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性Ⅱ 第二性Ⅱ 9.2分

套中人

阿qiu

《一》

近段有朋友一直吐槽我在向中年妇女靠近,我觉得这个问题跟我最近一直在研究妇女这一物种有很大的关系——其实我喷女权的问题也更多了,因为以前我很少在这些问题上表态。不在不够了解的问题上随意的丢出观点是很有必要的,看了一两本书,大概才能港一丢丢;此外,在我能看出这本书的一些不足的时候,是更清晰和适合整理的时候。在此要感谢小宇子。 前几天,我一如往常向小宇子吐槽我妈现在给我的电话内容除了催婚就是逼婚。当时我正在思考关于《第二性》这本书思想过于偏激的批评,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把问题想的过于严重,我的朋友里直男癌不是很多,90后大都是抱着男女都一样的思想,在父母都工作的家庭长大的。 在《第二性》中,有一个观点是这样的,女性的很多饱受诟病的特性来自于女性糟糕的处境,脱离出这种附庸的处境才能出现真正“自然的女性”。 “我上大学前,没什么特别的,大家一样被鼓励去奋斗,男女同学的目标都是上好大学,实现远大的(科科)人生目标。但是上了大学没多久,我妈就突然改口了,说什么女性最终的幸福还是家庭,还是好老公,顺带艳羡一下在某野鸡大学读书的她同事的女儿,嫁了个好老公没两年就移民加拿大生了娃的故事。...

显示全文

《一》

近段有朋友一直吐槽我在向中年妇女靠近,我觉得这个问题跟我最近一直在研究妇女这一物种有很大的关系——其实我喷女权的问题也更多了,因为以前我很少在这些问题上表态。不在不够了解的问题上随意的丢出观点是很有必要的,看了一两本书,大概才能港一丢丢;此外,在我能看出这本书的一些不足的时候,是更清晰和适合整理的时候。在此要感谢小宇子。 前几天,我一如往常向小宇子吐槽我妈现在给我的电话内容除了催婚就是逼婚。当时我正在思考关于《第二性》这本书思想过于偏激的批评,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把问题想的过于严重,我的朋友里直男癌不是很多,90后大都是抱着男女都一样的思想,在父母都工作的家庭长大的。 在《第二性》中,有一个观点是这样的,女性的很多饱受诟病的特性来自于女性糟糕的处境,脱离出这种附庸的处境才能出现真正“自然的女性”。 “我上大学前,没什么特别的,大家一样被鼓励去奋斗,男女同学的目标都是上好大学,实现远大的(科科)人生目标。但是上了大学没多久,我妈就突然改口了,说什么女性最终的幸福还是家庭,还是好老公,顺带艳羡一下在某野鸡大学读书的她同事的女儿,嫁了个好老公没两年就移民加拿大生了娃的故事。”我对小宇子成串的吐槽起来。 突然,一个灵感击中了我,我说:”我觉得我像是突然被装到了一个名为‘女性’的套子里。“ 这种身份的转换非常的不自然,现代我国女性从小受到的教育和男性差别不大,尤其在读书方面。但结束这一阶段的任务,进入到成人”下一阶段“和社会时,女性为自己做选择就突然变得困难起来。这些压力来自各个方面:社会、家庭、道德、法律,多到令人发指。 这大概也是新世代不婚人数骤增的原因之一——自由长大,书读到大学,再把人装回小套子里就难得多了。

