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普拉斯的魔女》——带着科幻色彩的社会推理

史坦尼斯

时隔多年,东野大神终于在自己的出道30年的时候再次回归如白夜行一般的社会推理小说了。这本书天然地就带有电影镜头感,翻拍成电影想必会和最近热映的嫌犯X一样受欢迎吧?没有想到,这几年来一直在试图转型成为暖心作品作家的东野会再次选择写大片一样的畅销书。书看到后半段,虽然已经隐隐然猜到了推理过程和结局,但还是忍不住跟随着主人公们的脚步一起揪心。几年不见,东野大神的写作功力看来非但没有衰退,反而增加了很多新的元素。只是不知道那些硬核的推理小说爱好者会怎么评价这部书呢?

一个略略带有科幻的背景设定,但还没有到无法想象的远未来,这本来就是东野圭吾最擅长的写作模式。已经颇耐人寻味的书名套上因为器质性的精神疾病导致的人性丧失,让故事的深度一下子变得让人犹疑起来。两个少年少女的“特异功能”,究竟是个好功能还是坏功能呢?能够预测世界走向的超能力,又会不会让一个人的思维无法跟上呢?好小说就是这样,看完之后让人有百种思绪涌上心头,但是又没有办法很清晰地表达出来。不过为了东野大神的这本书,我已经准备好多打一些字了。

首先是预测未来这件事,看来东野对于混沌效应的看法并不是无法计算,而是仅仅无法从机械论...

显示全文

时隔多年,东野大神终于在自己的出道30年的时候再次回归如白夜行一般的社会推理小说了。这本书天然地就带有电影镜头感,翻拍成电影想必会和最近热映的嫌犯X一样受欢迎吧?没有想到,这几年来一直在试图转型成为暖心作品作家的东野会再次选择写大片一样的畅销书。书看到后半段,虽然已经隐隐然猜到了推理过程和结局,但还是忍不住跟随着主人公们的脚步一起揪心。几年不见,东野大神的写作功力看来非但没有衰退,反而增加了很多新的元素。只是不知道那些硬核的推理小说爱好者会怎么评价这部书呢?

一个略略带有科幻的背景设定,但还没有到无法想象的远未来,这本来就是东野圭吾最擅长的写作模式。已经颇耐人寻味的书名套上因为器质性的精神疾病导致的人性丧失,让故事的深度一下子变得让人犹疑起来。两个少年少女的“特异功能”,究竟是个好功能还是坏功能呢?能够预测世界走向的超能力,又会不会让一个人的思维无法跟上呢?好小说就是这样,看完之后让人有百种思绪涌上心头,但是又没有办法很清晰地表达出来。不过为了东野大神的这本书,我已经准备好多打一些字了。

首先是预测未来这件事,看来东野对于混沌效应的看法并不是无法计算,而是仅仅无法从机械论的角度出发得到合适的解而已。用拉普拉斯的恶魔作为两个特异功能者的代号非常讨巧,因为拉普拉斯自己就是一个生活在机械论时代的科学大家。但是,一个有理工背景的现代人,还在使用机械论时代的论点给自己的新书取材,我本来是有一点失望的。但看到书后面发现东野大大果然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原来谦人对越小的东西预测的准确性就越差,对宏观的东西预测能力就更强一些。这很符合物理学本身的规律,随着物体的缩小,人能够干预和预测空间就越小。一直到了纳米以下的微观尺寸,所谓的测不准定理就这样出现了。一个光子的干扰都会对微观世界的观测结果造成致命的影响。

但这仅仅是能不能观测的维度,事实上在物理学研究当中还有一个维度是能不能预测。有了给定的观测数据可以通过物理公式得到绝对的运动路径,这显然更是只适用于宏观世界的法则。而对于气象和地震预测这样参数本就不明的宏观预测而言,连这个几百年前颠扑不破的真理也显得不太合时宜了。从机械论的角度出发,根本无法解决这些问题。虽然可以给出一个大概的趋势,但具体的参数则是无法准确得到的。所以人们到现在也无法凭借科学的手段真正预告气象灾害和地震。也有人把这个问题归结于混沌效应。

