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女孩 打工女孩 7.6分

读书笔记

小瓜
本书作者(张彤禾)是一名美籍华人,她写作这本书的初衷是为了记录快速变化之下的中国。而为了记录高速发展的中国,她把着眼点放在了流动迁徙的一个群体上——打工女孩。“如果你仅仅围绕一个话题,就有可能遭遇过时的风险,因为话题会变。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学者们争论中国飞速发展的经济会不会导致国家分裂。现在这种争论显然已经不成问题了,如今再看,所有那些关于‘中国会不会分裂?’的书看起来都像是久远的历史。属于个人的故事能够超越时间和地点。”

打工女孩的大背景是中国的城镇化。城镇化的进程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女性的地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对女性有好处。许多农村的父母期望儿子离家近一些,或是在附近的城里送货或者卖菜。没什么盼头的小伙子可能就这样混,干些杂活,抽烟喝酒,把微薄的薪水赌掉。小姑娘——没那么多人宠,也没那么多人疼——可以远离家乡,自己做打算。正因为没那么重要,她们更能自由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好处也不牢靠。如果说外出打工将女性从农村解放出来,它也同时把女人置于缺少异性接触机会的环境中。在农村大多数姑娘二十出头就结婚了,但是推迟结婚年龄的打工女孩就会冒着永远失去这种...
显示全文
本书作者(张彤禾)是一名美籍华人,她写作这本书的初衷是为了记录快速变化之下的中国。而为了记录高速发展的中国,她把着眼点放在了流动迁徙的一个群体上——打工女孩。“如果你仅仅围绕一个话题,就有可能遭遇过时的风险,因为话题会变。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学者们争论中国飞速发展的经济会不会导致国家分裂。现在这种争论显然已经不成问题了,如今再看,所有那些关于‘中国会不会分裂?’的书看起来都像是久远的历史。属于个人的故事能够超越时间和地点。”

打工女孩的大背景是中国的城镇化。城镇化的进程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女性的地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对女性有好处。许多农村的父母期望儿子离家近一些,或是在附近的城里送货或者卖菜。没什么盼头的小伙子可能就这样混,干些杂活,抽烟喝酒,把微薄的薪水赌掉。小姑娘——没那么多人宠,也没那么多人疼——可以远离家乡,自己做打算。正因为没那么重要,她们更能自由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好处也不牢靠。如果说外出打工将女性从农村解放出来,它也同时把女人置于缺少异性接触机会的环境中。在农村大多数姑娘二十出头就结婚了,但是推迟结婚年龄的打工女孩就会冒着永远失去这种机会的风险。东莞人口的性别比例不平衡,据说百分之七十的劳动力是女性,很难找一个素质高的对象。社会流动又把找老公这事儿弄得更加复杂。从流水线开始向上流动的姑娘瞧不起农村的男人,但是城里男人反过来又看不上她们。”

作者描写打工女孩的工作观念——“我认识的那些打工女孩从不抱怨做女人所面对的种种不公。父母重男轻女,老板喜欢漂亮秘书,招工广告公然搞性别歧视,但她们却从容面对这些不公——在东莞这三年,我从来没有听到任何一个人说过任何女权主义论调的话。也许她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大家过得都不容易。唯一要紧的鸿沟横在农村和城市之间:一旦你跨过这条线,就能改变你的命运。”

打工女孩为了融入新环境中不懈努力着。她们去上各种培训班,这些培训班提供的课程从技能到礼仪形象,事无巨细——“衣着的颜色非常重要。当穿着不同颜色的时候,别人会认为你的性格是怎样的。红色代表热情。橙色代表兴奋。黄色代表活泼。紫色代表神秘。教育这些女孩的老师和课本,本身早已同现代世界脱节。她们背下一大坨食古不化的规则,励志教条和儒家箴言。但她们却懂得只吸取她们需要的东西,很久之后,我才领会到她们早已掌握的核心原则:如果你的言行举止都像比你阶层更高的人,你就会成为那种人。”打工女孩找到了成为更高阶层的捷径——模仿,至少从外貌着装上。她们迫切地想改善自己的生活,其诉求的本质其实是中国传统的行为规范如何更快地适应现代的商业社会。

