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琚集 琼琚集 6.7分

韦力:藏书家.玩家.社交家

邝海炎
天下文章谁第一?我以为古文是韩愈和苏轼,白话文则是周氏兄弟。对周作人的评论,又以胡兰成这段话最让我折服——“读书如此之多,而不被书籍弄昏了头,处世如此平实而能不超俗,亦不随俗,真是大有根底的人。在这凡事急促,局限,而潦草的时代,他使人感觉余裕。可是对于那时代的遗老遗少,以其沉淀为安详,以其发霉为灵感之氤氲者,他所显示的却是是非分明,神清气爽的一个人。”
      环顾中国当下,读书多,又“神清气爽”的人,我数来数去,还凑不够一桌。新东方的创始人之一王强,不但收藏了20个版本的《莎士比亚全集》、囊括18世纪中叶至20世纪这两百年间有代表性的作品,平常还打理投资公司,这就是牛人;近些年反计划生育最坚决的人口学家之一梁建章,谁想到他当年还是少年大学生,现在是某上市公司老总,也是牛人;还有作家野夫,文章写得好,朋友遍天下,当年还是“传奇富豪”牟其中的秘书,很会赚钱的,又是一个牛人。
      我觉得吧,藏书家韦力也是牛人。
      记得上大学时,一位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师长在酒后不无伤感地说,“现在的人搞古玩不行...
显示全文
天下文章谁第一?我以为古文是韩愈和苏轼,白话文则是周氏兄弟。对周作人的评论,又以胡兰成这段话最让我折服——“读书如此之多,而不被书籍弄昏了头,处世如此平实而能不超俗,亦不随俗,真是大有根底的人。在这凡事急促,局限,而潦草的时代,他使人感觉余裕。可是对于那时代的遗老遗少,以其沉淀为安详,以其发霉为灵感之氤氲者,他所显示的却是是非分明,神清气爽的一个人。”
      环顾中国当下,读书多,又“神清气爽”的人,我数来数去,还凑不够一桌。新东方的创始人之一王强,不但收藏了20个版本的《莎士比亚全集》、囊括18世纪中叶至20世纪这两百年间有代表性的作品,平常还打理投资公司,这就是牛人;近些年反计划生育最坚决的人口学家之一梁建章,谁想到他当年还是少年大学生,现在是某上市公司老总,也是牛人;还有作家野夫,文章写得好,朋友遍天下,当年还是“传奇富豪”牟其中的秘书,很会赚钱的,又是一个牛人。
      我觉得吧,藏书家韦力也是牛人。
      记得上大学时,一位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师长在酒后不无伤感地说,“现在的人搞古玩不行,人家启功他们鉴别古玩不是看,是摸,因为那是他们生活中的器物,一摸便知真假。现在的年轻人哪有这种功夫,古典世界已经远去啦。”
      正因为这一成见,2013年我读《古书之美》,第一次知道韦力先生时,并没有很感冒,“现在搞古书收藏难道还比得过民国藏书大家傅增湘、郑振铎?”但后来看他在南都连载的“失书记”,以及陆续出版的“芷兰斋书跋”系列,才感觉他是有料的。又后来,不记得是听谁说,韦力藏书数十万册,宋版书就有20几种,明版逾800部,已经超过不少民国藏书家,这更让我刮目相看。
      韦力这些年出了很多书,这本《琼琚集》是出版社送我的,虽然只是写边角料,但读来也挺好玩的。
 
