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袭还是被抄袭

蔷修

我读《大唐诗人往事》是因为作者苏缨,中学时读过她的《纳兰词典评》。正是因为《纳兰词典评》,我才开始看一些古诗词典评类的书。 后来看了《人生若只如初见》,感觉并不如苏缨写得好,加之后来曝出“抄袭事件”,对安作家作品的喜爱程度是直线下降。无关作品质量高低,抄袭就意味着欺骗。 最近读《大唐诗人往事》,读得相当难受。究其原因:我在三个月前读过《美得令人窒息的唐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2年版 顾非熊选注,以下简称顾注唐诗)。按说“唐代是人传记故事”和“唐诗选集”没多大关系的。可这二本书的重合之处该怎么解释? 顾注唐诗第10页(评注《送杜少府之任蜀州》)诗人小传部分写到:“王勃诗歌以《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最富盛名,内容虽然只是纨绔子弟未经世事的豪言壮语,但经王勃天资过人的文学才华点染出来,让读者觉得那洒脱的侠情背后竟有一种波澜壮阔的宏伟气象。”《大唐是人往事》第19页(王勃——青春即是终生)也出现可同样的话,只字未改。 又如顾注唐诗第12页(评注刘希夷的《相和歌辞 白头吟》)诗人小传:“艺术水平的高低与是否流行没有直接关系,一个时代的主流审美趣味才决定一个诗人是受追捧还是寂寥。好在刘希夷不拘小节...

显示全文

我读《大唐诗人往事》是因为作者苏缨,中学时读过她的《纳兰词典评》。正是因为《纳兰词典评》,我才开始看一些古诗词典评类的书。 后来看了《人生若只如初见》,感觉并不如苏缨写得好,加之后来曝出“抄袭事件”,对安作家作品的喜爱程度是直线下降。无关作品质量高低,抄袭就意味着欺骗。 最近读《大唐诗人往事》,读得相当难受。究其原因:我在三个月前读过《美得令人窒息的唐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2年版 顾非熊选注,以下简称顾注唐诗)。按说“唐代是人传记故事”和“唐诗选集”没多大关系的。可这二本书的重合之处该怎么解释? 顾注唐诗第10页(评注《送杜少府之任蜀州》)诗人小传部分写到:“王勃诗歌以《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最富盛名,内容虽然只是纨绔子弟未经世事的豪言壮语,但经王勃天资过人的文学才华点染出来,让读者觉得那洒脱的侠情背后竟有一种波澜壮阔的宏伟气象。”《大唐是人往事》第19页(王勃——青春即是终生)也出现可同样的话,只字未改。 又如顾注唐诗第12页(评注刘希夷的《相和歌辞 白头吟》)诗人小传:“艺术水平的高低与是否流行没有直接关系,一个时代的主流审美趣味才决定一个诗人是受追捧还是寂寥。好在刘希夷不拘小节,对自己被主流诗坛边缘化并不介怀,照旧饮美酒,弹琵琶。”《大唐诗人往事》第67页也有,仍是只字未改。 顾注唐诗第13—14页名句下的注讲与《大唐诗人往事》第67—68页相同。感觉像是顾注唐诗截取了苏缨的文章。 顾注唐诗第29页(评注《望洞庭湖赠张丞相》)名句下的注讲部分与《大唐诗人往事》第106—107一致,顾注唐诗多了几个典故出处。 其他的例子还有很多,但我已经不想例举——读这两本书就像在读一本书。 《美得令人窒息的唐诗》是北京联合公司于2012年8月出版的唐诗选集,《大唐诗人往事》是湖南文艺出版社于2014年出版的苏缨文集。从出版时间来看《大唐诗人往事》的出版时间靠后,但出版时间不一定是文字写成时间。 个人更偏向苏缨是原著,感觉顾注唐诗中的文字像是碎片,苏缨的文章才是完整的。但事实究竟如何不得而知。如果是顾非熊先生用苏缨的文字去注释唐诗,那封面上就应该写上:顾非熊选编;如果是苏缨抄袭了《美得令人窒息的唐诗》中的注释,那《大唐诗人往事》就不应该存在。 无论他们谁抄谁的(或者文雅点“谁借鉴谁的”),都等于否定了一本书的存在价值,内容再好也是残次品。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唐诗人往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唐诗人往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