打工女孩的生活工作中到处有捷径可走——不想锻炼身体,就吃营养保健品。而且可以向身边的亲戚朋友推销营养保健品赚取额外的收入,一箭双雕。如果推销的工作做大了,可以辞去原本的工作,加入直销的队伍发展下线,自己开公司,实现中国梦的财富神话。道德在这个世界中是最无用的东西,她们的时间太赶了,太不够用了,就像赶末班车一样,谁没有赶上谁就被远远地甩在了时间和财富这趟末班车的身后。每个在东莞的打工女孩都想学英语,可是学英语干什么,怎么学成,她们不愿意花时间思考。因为大家都在学,大家都在上英语培训课,她们就去了。“在工厂里你很容易迷失自我,那里有成百上千个背景相似的打工女孩:在农村出生,没念过什么书,穷。你非得相信自己是个人物,就算你只是百万人中的沧海一粟。”打工女孩学英语、上礼仪培训课都是为了成为更高阶层最快捷的途径,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打工女孩的价值观是整个中国社会价值观的缩影。这种价值观在我看来不存在阶级的区别——书中描写了一位叫刘以霞的没有受过任何英语教育的英语老师,她靠自学英语成为了一家英语培训机构的老师。“刘以霞分不清l和r音的区别,她甚至读不出发音这个词的正确发音——她把pronunciation读作pronuntion。有时候学生说的话她会听不明白;偶尔他们说对的时候,她却纠正错了。她经常不能准确回答他们的问题。但是说到教学,她的本能是正确的,而且她渐渐摸索出了学习外语的秘诀,就是要从不害怕开始。”一些打工女孩从不害怕开始,靠着勇敢、欺骗、随机应变,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实现了她们的中国梦——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作者在研究打工女孩的生活期间,透过中国乡村传统的婚嫁习俗这一视角,对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有了一些旁观者的思考——“下午,新娘出发前往新郎的村庄。敏和姐姐给她当伴娘,但许多婚礼客人跟上来,阻止新娘被带走。人群只能走几步就停在路上,大家逼着敏和桂敏唱歌。就这样,人群慢慢前进,停下,要求更多的惩罚。村里的大多数人都跑出来,参加逗弄敏和桂敏的游戏。唱大声点!一首歌不够!这都是游戏,却感觉很严肃。两个壮汉还有几个中年妇女带头发起攻击。敏和桂敏有点慌了神;她们用孩子式颤抖的嗓音唱着歌,眼睛盯着地面。突然间,我感觉自己像个外人——孤单地,隔着一定的距离,望着这熟悉的场景:中国人,被困在自己的群体之中。甚至连相亲这样看似无辜的小事似乎也指向这个民族特性中的缺陷,没有能力挣脱出去,采取个人的行动。我意识到,‘文化大革命’就根植在中国乡村的机体中,各种仪式都是为了保障这个群体的安全。孤单一人是危险的;在群体中,你会获得信心和力量。当村民们对敏和桂敏大喊大叫,要她们大声唱,或者咒骂她们的表演时,最极端的声音总是能够占上风。两个女孩站在人群的重点,头低垂着,等待这一切的过去。”作者这一段乡村嫁娶的描写是我所读到过的对中国人在群体行为中最精彩、最深刻的一段描写。有哪位中国人会把婚嫁与文化大革命联想到一起?

作者通过描写打工女孩这一群体的迁徙流动、在工作中与同事及老板的关系、婚恋、与家庭及乡村的关系、如何更快地适应现代商业社会等视角来记录高速发展的中国。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一群体才代表了中国人真正的生存状态。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中的名句——“拿破仑军队里最底层的士兵的生活,比拿破仑本人的生活更重要”。这同样适用于当下的中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打工女孩的更多书评

推荐打工女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