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地坛 我与地坛 9.1分

那个阅读资源匮乏的年代读的第一部文学作品

荐人书院


有时候,阅读资源太丰富,书籍获取太容易,也并不是一件好事。

遍地的书店、图书馆、网站、手机阅读APP,互联网时代下的资源共享,让读书变得越来越容易,却也越来越难得。

这真是一个悖论。

试着问一下自己,上一次认真读完一本书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八九十年代,中国大部分普通家庭的孩子一般都没多少课外读物,更不用说文学作品了。

那是一个阅读资源特别匮乏的年代。看书就是靠买、靠借(关键没什么钱买)。

我家也是如此,印象中能看的只有《小学生时代》、《小学生作文大选》、《知音》、《故事会》、《绍兴晚报》这之类的。

而我又特别爱看书。于是乎,经常到处找书看,只要有文字,我就拿来看,连我妈的日记本也不放过...
显示全文


有时候,阅读资源太丰富,书籍获取太容易,也并不是一件好事。

遍地的书店、图书馆、网站、手机阅读APP,互联网时代下的资源共享,让读书变得越来越容易,却也越来越难得。

这真是一个悖论。

试着问一下自己,上一次认真读完一本书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八九十年代,中国大部分普通家庭的孩子一般都没多少课外读物,更不用说文学作品了。

那是一个阅读资源特别匮乏的年代。看书就是靠买、靠借(关键没什么钱买)。

我家也是如此,印象中能看的只有《小学生时代》、《小学生作文大选》、《知音》、《故事会》、《绍兴晚报》这之类的。

而我又特别爱看书。于是乎,经常到处找书看,只要有文字,我就拿来看,连我妈的日记本也不放过(大多是歌词摘抄和写给我爸的信)。

那时候,爸妈只懂得给我买作文选,但作文选只是写应试作文的工具,大多都写得千篇一律,因此我并不大感兴趣。



大概是六年级的时候,表哥给我带来了一本《我与地坛》,才彻底打开了我阅读文学作品的世界。

还记得书的封面上写着“摄影珍藏版”几个字,翻开来,里面有不少插图,大多是北京地坛的景致:

重重叠叠的树影、夕阳或朝阳、林子间的屋檐、生了锈的老钟、掉了漆的朱红色大门、院墙边的狗尾巴草、散落一地的枯叶……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看得有些吃力,因为有很多细腻的描述,还涉及到情感和个人命运的理解。年纪小并没有看得十分明白,更多地像是在看故事,看史铁生的个人经历和遭遇。只觉得,奥原来文章可以这样写!

但其实并不清楚到底该怎么写,也说不清楚这本书好看在哪里,只觉得好看就是了。朦朦胧胧中,感觉自己变得不一样了,会去关注一些以前不会关注的东西,也对北京有了一些莫名的向往。

后来,陆陆续续从表哥那借了不少书回来。三毛的、安妮宝贝的、《中国上下五千年》等。印象最深的还是《我与地坛》。



再读《我与地坛》时,我已经上了初中。

那是受语文老师的影响,他推荐我们去看这本书,并且做了一番他的解读。

说到这位语文老师,他对我的影响还是很大的。记得他姓朱,教我们的时候刚毕业,经常穿一件褪了色的红T恤和一条松松垮垮的牛仔裤。

在朱老师的指导下,再读《我与地坛》时我开始试着去理解史铁生的思辨,看光与影在他笔下的幻化,看合欢树所寄予的情感。渐渐地读出了这本书的“厚重”,也有了一些对“细腻的描写”的最初认识。

然而因为那会儿是青春期,比较多愁善感,所以还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触。现在想来,大约是史铁生的不幸遭遇让敏感的我产生了些许愁滋味。



再大一点,偶然间又翻开《我与地坛》时,竟发现小时候眼里无比丰富的文字世界,其实只是薄薄的一本。

而现在,书到处可见,只要你愿意看,纸质的、电子版的,可以买、可以借、可以下载。但一般看完了也就看完了,甚至还有很多只看了一半的,似乎再也找不到儿时那种对书本的热衷了。

正是如此,《我与地坛》对我来说,意义非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与地坛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与地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