《二》

这大概就是我当初懵懵懂懂觉得自己要读这本书的原因——搞清楚要扣我头上的是哪一口锅,额不是,是女性的哪些部分来自于社会的刻意制造,对结婚生子应抱有的理性态度是什么(比如,如果采取拒绝的态度,道理在哪里)。 然后,我用书中几个关键问题来重新组织部分内容。注意,这点内容对本书来说并不全面。 1)女性为什么是他者? 首先,这其实是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在人类社会中,人类被定义为男性,男人不是从女人本身,而女人则是从相对男人而言来界定的,女人不被看做一个自主的存在。女人,从来都是一个相对的存在。这种自我和他者的”二元论“历史悠久,根据黑格尔的观点,人们认为主题只有在对立中才呈现出来;它力图作为本质得以确立,而将他者构成非本质,构成客体。男人是主体,是绝对;女人是他者。同时这一观点否认了男女之间的相互性。 其次,女性的压迫地位和被动处境。这一方面源于父权社会中,男性把妇女限制在从属地位,局限在内在性的范围内;另一方面,女性自愿接受这种他者地位的倾向,放弃主体性也意味着免于承担责任,与男性联合是一条更为容易之路。 再者,由于女性的身体结构,动物性的自然属性,例如月经,例如生育,她都会在某种程度上被拉回动物性。而且人们很乐于赞颂”母性“与其奉献精神,赞颂这种”动物性“,将子女与母亲紧紧的捆绑在一起。 作者认为,女性只有内在性,而没有超越性,这种超越性的缺失,使女性无法确认自我,阻碍其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最后不得不说的,从历史来看,人类的历史是男性的历史;从文学和神话来看,女性出现在叙述中式,她们往往处于经典的客体位置,成为他人行为及意义的对象(女神)。同时,这个女性的存在常常是极其模糊的,无法辨识的。

人们不会强迫女人生孩子:所能做的是,把她禁闭在某种处境中,怀孕对她来说是唯一的出路:法律和风俗把婚姻强加给她,禁止避孕措施和人工流产,禁止离婚。苏联今日恢复的正是这些家长制的古老约束;它使家长制的婚姻理论重新复活;由此,它重新要求女人成为性欲对象:最近有篇讲话鼓励苏联女公民好好打扮,涂脂抹粉,变得娇媚,以便留住丈夫,激起他的欲望。通过这个例子,可以清楚地看到,不可能把女人仅仅看做种生产力:她对于男人来说是一个性伙伴,一个生儿育女者,一个性欲对象,一个他者,通过她,男人寻找自己。

2)为什么女性没有普遍的联合在一起? 因为她们无法摆脱自己的阶级,资产阶级的女性看重自己的阶级特权;她们更近亲自己的丈夫,而不是不同阶级的女性,她们把丈夫的利益变成自己的利益(”他者“及附属的位置)。 3)为什么说女性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形成的? 《第二性II》几乎整本都在分析这个问题。主要从童年,妻子,母亲等几个人生阶段来分析女性的处境。提纲挈领的说,我答不到这水平,只能把一些有趣的点说一说。

童年时期:男孩在成长的过程中,往往不被制止撒娇,被要求停止寻求讨人喜欢的行为,而女孩则不会,女孩取悦她人的行为往往是得到鼓励的;在许多童话里,女孩人生中最重要的事就是获得一个男人的心,再勇敢智慧的女性,最后渴求的就是这个报偿,其歌颂的美德往往是”美貌“、”等待“; 性启蒙:生殖行为被强加入一种观念,一种男人和女人是征服者和被征服事物的观念。女性被作为一种猎物和客体,而她永远只能表现出一种被动的品质。在书中有很多关于性冷淡的分析,总的说来,性冷淡的女性很多是一种教育的结果,社会需要将要成为妻子的女性压抑性欲,不惜污名化性行为。 已婚:一种常见的观念是,性交是女人对男人的一项服务,他获得快感,他应该用补偿来交换;与此同时,表面上婚姻力图给予女人的性生活以伦理尊严,事实上却企图取消女性性快感的正当性,而使其完全的服务于生殖生育,丈夫也不容易失去对妻子的控制。 家庭做为一种世俗命运,是她社会价值的体现。在谈到家务这一问题上时,作者表示这是一种”西西弗的酷刑“,日复一日的毫无改变,毫无希望。而女性为什么常常热衷于抱怨,也因为她们别无选择,或者纯粹是因为束缚成为一种习惯,习惯性的用抱怨代替改变现实的行动。家庭这一社会价值是很有限的,一方面我们的社会在贬低家务劳作的价值,另一方面,在家务中很难得到超越性的自我实现。当然,这里有一个特例:生育和抚养后代。 母亲:一种常见的见解是这样的——生儿育女是女人的生理命运、一种”自然“使命;正是通过母爱,女人才能完全实现自我。(用现在的话来说,哪有女人不生孩子的)可这是一种很难站得住脚的说辞,第一,人类从不听任自然摆布,现代人也很少遵从所谓自然使命,生育作为一种社会需求,没必要包装至此;第二,把孩子当成自己人生的替代品,这是有多可笑和可悲。说到底,成为母亲是女性的一个选择,不是必然,不是所有女性人生的最高价值;只有真诚向往和愿意承担养育后代的责任的母亲,才可能获得其中的价值。

