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波顿在安慰你

Blues的后裔

如果真的要细致剖析内容的话

我觉得是不大必要的

对社会身份有焦虑的人们需要自己去翻开

温顺地接受阿兰.德波顿的抚慰

关上书,你的心情稍微得到点救赎

很久以来,政治、艺术、哲学、波西米亚都在为自己的阵营摇旗呐喊,希望创立一个属于自己的价值观体系,重塑歪曲的社会身份阶层和道德观尽力将好与坏、错与对呈现得清清楚楚。

但没有非黑即白,我们都懂。

说到底,焦虑既是对当下社会身份的不满,对不获统治阶级认可的丧气。破除焦虑,以调侃财富与美德、贫穷与败坏没有太多的干系,德波顿就是这样娓娓道来的。

最大的安慰,是焦虑不会因为主流价值观的更迭而停止。当一种观念迎合市场,随着而来的是另一焦虑群体的申诉与委屈。看待这种横亘的交替,就和看待世界上最地位的人在陷入无止尽沉眠之后,其生前财富的累积跟墓碑边的一抔土别无二致。

唯有道德是永恒的。而艺术家、哲学家是如何调侃失衡的价值观,我不想赘述。这本书给我最新的角度是“政治”,以政治的角度去辩驳当下的制度不公。

读过《性审判史》,得知在文...

显示全文

如果真的要细致剖析内容的话

我觉得是不大必要的

对社会身份有焦虑的人们需要自己去翻开

温顺地接受阿兰.德波顿的抚慰

关上书,你的心情稍微得到点救赎

很久以来,政治、艺术、哲学、波西米亚都在为自己的阵营摇旗呐喊,希望创立一个属于自己的价值观体系,重塑歪曲的社会身份阶层和道德观尽力将好与坏、错与对呈现得清清楚楚。

但没有非黑即白,我们都懂。

说到底,焦虑既是对当下社会身份的不满,对不获统治阶级认可的丧气。破除焦虑,以调侃财富与美德、贫穷与败坏没有太多的干系,德波顿就是这样娓娓道来的。

最大的安慰,是焦虑不会因为主流价值观的更迭而停止。当一种观念迎合市场,随着而来的是另一焦虑群体的申诉与委屈。看待这种横亘的交替,就和看待世界上最地位的人在陷入无止尽沉眠之后,其生前财富的累积跟墓碑边的一抔土别无二致。

唯有道德是永恒的。而艺术家、哲学家是如何调侃失衡的价值观,我不想赘述。这本书给我最新的角度是“政治”,以政治的角度去辩驳当下的制度不公。

读过《性审判史》,得知在文明的启程转合上,存在过女性宁为妓女,也不愿面对比丈夫更为残酷的性法律的荒淫史。而当19世纪,第一位妇女质疑女性沦为“荡妇”,道德败坏的根本原因也许在于制度的吝啬——在男人主导的法庭上不乏女性当场结束生命,而成为妓女也许能逃脱法律的责罚——这个时候,文明向前一步了。

……………

那么焦虑有必要剔除吗?换作另一个问题,少了焦虑,我们能更好地生活吗?

不在意他人眼光评价不一定是坏人,但是总会显得和社会格格不入,这样如果可以让你更好地面对生活,不如做一个衣不蔽体的哲学家或者袒胸露乳的波西米亚人。

但更多人合上书,还是会遇到扯皮的商人和夜里一个人回家的不安,但至少焦虑可以让你意识到卑微的遭遇在宇宙世界面前,也许不值一提

其实,读完那些厚得让人觉得不太厚道的书,就是凭着紧绷的神经。焦虑,未尝不是我的兴奋剂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身份的焦虑的更多书评

推荐身份的焦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