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梦半醒的状态

麦田色的温柔
2017-04-26 05:27:11

《美丽新世界》摘录

“这就是幸福和美德的秘密——喜欢上你们要做的事情。所有设置的目的都在于:让人们喜欢上他们无法逃避的社会命运。”

“道德教育,在任何情况下都绝不应该是理性教育。”

“最终,孩子的思想就是这些暗示,这些暗示就成为孩子的思想。不仅仅是孩子的思想,也是他们成年后的思想,一生如此——判断、渴望和决策的思想就由这些暗示组成。可是,这一切暗示都是我们的暗示啊!”

冲动被压抑后会肆意横涌,肆意横涌的洪流就是情感,就是激情,甚至是疯狂:这取决于水流的力量以及障碍的高度和强度。不受约束的涓涓细流则会平缓地通过既定水道,进入平静的幸福天地。

有了局外人的感觉,他的举止也变得像个局外人,这又加深了大家对他的偏见,更加因为他的身体缺陷而轻视他,对他充满了敌意。反过来,这又加剧了他的局外感和孤独感。由于长期以来害怕被轻视,他回避与同种姓的人接触,面对低种姓的人时,他却又自觉地要维持自己的自尊。

“我宁愿是我自己,”他说,“我自己,讨人嫌的自己,不要当别人,不管他们多么快活。”

我经常想,一个人如果没有母亲也许会错过某些东西,你无法成为母亲可能也错过了某

...
显示全文

《美丽新世界》摘录

“这就是幸福和美德的秘密——喜欢上你们要做的事情。所有设置的目的都在于:让人们喜欢上他们无法逃避的社会命运。”

“道德教育,在任何情况下都绝不应该是理性教育。”

“最终,孩子的思想就是这些暗示,这些暗示就成为孩子的思想。不仅仅是孩子的思想,也是他们成年后的思想,一生如此——判断、渴望和决策的思想就由这些暗示组成。可是,这一切暗示都是我们的暗示啊!”

冲动被压抑后会肆意横涌,肆意横涌的洪流就是情感,就是激情,甚至是疯狂:这取决于水流的力量以及障碍的高度和强度。不受约束的涓涓细流则会平缓地通过既定水道,进入平静的幸福天地。

有了局外人的感觉,他的举止也变得像个局外人,这又加深了大家对他的偏见,更加因为他的身体缺陷而轻视他,对他充满了敌意。反过来,这又加剧了他的局外感和孤独感。由于长期以来害怕被轻视,他回避与同种姓的人接触,面对低种姓的人时,他却又自觉地要维持自己的自尊。

“我宁愿是我自己,”他说,“我自己,讨人嫌的自己,不要当别人,不管他们多么快活。”

我经常想,一个人如果没有母亲也许会错过某些东西,你无法成为母亲可能也错过了某些东西,列宁娜。

现在,世界稳定,人民幸福。他们要什么有什么。他们决不会想要得不到的东西。他们富足、安全。他们不会生病,不害怕死亡。他们对激情和衰老一无所知。没有父亲、母亲的烦恼事,没有妻子、孩子或爱人让他们产生强烈的情感。他们接受这样的条件设置,他们的行为举止不得不按照设置来。如果有问题,有嗦麻帮忙。野蛮人先生,你却以自由的名义把嗦麻扔出窗外。自由!

当然可怕。与受苦受难付出的高昂代价相比,实际的幸福往往显得卑劣。稳定当然不如动荡来得热闹。知足常乐绝不如与不幸做努力抗争那么有魅力,也没有抗拒诱惑,或抗拒被激情和怀疑毁灭那么引人入胜。幸福绝不是宏伟壮观的。

“我们并不如我们拥有的东西那样更加属于自己。我们没有创造自己,我们不能超越自己。我们不是自己的主人。我们是上帝的财产。难道这样看问题不是一种幸福吗?认为我们属于自己是一种幸福或安慰吗?年轻、富足的人或许会这样认为。他们也许认为以自己的方式——不依靠任何人——拥有一切是了不起的。视野之外的东西不必多想,不必总去感谢别人,不必不停地祷告,不必按照别人的意愿行事,没有这些带来的烦恼。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所有的人都会发现独立自主不是人的天性——那是一种非自然状态——它在一段时间之内会发挥作用,但是不能让我们安全地抵达终点……”

“人老了,他强烈地感到内心的虚弱、无力和不适,这些感觉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长。这样的感觉让人以为自己生病了,以为这种令人沮丧的情况是出于某种特殊的原因,这样来平息内心的恐惧。他希望自己能够像从其他疾病中痊愈一样恢复健康。徒劳无益的幻想啊!这种疾病就是衰老,是一种可怕的疾病。他们认为,正是人们对死亡的恐惧,对死后的恐惧,使得人们年老后求助于宗教。但是我自己的经验让我深信,宗教情感与这些恐惧和幻想无关,它随着我们的年龄增长而发展。因为,随着我们的激情平息,幻想和感觉减弱,我们理智受到的困扰减少,我们不再容易被幻象、欲望和娱乐蒙蔽,而过去理智往往将这些纳入其中。我们的宗教情感开始发展,于是上帝显现,犹如云开日现。我们的灵魂感到、看到并转向一切光明的源头,自然而然、不可避免地转向它。既然一切赋予感官世界生命和魅力的东西开始从我们身边渐渐消退,既然可感知的存在不能再得到内外印象的支持,我们于是觉得有必要依靠某种可以永恒的东西,某种绝对不会欺骗我们的东西——一种现实,一种永恒不朽的绝对真理。是的,我们不可避免地求助于上帝,因为这种宗教情感的本质是如此淳朴,体验这种情感的灵魂感到如此愉悦,它弥补了我们一切损失。”

“可是价值不能凭着私心的爱憎而决定,”野蛮人说,“一方面这东西的本身必须确有可贵的地方,另一方面它必须为追求者所珍视,这样它的价值才能确立。”

与受苦受难付出的高昂代价相比,实际的幸福往往显得卑劣。稳定当然不如动荡来得热闹。知足常乐绝不如与不幸做努力抗争那么有魅力,也没有抗拒诱惑,或抗拒被激情和怀疑毁灭那么引人入胜。

文明绝对不需要高尚或英雄主义,这些东西是政治无能的表征。像我们这样组织合理的社会,没有人有机会做高尚或英雄主义的事情。在这样的状况发生之前,社会肯定已经动荡不安了。再有战争的地方,有派系的地方,有诱惑要抵抗,要为爱情而斗争或保护爱情的地方,显而易见,高尚和英雄主义才是有些意义的。但是现如今,没有战争,我们采取万般谨慎的措施,避免大家对什么人过于热爱。这儿也没有派别之争,你的条件设置让你情不自禁干你应该干的事情。而你该干的事情,总的来说,让你如此快乐。

过去有个地方叫天堂,但是他们同意常常喝得烂醉。过去有种东西被称为灵魂,还有种东西被称为永恒,但是他们过去常常吸食玛咖和可卡因。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美丽新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丽新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