一,玩书名
 
     此书最让我惊讶的是,有人说韦力的《得书记》《失书记》是“三上读物”,韦力居然不知道“三上”的典故(欧阳修说:“余生平所作文章,多在三上:乃马上、枕上、厕上也”),还以为就是“高大上”。(145页)回想之前我指出韦力错把张岱当作《幽梦影》的作者,他大方认错,我才释然,“藏书家嘛,又不是学者,有些文史常识不知道也不奇怪,不必苛责。”而且,韦力在书中写出这些,这种“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态度,不也坦率得可爱吗?他说,黄曙晖“直率而真诚”,“我喜欢结交这样的朋友,跟这种人说话不累。”(15页)这评价其实也可以用在他自己身上。
    韦力坦率、热忱,也就擅交际。像这本《琼琚集》,原来只是最近两年里韦力收到朋友送的书和文玩的文字记录,咱码字的人谁没收到过别人送的书啊,犯得着专门出一本书吗?嘿嘿,这就是韦力的聪明了。矿工去年也出了本新书《快刀文章可下酒》,不到十个月首印售馨,卖得还不错。这新书啊,就跟自己儿子一样,给朋友送书就相当于让儿子去拜干爹,这是一种社交。如果对方跟你关系好,就会帮你宣传宣传;如果对方不看重你,就把书丢旮旯里,哪天就擦屁股了。韦力把朋友送的书记录下来,还专门出一本书,这礼遇对送书者来说,无异于让儿子认了“马云爸爸”作干爹。
     出书也就算了,这《收到朋友送书后得瑟之全记录》怎么就成了《琼琚集》呢?没文化了吧?诗经有云:“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韦力用《琼琚集》作书名,一是把朋友送的东西比作美玉,二是表达“投桃报李”之意。文化人都是这样玩的,像北大历史教授辛德勇的《蒐书记》,“蒐”好多人都不会念,等告诉他“sou ,搜书记的意思”,便豁然开朗了。可仔细想想,要形容一个爱书者寻觅好书的艰难和乐趣,“搜”字确实太直白,“蒐”则字形上就一目了然,“草”丛下藏着“鬼”,你把草扒开去找啊找的,却可能什么鬼也没有,这种惊险刺激只有“蒐书”才能贴切表达。这里面也有语言的陌生化效果。同理,《琼琚集》也给人产生无尽的古典联想。
 
 
二,玩掌故
 
     韦力的社交才华,当然不只是表现在书名上。某次,拍卖会上出现一批周作人作品的初版本,另一藏书家谢其章是周作人粉丝,遂联合其他几位知堂粉想把书都买下来,但风闻更有钱的韦力也想拍下这批书,心里便郁闷。韦力听闻后,便邀朋友主动约谢其章,表明自己不会夺人所爱,两人从此成了朋友。
      除了人际交往,一些古籍收藏的秘辛趣闻也被韦力抖了出来。比如,他谈到了与各大图书馆善本室主任搞好关系的重要性。“真正的善本都藏在各图书馆内,而搞鉴定,眼界开阔,是必要条件,观千件而后识器,只有多看真品,才能增长自己的眼力。”(77页)王贵忱先生以收集民国名人书信知名,他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书信?王老直率的告诉韦力“有些书信是情感交流,但也有一些通信是希望于此得到对方的墨迹。”(271页)宋以朗藏有钱钟书手札一百多通,却被钱钟书夫人杨绛索要了回去,韦力赞赏宋先生“豪迈”的同时,也讥弹了一下杨绛“书信写给对方,物权也就归了对方,这种索要本来就是一种奇特的行为。”(139页)
      最有趣的是,有一次,韦力的朋友焦从海从天津带了些碎墨给北京的古墨研究大家周绍良先生,韦力好奇,“古墨破裂一般就没有收藏价值了,周先生为什么对此感兴趣?”焦从海告诉韦力,周先生买这些碎墨,“主要是要明代的制品,因为明代古墨是治疗胃病极有效的偏方”。还说,周先生对碎墨中哪些是明墨哪些是清墨,一眼就能看出来。(82页)这个胃病偏方让我想起张充和说她小时候用古墨止鼻血的故事。张充和藏有的古墨也不少,她晚年还诗意地感慨:“墨是好东西,从前大户人家结婚陪嫁,都送一套套的墨来做嫁妆。明朝方于鲁制的墨,我现在还用着呢。”“保存古墨的学问可大了,空气干了不行,有湿气也不行,干了就会开裂。加州天气干,有时候夜里我都能听见墨裂的声音,听得直心疼。”(《天涯晚笛》,189页)
 
