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游戏需要所有的生命能够纵身一跃

水秀乡

在心理学发展史上,爱利克·埃里克森无疑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从人格建构的层面上,他的人生阶段八段论所产生的影响极其深远,随着人们对自我完善的日益重视,我相信,爱利克·埃里克森这个名字会引起大众更加广泛的关注。这是他应得的尊荣。而绝不应仅仅限于学术的圈子。

有关生命的生长和繁茂的事情,从来就不只是某个学科的事情。关乎生命、关乎心灵,也就关乎我们所有人。我想,这也正是爱利克·埃里克森在《游戏与理智》中的核心要义——在人类成长中所有的游戏、仪式化的做法都与现实严肃的场景息息相关,比如宗教、比如法律,比如政治。貌似在人们心中谐谑不经的孩童游戏,实则都是深藏大义的人生预演。如果你愿意抱着敞开的心灵重新审视游戏与理智的关系,相信会有另一番洞天。

说这话的意思其实也是,如果你能耐着性子爬过书中第一部分的烧脑,第二部分的精彩就会扑面而来。爱利克·埃里克森的见地着实不凡,不过,确如他自己所言,他以“儿童期的游戏与政治想象力的关联”为题的“演讲主题看起来比较晦涩难懂”。这基本上也是西方学者写作当中最常见到的景象,不把基础铺展清楚的话,他们似乎是不能允许自己进入观点表达的...

显示全文

在心理学发展史上,爱利克·埃里克森无疑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从人格建构的层面上,他的人生阶段八段论所产生的影响极其深远,随着人们对自我完善的日益重视,我相信,爱利克·埃里克森这个名字会引起大众更加广泛的关注。这是他应得的尊荣。而绝不应仅仅限于学术的圈子。

有关生命的生长和繁茂的事情,从来就不只是某个学科的事情。关乎生命、关乎心灵,也就关乎我们所有人。我想,这也正是爱利克·埃里克森在《游戏与理智》中的核心要义——在人类成长中所有的游戏、仪式化的做法都与现实严肃的场景息息相关,比如宗教、比如法律,比如政治。貌似在人们心中谐谑不经的孩童游戏,实则都是深藏大义的人生预演。如果你愿意抱着敞开的心灵重新审视游戏与理智的关系,相信会有另一番洞天。

说这话的意思其实也是,如果你能耐着性子爬过书中第一部分的烧脑,第二部分的精彩就会扑面而来。爱利克·埃里克森的见地着实不凡,不过,确如他自己所言,他以“儿童期的游戏与政治想象力的关联”为题的“演讲主题看起来比较晦涩难懂”。这基本上也是西方学者写作当中最常见到的景象,不把基础铺展清楚的话,他们似乎是不能允许自己进入观点表达的。所谓柳暗花明,就是这个意思。而我们身边的书写习惯一般是上来就直接把你砸晕,标题啊、词句啊,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那种,可是再往后就眼瞅着日渐乏力,溃不成军,再华丽的外表也难以挽救空洞的思想。

游戏,无意识的也好,形式化的也好,都无法从人类冲突中逃离。说起来是多么触目惊心——孩童把游戏当现实,成人却把战争当游戏。正如汤姆·威克的评论:“战争已不再是战争,只是游戏场而已。”在这个基本前提之下,爱利克·埃里克森着重阐述了仪式化对于人类的重要作用,仪式化将即时需要的满足提升到了社会现实之中,将婴儿的全能感转化成了与之相关的宿命感,将个体的价值上升为团体的共同愿景,使支离破碎的个体纳入了社会群体之中,我对此的理解是,将个体的独立人格跃入到了社会心理的汪洋之中。

那么,个体的发展进程又是如何呢?埃里克森将之命名为日常生活中的仪式化。当然,这也是在本书中我认真推荐的部分。埃里克森讲人生的每个时期与“要素”相连。婴儿期的要素是神圣要素,光线、面孔与名字赋予孩子完满的情感必需,宛如母亲仁慈的光辉播撒。而这种神圣感,恰恰与神明一般的完美幻象(包括自我形象)并无二致,也是心理学中所提到的婴儿的全能感、全能自恋的概念。作者将之阐释为宗教元素是极为恰当的。

到了儿童期,文字与法律带来了公正要素。意志既是自由的,也是臣服的,处理自我需要与社会规则的落差是孩童必须面对的矛盾。“越自由的意志,越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最为相似的就是成人世界中的司法仪式了。

在一步步的推进中,我们终要抵达人类的共同愿景。一系列的日常与细节联袂,直指“永恒的希望”。我想,从个体到群体,从游戏到现实,从画作到梦境,埃里克森仿佛也在转向治疗的“开始”来寻找答案。这可能就是他所寻求的新的世界观的构建,也就是爱因斯坦所言,“以一切适宜的方式建立一个简化而清晰的世界图像”,而这样的梦想与愿景需要新人类的养育和诞生。

埃里克森于此得到的结论是:纵观整个历史,“灾难性的去仪式化的一个主要结果就是人性的泯灭”,当真正的游戏精神从成人世界中消亡的那一刻,带来的是致命性的毁灭。

所以呢,祝愿“各位都能纵身一跃并平稳着陆”。希望游戏的亲密性、集体性、工作、崇拜与意识在世间长存。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游戏与理智的更多书评

推荐游戏与理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