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行 侠客行 7.9分

梦回童年

二佳的养乐多

《侠客行》

金庸(中国)

长篇 广州出版社 2008年3月第三版 2011年1月第五次印刷 ISBN 9787806553381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最近一直在读李白诗,这首《侠客行》是我常诵的诗篇之一。太白一生最想做的三个身份:文臣、侠客、仙人,完全是相互背离的三面,结果他一个都没真正地做成,但是正是彼此矛盾的它们,成就了太白的浪漫豪逸的精神,这种性格反过来又进一步塑造身份,如是,才诞生了最伟大的李白和最伟大的诗篇。不过,今天的重点并不在于品读李白诗歌,是为了讲另一位文人侠者——金庸先生的《侠客行》。

《侠客行》并非金庸作品中最具代表性或者影视改编热度最大的一部,不过,我却一直都记得儿时观看一部电视剧时留下的深刻印象,尤其是各着一身黑衣白衣的玄素双侠夫妇,吴健饰演...

显示全文

《侠客行》

金庸(中国)

长篇 广州出版社 2008年3月第三版 2011年1月第五次印刷 ISBN 9787806553381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最近一直在读李白诗,这首《侠客行》是我常诵的诗篇之一。太白一生最想做的三个身份:文臣、侠客、仙人,完全是相互背离的三面,结果他一个都没真正地做成,但是正是彼此矛盾的它们,成就了太白的浪漫豪逸的精神,这种性格反过来又进一步塑造身份,如是,才诞生了最伟大的李白和最伟大的诗篇。不过,今天的重点并不在于品读李白诗歌,是为了讲另一位文人侠者——金庸先生的《侠客行》。

《侠客行》并非金庸作品中最具代表性或者影视改编热度最大的一部,不过,我却一直都记得儿时观看一部电视剧时留下的深刻印象,尤其是各着一身黑衣白衣的玄素双侠夫妇,吴健饰演的石破天误饮张三李四赏善惩恶令二使的毒酒之后,脸上一半儿红、一半儿蓝的“奇景”,以及结尾他从侠客岛的石壁上因为不识字而从蝌蚪文中学到了绝世武功,和最后他振臂疾呼的那一声“我是谁?”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这部十六年前的电视剧(2001年)制作未免粗糙,不过,在这十六年间,这些情节或者说画面却曾反复出现在我的脑海当中,为我种下了一颗非常神秘的种子——不仅在想象力层次带来启发,在更高的艺术层次犹有影响,尤其是那个开放性的结局,我不敢断言它究竟给我带来多少遐想和创造力的引导。但是当时乃至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知道这(原著小说)是金庸的作品,我总觉得和金庸的小说不是很像,确认了这个事实都是一两年前的事情,略微翻了翻小说内容,发现与记忆中的那部电视剧相契合之后,我非常吃惊,近来读到李白的《侠客行》,这部电视剧和这本未读完的小说又跃入脑海,我忍不住了,电视剧我愿意保留记忆中的形象,不愿重看,至于小说,就急忙找来阅读。

果然,开篇就是这首诗。放在武侠小说的语境中重读,这首原本托古人抒己怀的诗也多了几分奇侠的意境,其实我觉得李白更像是古龙笔下的侠客,而非金庸心中的侠者,但是朱亥、侯嬴却是符合金庸的侠道者无疑。我以往一直感觉这部小说不像金庸作品的原因也在于此:它几乎没有涉及什么历史家国的大背景,专注地讲一个模糊了时代环境的武林,讲一个心地淳朴、涉世未深、纯如白纸的少年如何一步步机缘巧合地逢凶化吉、学会了绝世武功——顺利地好像今天的“网络爽文”,当然,它不只是吸引人眼球、博得人一时关注的爽文那样简单,否则,金庸也就不会凭通俗武侠跻身文学大师之列,它透过一个文学上常用的戏剧化人物处理手段(样貌相同、性格相悖的两个人),表达了一个身份认同的问题。

石破天是侠吗?按李白的标准来,他绝对是够了:儿时虽然流落街头,却不乏一颗关怀之心;哪怕力量极为弱小,面对路边的不平,也要挺身而出,而不是躲在树后面衡量是非得失;始终都以一颗淳朴之心度人,即使知道真相,也不留恨,不生害人之心;为拯救几乎素昧平生而且利用了自己的众人,伸手接下令牌,心中并无正气凛然、也不是装腔作势,只是因为相信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害别人、既然谁都不愿意接那我就去替大家上前。看看他周围的人,老谋深算的贝大夫、为救情郎毫不在意别人的丁丁当当、杀人如麻的白自在和丁家兄弟、谢烟客也是个花了十多年处心积虑地想把这个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狗杂种”害死的狠人、就连玄素双侠也是拼命护短的迂爹娘……没姓没名没爹没娘的“石破天”就像一面最是干净无瑕的镜子,照出了这些伪侠客的身姿——真正的侠,不是为了侠名而侠,不是为了名利而侠,是不知侠而行侠。所以,要按李白的标准来,他又是超了。

金庸将这种概念用武侠情节表现了出来:正是不知文字、纯粹地从自然依本性去理解眼前事物去进行举动的石破天,才破解了石壁之上的武学之谜——他根本无意去破解,只是遵从心而已,而从心此举,竟暗符天道。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一个“藏”字,终究还是动了杂心。可是纷扰此世,真正像石破天那样从小生活在无人深山,流落街头之后又能保持心底干净的人,恐怕万中无一。

况且干净如石破天,也免不了执念——“我是谁”。当他的武功已经独步天下之后,他并不在意(也不知道),可是当他发现自己的身世成为永远的谜题之后,这个自始至终没有表现出太大痛苦的“无忧之人”,却仰天长问:“我是谁?”的确,别的人,尽管不能像他一样干干净净,却都可以用一个外在的标签来定位自己:摩天居士、玄素庄庄主、凌霄城城主等等,倒是干净如他,却无一个真正的标签能够落在那样淳朴的灵魂上为其名之。这声号问实在是一种无奈,也是一个深思。对我而言,它揭示的是一个这样的哲思:灵魂始终白璧无瑕者实乃妙人,却不真实,人若是不想迷茫地在世间冲天地发问,需得令自己沾些烟尘气。

一己之见,实在狂妄。其实武侠小说嘛,最要紧看得津津有味,尤其是金庸先生,一面享受情节的津津有味,一面品读文字的悠悠魅力,实在是乐趣无穷。

另外,此书分上下两册,下册后还附录了短篇《越女剑》以及“三十三剑客”图文。越女剑写得浪漫恣肆,三十三剑客金庸先生没有写完,王二替他写了几篇,读的时候恍然想起,也是一乐。

2017年4月22日

也算一次梦回童年

每天都要读好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侠客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侠客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