不过本身功能就带有一定混沌直觉的人脑,如果配合上的快速的信息获取和机械论算法,也许是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完成这种模糊算法的。人们坚信谦人和圆华两个孩子可以肩负起这样的重任,也许就是基于这样的一个大胆的预测。东野的想象力可谓磅礴。

但科幻毕竟只是背景,故事真正想要讨论的,是两个问题:所谓自由意志的存在与否和精英与民众之间的关系。很可惜,这两个问题东野大大没有展开讨论——当然,其实也只有严肃小说需要下功夫去阐明这些问题。一本社会推理小说,只要故事精彩,然后在读者头脑中唤起某种思考的萌芽其实就已经功德无量了。

精神性的自由意志是不是存在,这个问题的讨论由来已久,早就不是思想界的新鲜事。不过随着科学手段的出现,这个问题似乎正在逼近一个答案:自由意志不是不存在,但这种自由意识是严重受限于器质的控制的。比如说,一个唐氏综合症患者也许也可以想学会高能物理,但大脑发育的损伤排除了他做出这个选择的可能性。自诩为正常人的我们,当然也可以想要预测大气运动,但没有谦人那样变异的头脑,我们终究也是完不成这个任务的。

精英和民众之间的关系当然就更是精英们老喜欢拿出来说事的问题了。我所能接触到的价值观群体里,似乎一向是摈弃所谓“历史是劳动人民创造的”的论调的。正如成田系长所言,大多数人终其一生其实也只是被更聪明的人控制的棋子。劳动人民当然可以创造历史,但是历史的想法永远都是聪明人找到的。而影响他们找到这些想法的动因,也许是气候变化、也许是经济结构,但总之和每一个个体的劳动人民没有什么关系。如果说要有的话, 那也是人形成的行为和思维的潮流,出现了一些可以预测的模式。我不知道谦人和圆华最后给出的所谓通过模式识别的方法得到人类未来的预测结论是不是让读者们觉得很新鲜。我想说的是,现代的行为研究其实就是用的这样的宏观方法:虽然每一个个体的行为不可预料,但是放在统计背景下,让人形成一条河流,就成为可以预测的对象了。曾经看过一部关于机场运营的纪录片,法兰克福机场的安全专家做的事情就是观察旅客行动的模式,从成千上万人的移动中识别出某种模式。接下来要做的,只是把这个模式中可能出问题的障碍因素移除。没有这样的研究方法,想预言人类社会的动向终究是不可能的。

第三件值得一说的事情是鬼才导演才生自编自导的博客。这个套路有些微借鉴东野自己的《恶意》的痕迹。在《恶意》当中,东野写了一个通过隐藏得非常好的日记的嫌疑人,误导了警方的判断。在日记里,嫌疑人用巧妙的文笔不断暗示警方自己和被害人关系良好,让人很难怀疑到他头上来。但到了真相最后揭露的一刻人们才发现,原来嫌疑人和被害人的关系已经到了不共戴天的仇恨状态了。文字的力量如此,让人唏嘘。

当时只是觉得这本小说写得巧妙。但,后来随着对历史研究的兴趣越来越浓,我发现这本小说可以无限引申出一个严重的问题:历史没有真相,能留下来的只是一个符号。这话南美文豪博尔赫斯和现在的收藏界网红马未都都说过。这一点似乎在伦理先行的中国历史上更加明显。我们从小对历史人物的了解,大多是从一个定性的判断开始的——黑白脸是小孩子认识世界的正常路径。但到了成人时,如果我们还保存着这样的认识世界的模式,显然就太幼稚了。可惜因为没有时间、没有兴趣之类的原因,我们大多允许自己把认识水平停留在了这个位置。古往今来俱是如此,也许古代还更严重一些。不仅远去的历史我们无从知晓,连很多身边的事我们也没有精力和能力去分辨真假。才生的博客写活了自己心目中完美的家人,除了家人的亲朋以外,又有谁知道他们的真面目如何?

文字与刀枪比,也许没有什么威权。但是文字有时间和空间这两个朋友,在另一个维度上又显得威力无边。从本书就可见一斑。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拉普拉斯的魔女的更多书评

推荐拉普拉斯的魔女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