在《秋声赋》里所说的“草木无情”,汪曾祺先生大概是不会同意的吧。

人间草木,大千世界的缩影,在先生的书里,...
显示全文
诗人张九龄说:“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汪曾祺先生恐怕是对这句话体会最深的人。

汪老先生是个会说故事的人,我边看书边想象着书里描写的场景,什么样的花,什么样的姿态,什么样的人,说什么话的神态……那感觉好像一有位老者与你同坐在一个洒满冬日阳光的小花园里,时而指着那棵腊梅和你说起他从前的趣事,时而打趣地告诉你说,“煤块里竟然也能长出芋头”。

他知道“桂花美阴,叶坚厚,入冬不凋”;

他说,“比起北京雨后春笋一样耸立起来的高楼,北京的花木的生长就显得更慢。因此,对花木要倍加爱惜”;

他记得“北京见过的最好的菊花是在老舍先生家里”,每次到老舍先生家里饮酒赏菊,都会“既醉既饱,至今不忘”;

他还记得家里靠墙处秋叶形的小花坛,那里有两三棵秋海棠,花色苍白,样子可怜。所以每看到秋海棠,就总要想起他的母亲;当他在寂寞的羁旅之中,几片绿叶曾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欢,使他感到欣慰,让他“获得过一点生活的勇气”。

草木记录的不仅是时序,还有对人的感情。所以,欧阳修在《秋声赋》里所说的“草木无情”,汪曾祺先生大概是不会同意的吧。

人间草木,大千世界的缩影,在先生的书里,我看到了我们错过的世界。我们举头望天,看得到铺天盖地的雾霾沉寂了世界,却看不到飞鸟的奋力翱翔,闪烁它生命的光辉;我们穿过树下;看得到满地的枯黄阻碍行走,却看不到树叶燃烧着自己的身躯延续了树的枯荣;我们俯身低头,看得到让自己头破发麻的蚂蚁在脚下穿梭,却看不到它们正举着重其千倍的食物一次又一次地进行着原始劳动,只为挨过下一个严冬……

这些花草树木生活琐碎看似稀松平常,但在先生那里却皆俱风雅,先生生于最好的时代,我羡慕不已。

一直都喜欢这种类型的书,就像是贴着大自然写的,每一句都好像是人间烟火,让我想起了家门前的那条小河,还有春天河边开着的油菜花。又让我想起了外婆家在傍晚冒着炊烟的老房子,还有在炉火前打盹的老猫。

江南梅雨过后,暑气渐重,这本《人间草木》仿若燥热空气里的一阵穿堂风,伴着那会儿高楼窗外时不时经过的夏夜晚风,真真是人间好时节。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间草木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草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