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乡:改变五代走势的大战

蓑衣人
2017-04-25 看过

(一)

后梁开平四年五月,天雄节度使邺王罗绍威病卒,临终前上表请求朱温派遣重臣镇守魏博六州,也意味着他愿意将魏博镇的军政大权拱手让与梁朝中央,朱温一面任命其子罗周翰为天雄军留后,一面调遣梁朝中央军进驻魏博六州。在得到魏博镇之后朱温开始图谋河北地区另外两个虽然依附于梁朝但实际上处于独立状态的藩镇——成德镇与易定镇,而梁朝军队进入河北也使两藩感到如芒在背,他们又开始派遣使者有意同河东交好关系,就在这一年成德节度使王镕之母的葬礼上,前去吊唁的梁朝使者便意外见到了河东的使节,使臣回去后立即上报了成德镇首鼠两端的行为,朱温决心解决河北局势

于是在这一年的十一月,他任命原淮南大将王景仁担任北面行营都指挥招讨使,大将韩勍担任副使,此前潞州之战失利的李思安这时又被委以重任充当先锋,率军赶赴上党,但这只是朱温的烟雾弹,这支梁军的目的实质是镇州,于是在行军途中兵锋又转往魏博进屯魏州。恰巧此时在结束了与其兄长刘守文的内战之后,刘守光已经完全控制了卢龙横海两镇,野心勃勃的他开始谋求对外扩张,派遣军队逼进定州,接到这个消息后的朱温当机立断,决意先行派遣供奉官杜廷隐,丁延徽二人率领三千部队,以援助王处直防止燕军南侵为名义进驻王镕管下的深州,冀州。成德守将石君立原本想拒绝梁军的进入,但王镕为了避免以朱温口实,依然同意梁军进入州城的举动,但他随后便通过情报往来知道了朱温的真实意图,因此他以燕军已经退兵为理由请求梁军撤出二州,但为时已晚,进入州城的梁军封闭城门,对毫无防备的赵军展开屠杀控制了深州与冀州,遭到突然袭击的王镕立即派遣使者前往太原,幽州请求援助

在太原,接到了王镕的救援信息后李存勖召开军事会议,恰巧义武节度使王处直担忧唇亡齿寒,惧怕自己成为下一个攻击目标,也派人前往太原,二镇决定共同推举李存勖为盟主,结成反梁联盟合兵抵御梁军。但在军事会议上,众多大将都对出兵持消极态度,他们宁愿坐看梁朝与河北的厮杀,而且他们认为王氏与朱氏联姻,担忧这是赵人的诡计,想引诱他们冒然出兵。但李存勖却坚持认为,成德自唐朝中叶以来便保持高度自治的态势,必定不愿意长久屈服于朱氏,朱温的女儿又如何比得上寿安公主呢!(王镕曾祖王元逵娶绛王女寿安公主为妻)如今他们遭到攻击如果我们按兵不动,这正是朱温所愿意看到的局面,现在晋赵合力必定能一举击败梁军!于是李存勖决意援助王镕,他命令周德威率军先行出发,出井陉关进入华北平原

十二月,朱温得知周德威已经率军进入赵州后,也命令王景仁率军北上,原本他曾被司天监所警告,在下一段时期内天象不利于作战,因而将部队召回,但如今李存勖的介入使得他不得不增援赵州,于是集结完毕的梁军从河阳渡河进入河北,而接到求援消息的刘守光却作壁上观拒绝出兵,他期望看到两方鹬蚌相争,好坐收渔翁之利。这样在这一年,原本受梁朝羁縻统治的成德,义武两大藩镇同后梁决裂,他们重新恢复使用唐朝天佑年号,王镕又将自己的镇号由武顺改为成德,聚拢在李存勖重新恢复唐朝社稷的名义下

(二)