封闭在家的女人不能自己建立自己的生存,他没有办法在特殊性中确定自己,因此并没有承认她拥有这种特殊性。

4)为什么女性往往沉溺在内向性中? 这是由女性的处境造成的,她们大多在群体中占有一个附属地位,习惯于服从,习惯于逆来顺受,当然这种逆来顺受,很多时候被称赞为女性的”隐忍克制“、”坚韧不拔“(手动滑稽)。附属地位带来的无力感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首先,没有权利自然也就没有相应的义务,一很多女性有着责任意识的缺失;其次,很多女性满足于极其模糊的知识,因为她们经常接受”他人“的指导,”他人“也常常对其缺乏信任,久而久之,也就放弃了自我批评和审查;再次,是行动力的不足,许多女性更乐于抱怨而不是用行动去改变现状,更有甚者,沉溺在自己的不幸中不能自拔;最后,也是最糟的,当你的生活被局限于一个小的范畴里时,你更容易沉浸在庸俗的功利主义、消费主义之中,你的生活里没有英雄主义、没有反抗精神、冒险精神、没有超脱、没有崇高的追求。 所以可以说,正是因为外界深深的挫伤了女性,把她们囿于方寸,使其别无选择,女性才会变得如此自我、狭隘。 (PS:不过在这里,我觉得对于此”内向性“、”外向型“的理解有些异议,如果是广义上的、对等于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的,那作者大概对”内向性“有所偏见。) 5)理想的两性关系是什么样的?

戴.赫.劳伦斯关于性爱所说的话,在普遍意义上是有道理的:两个人的结合如果是一种为了互相补充而作出的努力,就注定要失败,这令人想起原来就有的残缺;婚姻必须是两个自主的存在的联合,而不是一个藏身之处,一种合并,一种逃遁,一种补救办法。

也就是说,你首先要成为你自己,拥有自我的独立和特殊性,再来考虑是否要和他人分享生活;而不是,两个残缺的人格来互相弥补缺陷,这样的爱情注定是失败。

《三》异议

1)本书极力贬低家庭妇女这一工作 我本人是支持本书观点的,我就是觉得做家务是很难获得如其他工作(诸如科研、设计)一样的超越性意义的,简言之,是一种费一辈子精力也做不出来花的工作,没听说过什么家务手艺人、家务大师、家务专家,这一般都是洗衣机之类机器产品用来营销的名号。不过,小宇子(以及现在出现频率很高的一种观点)认为,让操持家庭的价值得到充分承认,获得社会的经济支持和法律的保护才是正道,可是这里有一个问题,这个经济支持和法律保护是什么更本就没说清,23333,所以这个观点很虚。至于说要政府和男性分担女性产假的压力,这很可行也是应该要实现的,但和承认家务价值关系不大。 观点来自这里:女权主义强调女性经济独立——错了吗?(知乎) 还想说的一点是,说到底,如上文所说,让社会意识到生育是女性的选择和权利,是应该得到尊重的人权的一部分,是十分重要的,而不是强加给女性”人生必须“的洗脑式宣传,也不是在家庭社会政府各个层面对职业女性围剿,逼女性回家蹲着。 2)内向性这个问题上,有所异议 这个问题展开讲太麻烦,波伏娃对宗教的观点相当消极,所以对内向性有所贬损。在佛教的观点里,精神世界当然是和物质世界一样丰富,一样值得探索和研究的,不过,放在文中的语境里,如果女性不接受教育,只是单纯的沉溺自我,确实不值得称赞,也不是佛家所说的内在,毕竟无论想在物质世界还是精神世界有所精进,学习和接受教育都是不可或缺的。 3)其他异议也有,但暂时没能组织起来。

以上,先这么多,有错误欢迎指正。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二性Ⅱ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二性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