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白夜行 9.2分

一刷白夜行

沉默的法法

昨天上课的时候,我的导师恰巧讲方案纠正了我的一个观点:有太阳不代表光就很充足,有太阳就证明有阴影;同样的阴天其实不昏暗,也有充足的光,只不过是漫射光,这不代表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白夜行我才看到一百页五分之一不到的样子,并未想到老师的话会对这本书这样应景。之前很久一直都无法理解白夜行的题目到底是什么意思:白天就是白天,在白天行走没什么问题;黑夜也就是黑夜,在黑夜行走也没什么问题,无非盲人摸象而已;白夜又是白又是夜的,到底是有光还是没光的琢磨不清,姑且当作日式汉字解意不同。读罢才懂得,这里无所谓白天黑夜,太阳也有照不到的地方,夜晚也不全然看不见。一人在白天行走,即使阳光普照,背对光源依然感受不到背后的温暖,一人在黑夜行走,看得见周遭却终究与白昼有别。于是一人说想在白天走路,一人明明享受着阳光却以为自己从未在太阳下行走。自以为的黑暗,永远叫不醒的装睡人。

昨天夜里翻看微博,读到这一条社会新闻差点泪目:一个十六月大的女婴遭人性侵,打了马赛克的阴部特写依旧红的令人触目惊心,以至于如今再回想那个受害女婴的视频都隐隐心颤。直到读罢白夜行才懂得,扭曲的人哪里有什么底线,十六个月和十岁的幼女...

显示全文

昨天上课的时候,我的导师恰巧讲方案纠正了我的一个观点:有太阳不代表光就很充足,有太阳就证明有阴影;同样的阴天其实不昏暗,也有充足的光,只不过是漫射光,这不代表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白夜行我才看到一百页五分之一不到的样子,并未想到老师的话会对这本书这样应景。之前很久一直都无法理解白夜行的题目到底是什么意思:白天就是白天,在白天行走没什么问题;黑夜也就是黑夜,在黑夜行走也没什么问题,无非盲人摸象而已;白夜又是白又是夜的,到底是有光还是没光的琢磨不清,姑且当作日式汉字解意不同。读罢才懂得,这里无所谓白天黑夜,太阳也有照不到的地方,夜晚也不全然看不见。一人在白天行走,即使阳光普照,背对光源依然感受不到背后的温暖,一人在黑夜行走,看得见周遭却终究与白昼有别。于是一人说想在白天走路,一人明明享受着阳光却以为自己从未在太阳下行走。自以为的黑暗,永远叫不醒的装睡人。

昨天夜里翻看微博,读到这一条社会新闻差点泪目:一个十六月大的女婴遭人性侵,打了马赛克的阴部特写依旧红的令人触目惊心,以至于如今再回想那个受害女婴的视频都隐隐心颤。直到读罢白夜行才懂得,扭曲的人哪里有什么底线,十六个月和十岁的幼女到底哪种更不幸,一个还未开化就注定边缘化的人生和一个已经懂得人世险恶并迅速被恶鬼吞噬的人生,都是罪恶生花的结果,然后再滋养新的罪恶,而滋养罪恶的根源来自广阔的大地,如何也拔不掉。

难怪人家读完都说感到绝望。一旦沉浸到这种罪恶的循环往复里,根本走不出来。雪穗和亮司也走不出来。彼此照耀什么的都太傻了,也太悲哀。

我读文时从来也没有想过雪穗和亮司到底算不算爱情,他们之间一定是爱,但不一定是爱情或者是不光定义为爱情,他们可以是灵魂爱侣,也可以是一个人的两个面,也可以定义为相依为命的亲人。他们的生命过早地纠缠在一起,彼此原生家庭的扭曲拧结在一块,根本分不开,所以哪怕他们之后的人生轨迹看似完全不同,别人看不到的淤泥里两人仍然纠缠不清,少了哪个对方都是死,没有活路。所以最后亮司死了,为了成全雪穗而死。可是我觉得这个时候雪穗也死掉了,身体有没有已经没有意义。

文章里面案件死亡的人都是亮司做的(和友彦上床的老女人除外),尤其是策划的松浦 今枝以及可能的礼子,凡是接近最初死亡真相的人都不能逃过。那些威胁到雪穗脆弱的自尊心的人,可能使她的人生蒙尘的人也都在雪穗的授意下被亮司惩罚。雪穗也在适时地回报他的付出,正如老刑警所言枪虾和虾虎鱼的互利共生。极端地来说他们俩都能如此这般没有下线不计成果地为对方付出,不质疑动机或者所谓的好不好,这不就是许多盲目的爱情里希望的美好吗。然而放在这里这份美好也显得单薄站不住脚,雪穗只愿意为亮司口交、亮司和别的女人做爱无法射精这些都太薄弱了,一个有残缺人格和展示了所有阴暗面给另外一个人的人,他怎么还能向别人展示自己,做不到也太危险了,威胁生命啊。

亮司渴望白天,渴望情感,所以他会为友彦着想摆平老女人,让友彦能够清白地活着,也会在和典子同居的时候难得真情流露一下。说实话我一度以为典子会让亮司不一样起来,想来那不过是他最后的挣扎在闪光。而雪穗呢,读完第一遍似乎没法这么明显找出来,可能以后再读会有所发现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