王景仁率领梁军主力以及罗周翰的魏博军总共约计四万大军行进到邢州一带,在这里他们又得到阎宝与王彦章所部的加入,这样一支庞大的部队浩浩荡荡开赴赵州,据晋军刺探到的军情,梁军主力此时已达到七万之多,且多是装备精良的中央禁军,在梁军抵达赵州以南六十里的柏乡一带后,李存勖在留下大将李存审守备太原后,也率晋军主力东下太行山,取道赞皇县赶赴柏乡,会合早已安营扎寨的周德威以及成德,义武两军。联军的总兵力略少于梁军,而且成德与义武的军队长于守城,但短于野战,所以此战若想求取全胜,则只有发挥晋军强大的骑兵作战优势,但梁军也有其致命弱点,那便是主帅王景仁对于部队的控制问题,王景仁原本是淮南大将,曾在唐末受杨行密派遣前往青州支援平卢节度使王师范对抗朱温的战争,并在战争中大发光彩,以劣势兵力击败汴军主力,并临阵斩杀朱温侄子朱友宁,逼迫朱温放弃同李茂贞的战争转而亲自赶往山东,在与王景仁交手后,朱温发出感叹:使我得此人,天下不足平也!杨行密死后,其子杨偓即位,王景仁因为曾得罪于他,被迫出奔至钱镠,又受钱镠的派遣前往开封觐见朱温,朱温十分喜爱他并决定委以重任,此次大战便任命其为全军主帅,但他作为降将在军中并无威望,韩勍,李思安,阎宝等人都是百战老将,这样一个空降主帅,对他们能有多大控制力度,却要打上一疑问

晋军的骑兵四处游击,抓获梁军派遣的外出樵采的兵士,俘获了近二百多人,李存勖确认了梁军的目标是直接吞并成德,于是将这些人转往王镕处,让他知道形势的严峻。十二月二十五日,晋军开始出动,在距离柏乡以北的三十里处扎营,周德威率领沙陀骑兵前往梁军大营叫阵,但梁军并没有回击,第二天,晋军又向前移营,李存勖将大营安置在距离柏乡五里处,一条名叫野河的河流北岸,他继续派遣沙陀骑兵骂阵,这些骑兵环绕在梁军大营四周,不断的詈骂,并且还向营内射箭,晋军这一挑衅举动激怒了梁军,韩勍按捺不住怒火,亲自率领部将出营追击,近三万名重装步兵从大营数道出击,梁军的骑兵也集合待命追赶沙陀人,这支梁军装备着精锐明亮的铠胄,铠胄上雕饰着金银缯绮,在冬日的阳光照耀下光彩夺目,梁军耀武扬威的集结着方阵前进,厚重的方阵踏出磅礴的声响,梁军的步兵方阵让晋军士兵感到气丧,周德威察觉到了部队的异样,他对李存璋说:汴人结阵而来,他们的意图不在于交战而是炫耀兵威,我们的士兵突然见到他们的阵势,一定会感到惧怕认为难以抵挡,如果不乘这个时候挫败他们的锋锐,士气就会衰竭了!于是他让李存璋告诉士兵们:你们看到对面的梁军没有,他们都是汴州的天武军,但他们不过是一帮贩夫走卒,虚有其表而已!别看他们穿的光鲜亮丽实际上十个都打不过你们一个,他们那些好装备还不都是给你们提供的战利品!抓住一个就可以小发一笔横财了!在给士兵做完战前动员之后,周德威挑选了一千精锐骑兵,由他亲自带队驰骋在梁军方阵的两翼,晋军骑兵左右冲驰,四次杀入梁军方阵内,显得无法阻挡,此战河东抓获了一百多名俘虏,沙陀骑兵边打便撤,而汴军的重装步兵却难以追赶他们,在撤回到野河河畔后,梁军也放弃了追击撤回大营内

(三)

在经过同梁军的交手后,周德威大致了解对手的状况,他清楚虽然收获了小胜,但对于梁军主力而言却并未遭到什么损伤,梁军的军力依然超过己方,因此他建议李存勖应当按兵不动消耗汴人的锐气,但年轻气盛的李存勖却并不赞同这个方案,他认为自己远道而来,救人危急,又是多方联合作战,一定要在短时间内击败敌人,为什么要采取持重这个不利于自己的方案?周德威解释:成德和义武两镇的军队长于守城,短于野战,正面交战的时候不会给我们多大支援,而我军的优势在于骑兵,只有在广阔的平原上才能发挥骑兵的机动优势,现在我们的大营距离敌人的大营非常接近,空间狭小,敌人很容易看清我们的虚实,而骑兵难以冲击驰突,再加上众寡不敌,我军将会遭遇很大的被动。周德威的一番辩驳让李存勖很难堪,他中止了军事会议,闷闷不乐地回到了营帐内,其他将领见到这种情况也无法劝阻

