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阳凌空冬至兮,春与秋其代序

ξ
生命是容易乐春悲秋的。

万物在夏天放肆地生长,到了冬天皆纷纷掩藏。白雪之下,似乎理应有希望。况且,凛冬既然到了,暖春还会远么?冬过之后自然是春,那么春过之后呢?春天终究是会过去的,正如同冬天终会过去——这世上,并不存有永恒的冬,亦没有永恒的春的。

春天再长,也终究有过去的一天。之后是一个也终将过去的漫长夏天;而和将至的凛冬相比,秋天也会是无比地美丽迷人。之后,又是一个新春的回归——四季就这样轮转着,从不曾乱序。世界也是如此,按部就班地走在春夏秋冬的循环往复中。

我们在春天里歌颂太阳,在冬天里等待着春阳。但冬天里向来也是有太阳的。有时候,冬阳是在寒风中送暖的;但也有时候,阳光会忽然凛冽起来。伴随着凛阳的凌空,这才可说是真的冬天,可说是冬之至。

冬至后、至冬里,兴许是雪落得太多的缘故,世界的灰度是会被颠覆的。曾经的洁白,在新的堆积如山的雪的比照下,确乎是不那么白甚至有些灰淡起来了。而过去的暗,在白白的雪光照耀下,圣洁得如同天地开辟的首日——那一天还很早,耶和华还没有安息。这明暗驳杂,黑白交织的世界着实有些诡谲。可有凛阳的真正的冬天是这样的,光影在茫茫大雪里不甚清...
显示全文
生命是容易乐春悲秋的。

万物在夏天放肆地生长,到了冬天皆纷纷掩藏。白雪之下,似乎理应有希望。况且,凛冬既然到了,暖春还会远么?冬过之后自然是春,那么春过之后呢?春天终究是会过去的,正如同冬天终会过去——这世上,并不存有永恒的冬,亦没有永恒的春的。

春天再长,也终究有过去的一天。之后是一个也终将过去的漫长夏天;而和将至的凛冬相比,秋天也会是无比地美丽迷人。之后,又是一个新春的回归——四季就这样轮转着,从不曾乱序。世界也是如此,按部就班地走在春夏秋冬的循环往复中。

我们在春天里歌颂太阳,在冬天里等待着春阳。但冬天里向来也是有太阳的。有时候,冬阳是在寒风中送暖的;但也有时候,阳光会忽然凛冽起来。伴随着凛阳的凌空,这才可说是真的冬天,可说是冬之至。

冬至后、至冬里,兴许是雪落得太多的缘故,世界的灰度是会被颠覆的。曾经的洁白,在新的堆积如山的雪的比照下,确乎是不那么白甚至有些灰淡起来了。而过去的暗,在白白的雪光照耀下,圣洁得如同天地开辟的首日——那一天还很早,耶和华还没有安息。这明暗驳杂,黑白交织的世界着实有些诡谲。可有凛阳的真正的冬天是这样的,光影在茫茫大雪里不甚清晰,越来越多的雪,洁白的雪,很容易就偷走了被它掩埋之物所褪下的色彩,可绝不是吸收——我从未见过白雪变色的。但象征着真正冬天到来的,可不只是褪色。你可知道,厚厚的雪,惯是会消音的。雪是那么地蓬松,那么地容易吃下我们的声音,以至于我们后来都不愿发声了——我们的声音,终究会被雪吃掉的;何况飞落而下的雪虽不吃我们,但谁能保证不会引起雪崩呢,谁又不害怕雪崩呢?于是乎,真正的冬天是那么单调地白着,白得如此空乏;是那么恒久地静着,静得如此孤寂。失色失声的冬天,只有头上的凛阳还有着色彩,还有些声音。声音是波,也就把光波权当作凛阳的言语吧——可凛冽的阳光却绝不能说是有色彩的。也或许是我耳背眼拙吧,或许这无色无声的冬天,其实是声色俱全,美得别有一番滋味呢。要不然,哪里来的恁多拥趸,在冬日里嚎着比春日还恣睢的歌,歌颂着冬日凛冽太阳的伟力,丝毫不期待春天——我看是已经忘掉了春天。冬日乐,不思春。当冬天更让人能宣泄能愉悦能生长,谁还会思春呢?他们把我们所处的冬天活成了自处的春天。

凛冬虽在我这背耳拙眼里,是见不着色听不到声的,但实在不该说这世界就没了声与色。冷雪是很有力的,扭转光暗,溶解五彩,消弭万籁。所幸的是,我们的身体还能保持温暖,只要血液在流动,进入身体的雪,终究不过是水罢了。雪再冷,也扰乱不了心的热。冷冽是有个绝对的,热烈却没有极限。不然,你以为那无声无色、光影驳杂的雪地里,一对爱侣是为何要热吻呢?世界在凛冬里虽然失色,但我不灵光了的拙眼还是能看见女孩脸颊上的绯红的。那脸蛋太红,红得灼眼,快要吓得可怜的小雪花抱团而颤抖地崩塌掩埋她了。这红虽差点灼伤我的眼,但却让我想起春花来。原来冬天之后不是冬天,还有个阳春等着我呢——至少等着我的妻女。这样一来,那绯红脸颊,却又不那么灼眼了,我反倒希望她的不知道是被严寒冻得通红,还是被凛阳惊得血红,亦或是被爱人的挑逗磨得潮红小脸,再红一些,更红一些。似乎只要足够红,就能夺回世界失去的色彩,就能加快春天的到来。春天一步一步地走,一步一步地走,我似乎已经听见了她的步伐声。可大雪崩后的寂寞世界,哪里有什么声音可入我的背耳?循声望去,热情拥吻的情侣在有节律地闪耀。滚烫的胸膛里,两颗红心正在共鸣地跳动着。我惊讶而羡慕于这俩人的幸运。在苦寂的冬天,无边无际的无声无色似乎更能衬托出情与爱无始无终的有。我忽然忘记了头顶的凌空凛阳,我忽然知道它终有一日将会落下。因为我的心忽然开始悸动,进而开始春躁。我知道我的心嗅到了春天的味道,虽然我的心,我们的心,似乎永远在思着春,又似乎永远停驻在青葱的春天里。但我知道我终将会老去,就如同我知道时光在往前走,冬天终将过去,春天终将来临。

我还忽然知道,春天的后面,不是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世界的凛冬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的凛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