三,玩纸张
 
     张充和确实是才女,90多岁了,还吐出“有时候夜里我都能听见墨裂的声音,听得直心疼。”这样的金句,像《世说新语》里的人在说话。
     韦力对古书也有类似张充和对古墨的痴情。已经不只一位朋友发现,每当看到一部珍稀善本时,韦力眼睛里放出的不是贼光——有收藏癖者见妙物都有此眼神,反而会“瞬间脸部线条变得柔和,有着慈母般的疼爱状。”(396页)
     有一本书叫《文雅的疯狂》,谈的是“藏书家、书痴对书的永恒之爱”。韦力读后不满道,“无论是那位写书者,还是该书译者,他们都不是藏书人,因为文字中的冷静与客观虽然读上去很优美,却未曾有切肤之感,因此我还是喜欢藏书家所写的书话,虽然那样的文章一般缺乏客观,而更多的是自说自话和自恋,但是这种自恋却深得我心。”(292页)
     韦力对书之爱,尤其表现在对纸的痴迷上。《古书之爱》里就谈到,“因为原料不断涨价,生产修书用纸的厂家,把化学纸浆往手工浆里兑,兑到90%,拼命降低成本。而用传统工艺,从伐竹到出浆,再到造纸,最快需要两年半。”在效率就是生命的今天,这是不可想象的。于是,兑化学浆的方法被大量采用,后果是,化学物质迅速把纸烧坏,无法长久保存。因此在修书时,韦力都是用自己以仿古方式造的纸。
      在《琼琚集》里,韦力对纸的痴迷一如既往。比如,在澳门何东图书馆看善本时,被要求戴塑料手套,韦力就纳闷:“戴手套在感觉上差了很大一层,因为无法感受到书的质感,这给版本判断增加了难度,更为重要者,戴上手套后手的精确度降低了很多,反而容易弄坏书页。”(127页)韦力还夸奖袁鸿惠试制的笺纸“无论其饾版,还是其拱花,都达到了原书(《十竹斋笺谱》)的水平。”(290页),《装潢志》所用的罗纹纸虽不如民国,但已经是“认真难得。”(294页)
       对传统造纸印刷工艺的学习,韦力很上心。他坦言,以前并不喜欢螺钿工艺,因为一些旧家具上的螺钿总感觉“一股小家子俗气”,直到后来在扬州看到真正上等螺钿装饰家具,才明白自己当年所买品级太低,“这也就是古玩行内说的,看假东西太多,就把眼睛看瞎了。”后来,韦力送给朋友的新年贺卡就用了螺钿元素。(289页)
       韦力现在还是复旦大学古籍保护研究院研究员,该所在研究古书保护上,打破学科限制,用理科的方法来研究文科问题,引起了业界广泛关注。比如,从分子结构角度研究印刷出来的书本墨色,还特意安排师生去徽州考察墨的制作。同时又从纸张下手,发明独特的检测手段,以无损的方式来确定古纸在原料上的差异和比例,还派学生对各地的线装书进行检测和数据收集。对此,韦力既兴奋又恐惧,“我不知道它能够走到哪里,也不知道它是否需要让旧有的鉴定经验彻底清零,但不管怎样,这是一个好的变化,因为它将传统的观风望气进行科学化分析。”(267页)
      一个古籍收藏者,能对现代科学技术有这么开明的态度,不正说明他是“是非分明,神清气爽的一个人”吗?



    说明:1,这书正常的话,是打三星,但书里关于古墨和纸的内容实在是我感兴趣的,所以,边角料也重要,给了4星,这可不是因为出版社送的书就这样,读书贵在切己。哈哈
     2,我的书评一般会在我的微信公号【快刀书评】(微信号:kuanghy1982)首发,过几天有合适的再转豆瓣,所以,想看得快,看得及时的,欢迎欢迎公号,奸笑三声:))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琼琚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