周德威无奈之下造访张承业,向他述说了情势的危急,否定了李存勖想要速战的想法,并指出一旦梁军在其他地点建造浮桥迂回到大营侧翼夹击,情势就难以控制,请求他帮忙劝说李存勖离开这里,将部队撤往距离柏乡北三十里处的高邑,诱使敌人离开他们的营地加长他们的补给线,这样骑兵便可以四处抄击他们的运输队伍,不断消耗骚扰他们,这种情势下不出一个月便足以击败敌人!张承业意识到事情的重大,直接进入李存勖的营帐内,他安抚生闷气的李存勖:现在不是大王安然睡觉的时候,周德威是老将熟悉军事,应当重视他的意见,李存勖在经过一番考虑后也认可了周德威的作战方案,此时晋军抓获的俘虏透露出王景仁正在其他地方搭建浮桥,李存勖听闻这个消息后知道周德威的预想完全正确,便立即下令全军撤往野河上游的高邑城,这样晋军距离赵州更加接近,可以更加便利地从盟友处得到补给,相反,梁军若想追赶晋军,则不得不远离自己的中军大营,运输补给线的拉长,使得后勤供应困难加大,再加上柏乡附近物资储备的枯竭,王镕在战前将所有物资都搬离,梁军无法就近得到补充,如果派出小股部队往附近樵采,则很容易遭到沙陀骑兵的抓获,这样他们只有闭营不出,但是战马因为缺少粮草无法作战,而晋军又时常前来叫阵,这对于心高气傲的梁军而言是难以忍受的事

时间到了第二年的正月初二日,和往常一样,周德威再一次率领骑兵前往柏乡,并在村落间布置了埋伏,他,李嗣源,史健瑭以及三千精锐骑兵来到了梁军营门外,声震于野的叫骂声充斥在营地内外,晋军骑兵炫耀式地将箭矢精准地射出,终于,梁军再也无法忍受沙陀人的挑衅行径,这一次,连往日主张持重的主帅王景仁也亲自出战,梁军主力倾巢而出,近七八万部队集结成重兵方阵追赶着晋军,周德威指挥散落的骑兵收拢,吸引梁军追击到高邑,进入己方预定的作战场地。来到了野河南岸后,周德威命令部队准备迎击,在他们的北岸,是老将李存璋所率领的步兵方阵,他们将通过渡桥时刻支援南岸战场,成德与义武的军队也向周德威靠拢,而梁军在抵达战场后也将追击阵型改为战斗阵型,向两翼展开,变成一个横亘数里的战斗方阵,大战一触即发

(四)

梁军发现战场的薄弱处在于河流上的渡桥,只要控制渡桥便能切断晋军南北两岸的联系,于是战斗伊始,韩勍便将主力投入到争夺桥梁中,而守备桥梁的恰恰是成德,义武的部队,他们难以阻挡梁军主力的攻击,登高远眺战场局势的李存勖意识到渡桥的控制将左右整个战场的走势,他对一旁的大将李建及说道:如果贼兵过了河就无法阻挡了!李建及随即挑选二百兵骁勇善战的士兵,他们配备着锋利的长枪大声呼喊挺进,在激烈战斗后才打退了梁军的攻势。李存勖注意到战场局势后,胸有成竹地说道:敌军喧嚣争进,我军部队整齐镇静,我军必胜!

