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 雪国 8.0分

夜空下一片白茫茫

十九君

经常有人问我读书技巧方面的问题,如果敷衍作答的话,一句“读书要有耐心,没有捷径”便可打发了,还顺便装了个逼。其实技巧肯定是有的,而且可能还不止一种,只是这种技巧要靠自己摸索,别人总结的经验并不一定对自己适用。拿我自己来说,我有轻度的强迫症,看书喜欢从封面到前言再到后记一字不落地看下去,所以速度特别慢,不过坚持了大概一年之后,阅读速度明显提升了,古人说的“一目十行”是可以实现的。

当然,我对盲目追求阅读速度的做法并不赞同,只是有时候“想读”书单实在排的太长了,如果不提速的话,下辈子都不一定能看完。想要的太多,时间又不够用,那该怎样做到最优分配呢?白岩松说他喜欢几本书交叉阅读,这样既可以避免长时间看同一本书产生审美疲劳,又可以满足不同领域的知识需求。这种方法对我也适用,我是属于那种对“类”很贪婪的人,很容易审美疲劳,所以我一般选择同时阅读题材不同的几本书。比如今天重点看的是《包法利夫人》,看完了三分之一,其余零碎时间拿来重温了《阿Q正传》和《雪国》。下面重点分析《雪国》。

《雪国》(ゆきぐに)是川端康成的第一部中篇小说,也是他在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时被评奖委员会提到的三部小说...

显示全文

经常有人问我读书技巧方面的问题,如果敷衍作答的话,一句“读书要有耐心,没有捷径”便可打发了,还顺便装了个逼。其实技巧肯定是有的,而且可能还不止一种,只是这种技巧要靠自己摸索,别人总结的经验并不一定对自己适用。拿我自己来说,我有轻度的强迫症,看书喜欢从封面到前言再到后记一字不落地看下去,所以速度特别慢,不过坚持了大概一年之后,阅读速度明显提升了,古人说的“一目十行”是可以实现的。

当然,我对盲目追求阅读速度的做法并不赞同,只是有时候“想读”书单实在排的太长了,如果不提速的话,下辈子都不一定能看完。想要的太多,时间又不够用,那该怎样做到最优分配呢?白岩松说他喜欢几本书交叉阅读,这样既可以避免长时间看同一本书产生审美疲劳,又可以满足不同领域的知识需求。这种方法对我也适用,我是属于那种对“类”很贪婪的人,很容易审美疲劳,所以我一般选择同时阅读题材不同的几本书。比如今天重点看的是《包法利夫人》,看完了三分之一,其余零碎时间拿来重温了《阿Q正传》和《雪国》。下面重点分析《雪国》。

《雪国》(ゆきぐに)是川端康成的第一部中篇小说,也是他在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时被评奖委员会提到的三部小说之一。故事本身并不复杂,写的是东京一位名叫岛村的舞蹈艺术研究家,三次前往雪国的温泉旅馆,与当地一位名叫驹子的艺妓、一位萍水相逢的少女叶子之间发生的感情纠葛:岛村是一个有着妻室儿女的中年男子,坐食遗产,无所事事,偶尔通过照片和文字资料研究、评论西洋舞蹈。他来到雪国的温泉旅馆,邂逅了艺妓驹子,并被她的清丽和单纯所吸引,甚至觉得她的“每个脚趾弯处都是很干净的”,后来又两度到雪国和驹子相会。

小说就是从岛村第二次来雪国开始的。驹子的三弦琴师傅的儿子行男患了肺结核,叶子陪同他从东京乘火车返回汤泽,正好坐在第二次去会驹子的岛村对面。岛村透过车窗欣赏黄昏的雪景,却看到映现在车窗上的美丽的叶子,不禁喜欢上了这个美少女。因而在他和驹子、叶子之间,构成了一种微妙的情感关系。小说最终以叶子的意外去世而告终。

《雪国》的开头“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车在信号所前停了下来”。三句话就构建了一个出离于喧嚣都市之外的雪国的场景,同时点明主题,寥寥数十字却能给读者以丰富的想象空间。继而就是岛村在列车上对于叶子长时间的观察了。而这样的观察不仅仅是通过岛村的直观视觉,还有岛村手指的触觉、通过车窗玻璃倒影出的人像引发出的回忆、揣度等等。由此也引出了小说的前两个悬念——叶子究竟是什么人,叶子照顾的男人是什么人。提出悬念就要解开悬念,于是故事继续推进,引出了驹子,在岛村与驹子的生活中正面或侧面地了解到叶子和那个男人的情况,但是作者又始终没有说透。

在小说中作者多次用岛村的触觉代替岛村的其他感官,尤其是视觉,这些只言片语如果仅仅是一个囫囵吞枣去阅读故事的人是难以发现的。同时也许是由于《雪国》连载的过程中爆发了二战,小说的连载始终是断断续续的。我阅读的时候明显会跟不上作者的叙述节奏,很多地点的转换、叙述人物的转换、现实世界与记忆世界的转换都没什么交代,非常突兀,为理解故事增加了难度。当然这也不排除另一个可能性,即作者在创作驹子和叶子这两位女性形象时并没有强行当做两个不同的人物去创作,这也就是很多人提出驹子和叶子很多层面是吻合或者互鉴的原因。

小说中的很多情节都有所省略,有的隐去的开头,有的省略了过程,有的含糊了结尾,因此在阅读《雪国》的时候经常会去反复回味书中的情节,很多地方都要通过读者的想象力去补充,因此对于《雪国》,想象的时间远远要多于阅读的时间。其实仅仅就《雪国》这个文本而言,很多事情的发展并不是非常合乎逻辑,但因为文章省略的地方太多,也就难以对此提出相应的质疑了。当然川端康成小说本身就是更注重追求艺术性、追求美,而不是追求与现实的契合,因此《雪国》的这种表达形式也正是对川端康成文学理念最好的诠释。

《雪国》中的虚无思想深深地渗透了日本古典文学传统,是“东方式”的虚无。尽管川端康成初登文坛时,因对文坛现状不满,曾与横光利一等发起“新感觉运动”,试图以达达主义、表现主义等西方现代派手法创造一种全新的感觉世界,不重视日本文学传统,曾经“企图否定它,排除它。”但川端康成在中年后,越来越发现自己“没有经历过西方式的悲痛和苦恼,我在日本也没有见过西方式的虚无和颓废”。他开始向传统靠拢。在创作《雪国》时,为了写这个世界不存在的美,他只能从日本传统文化中寻求创作灵感。

日本文学中,“物哀”是整个日本传统文学的美学准则。自最古老的历史文学著作 《古事记》 到 《万叶集》、 《源氏物语》、 《徒然草》 等名作,都带上了一种悲哀的情调。日本的国学家本居宣长曾说:“在人的种种感情上,只有苦闷、忧愁、悲哀,也就是一切不能如意的事才是使人感动最深的。”川端康成紧随这种日本的传统,他作为日本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作家,“以敏锐的感觉、高超的小说技巧表现了日本人的内心精华”,他的文学根植于日本传统文学的土壤,同时又吸取其他的写作艺术技巧,再加上川端康成本人的一些特殊的人生经历,使得他的文学充满了一种淡淡的忧愁。

欢迎扫码关注“南山往事”(sjj-book)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雪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雪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