战斗从上午九时一直打到午时,李存勖见到战斗的胶着后,感到无法再旁观下去,他率部离开大营前往南岸战场,见到周德威后,他说道:两军已合,势不可离,我之兴亡,在此一举,我为公先登,公可继之。但周德威就像一个老道的猎人,耐心等待捕获猎物的最佳时机,他认为还没有到最后决战的时刻,他分析现今的战场局势,经过几个小时的剧烈搏杀后,敌军士兵的体力已经消耗很大,但是他们距离后方大营有三十里之远,无法及时得到粮食补充,即便携带了干粮也没有时间吃掉,等到日中以后,他们内外交困,饥渴交迫,也就没有精力再继续进行战斗了,士兵疲倦必定有退兵的想法,等到他们阵型松动,我军再投入休整完备的精锐骑兵进行冲击,必定能取得大胜,现在还不是发动总攻的时机。于是李存勖压制住他参战的好胜心,再次耐心等待战场局势的变化

当时梁军的东线是战斗力相对较弱的天雄,宣义军,由主帅王景仁居中调度,他们的对手是由周德威坐镇的联军左翼。而西线则是韩勍,李思安指挥的战力强悍的中央禁军,他们同李嗣源史建瑭指挥的联军右翼相对抗,李存勖来到了战斗最为激烈的右翼战场,他手持白金巨钟赐予李嗣源美酒,对他说:你看到对面骑兵的白马了吗,真是好马啊!看了让人胆破。李嗣源轻蔑地回答:不过是虚有其表而已,不用多久它们就会在我们的马槽里!李存勖豪气地大笑:卿已气吞之矣!李嗣源一口喝干了这杯酒,便拿起他的长槊,挥舞着骑上战马,与他帐下的百余名勇士向着梁军的白马都直冲而去,飞矢如雨,射落在李嗣源的铠甲上,但他依然奋勇搏杀,生擒两名敌军骑将回阵,李嗣源这一壮举让联军大声叫好,他们士气百倍,随着主将冲击梁军阵地

血腥的激烈战斗持续到了下午,冬季的白昼显得有些短暂,落日早早的到来,黄昏时分,奋战了一天的梁军兵士无论在精神还是体力上都低落到极点,饥饿交加的他们缺乏斗志再继续战斗,松懈的情绪弥漫在阵地内,方阵开始松动,士兵开始后撤,王景仁察觉到局势已经开始倒向了对方,他决定收拢部伍,结束战斗,但梁军的行动被周德威快速发觉,他大声呼唤:汴军跑了!汴军跑了!周遭的士兵也跟着主将一起叫喊:汴军跑了!汴军跑了!晋军没有错过这个机会,他们呼啸着冲击已经开始退却的梁军,战斗力薄弱的天雄,宣义军率先撤出战场,并且在晋军的冲击下,撤退演变成了溃败,王景仁无法控制住局势的演变。而梁军的西翼此时还不知道东线的溃败,李嗣源在收到这个消息后,也将它向外扩散,他在阵前大声鼓噪,对梁军士卒说:你们的东翼已经逃跑了,你们还要继续打吗!东线溃散的消息如同瘟疫一般在梁军西线阵地传开,一时间,他们面面相觑,恐慌在每个人的心中上升,他们纷纷丢弃了武器选择逃命,终于,梁军的西线战场也开始全线溃败。在北岸的李存璋见到战局的变化,也率部加入战场,这支预备队大声宣扬:梁人也是我们大唐的子民,也是我们的父老兄弟,只要放下武器的一屡不杀。听到这些话语后,原本残留的负隅顽抗的梁军兵士也都停止了战斗

(五)

战斗进行到现在已经演变成一场击溃战,梁军已经失去了有效组织,许多人没了命地逃离战场,和梁军有深仇大恨的成德士兵顾不上收刮战利品,继续追杀已经溃逃的敌人。梁朝的精锐龙骧军,神捷军等部损失殆尽,从野河战场到柏乡城,数十里的地方布满了僵硬的尸体,王景仁,韩勍,李思安等人仓皇失措,带着几十名骑兵逃跑,当天夜晚,联军抵达柏乡大营后,发现梁军已经人去楼空,丢下了堆积如山的粮食,资财,器械,朱温精心收刮准备的战争物资通通成为了联军的战利品。此次大战梁军仅被斩杀的就多达两万人,加上被俘获,逃亡脱离战场的更是难以计数,事后梁朝组织收拢溃兵也仅仅只有一万人,除去普通士兵以外,更有近二百八十五名将领被俘虏,梁朝军队的绝对主力在柏乡大战中遭受重创

在接到前线惨败的消息后,杜廷隐,丁延徽二人急忙率部撤离深州,冀州,撤走时他们还强迫二州的丁壮南下,老弱则被全部杀害,并破坏了州城内的建筑。知晓柏乡惨败的消息后,朱温紧急调回驻扎在陕州的杨师厚率军进驻河阳,确保河南地区的安全。大胜的晋军继续攻略梁帝国在河北的其余州镇,沙陀人的马蹄震踏着华北平原,河朔震动,人心惶惧。李存勖派遣派遣周德威,史建瑭统率三千骑兵前往黄河北岸的魏州,澶州,张承业,李存璋率领步兵攻打邢州,李存勖亲统主力为后援

在进军河北各州县的时候,李存勖发布了一道檄文,檄文中痛斥朱温篡夺唐朝江山的行径,告知地方晋军以兴复唐室为己任,劝说他们停止抵抗

‘我国家祚隆周、汉,迹盛伊、唐,二十圣之基,三百年之文物。外则五侯九伯,内则百辟千官,或代袭簪缨,或门传忠孝,皆遭陷害,永抱沉冤。且镇、定两藩,国家巨镇,冀安民而保族,咸屈节以称藩。逆温唯伏阴谋,专行不义,欲全吞噬,先据属州。赵州特发使车,来求援助。予情惟荡寇,义切亲仁,躬率赋舆,赴兹盟约。贼将王景仁将兵十万,屯据柏乡,遂驱三镇之师,授以七擒之略。鹳鹅才列,枭獍大奔,易如走坂之丸,势若燎原之火。僵尸仆地,流血成川。组甲雕戈,皆投草莽,谋夫猛将,尽作俘囚’

此时的朱温焦头烂额,尽可能地调集一切力量以稳定河北局势,先行派遣徐仁溥率领一千军队沿太行山麓赶赴邢州,帮助节度使王檀守备州城,同时撤销王景仁招讨使的职务,任命杨师厚为北面都招讨使,负责河北战场军务,到了二月,晋军兵锋已抵达魏州,朱温连夜派遣帝国的次席谋士李振为天雄节度副使前往魏州守备魏博,兴致颇高的李存勖来到魏州后追忆当年他追随李克用渡过黄河的情景,于是来到黎阳饮马大河,李存勖的随性之举却让对岸的梁军惊慌恐惧,听闻晋王抵达之后,原本预备渡河的一万名梁军纷纷弃船逃跑,梁军此时的士气已经低落到谷底。晋军显然还没有收手的迹象,周德威指挥部队四处围攻,澶州刺史张可瑧面对危局弃城逃跑被朱温处死,贝州,博州,魏州,澶州,卫州,各州辖境下的地区被晋军扫荡一空,他们甚至没有遭到什么像样的抵抗,河北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处于风声鹤唳的状态,不得已,朱温只能率领亲军拖着病体亲自出城稳定局势。同时督促杨师厚快速前往河北稳定人心。而这时,原本置身事外的刘守光知道战况之后也决定插手战局,他派人对王镕,王处直说:听闻二镇和晋王一起大败梁兵,举军南下,现在我有精骑三万,想为诸公打前阵,但是四镇联军,必定要有盟主,我若南下,应该处于什么位置呢?在收到了刘守光准备南下的消息后,李存勖决定暂时收兵北返,先行应对来者不善的燕军

于是柏乡大战便告以尾声,此次主力决战,晋军取得辉煌大胜,沉重打击了梁王朝,在丧失了大部禁军和众多战争物资后,梁军已无力再发动战略攻势,从此战场主动权转移到李存勖手中,更为致命的是梁军军中弥漫的畏敌如虎的情况,梁晋争霸步入晋攻梁守的格局中。此外,成德义武两大藩镇也在此战过后同河东捆绑在一块,二位盟友的加入后,李存勖也得以将势力延伸到河北中部,这样,晋军即可以北上同刘守光争衡幽沧,又可以南下威胁魏博,掌握争夺河北霸权的有利态势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旧五代史(全六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旧五代史(全六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