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史 永恒史 8.4分

伪装者的写作

blackboy666

博尔赫斯是个奇怪的作家,他的文字有极强的魅惑力。这种有意为之的对读者的迷惑和误导,渗透于付诸于文字的书本形式的各个角落。从常规的叙写,直至原注、附记、引用、排版,在一本薄薄的纸质的书中,处处布满了机关。不过在阅读过程中渐渐的适应,偶尔也会觉得这种冷峻陌生化的笔调背后隐匿着他风趣甚至贴近世俗的气息。我甚至都想象他身为哲人不苟言笑的面庞里面还夹着一层小丑般诡异的笑脸。(我总感觉是文学上的小丑,一点都不严肃,呵呵呵。。)

《接近阿尔莫塔辛》的伪装堪称完美。我想要是阅读之前不刻意去了解,绝对会给予博尔赫斯百分之一百的信任。可能会仔细研读其情节,分析作者的评注,比对初版和再版的不同。

首先,《接近阿尔莫塔辛》并未出现在目录里单独列为一章,而是和《伤害的艺术》共同收录于所谓的“评注两则”中。再加之前文《双词技巧》、《一千零一夜的译者》等类似的评注文体,让读者消除了戒心。

其次是真实与虚拟的交织。与这篇“并不存在的小说”产生交集的作者与作品不少是确有其人,确有其事。如小说的作者巴哈杜尔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确实有个叫做阿萨夫·贾赫七世(乌尔都...

显示全文

博尔赫斯是个奇怪的作家,他的文字有极强的魅惑力。这种有意为之的对读者的迷惑和误导,渗透于付诸于文字的书本形式的各个角落。从常规的叙写,直至原注、附记、引用、排版,在一本薄薄的纸质的书中,处处布满了机关。不过在阅读过程中渐渐的适应,偶尔也会觉得这种冷峻陌生化的笔调背后隐匿着他风趣甚至贴近世俗的气息。我甚至都想象他身为哲人不苟言笑的面庞里面还夹着一层小丑般诡异的笑脸。(我总感觉是文学上的小丑,一点都不严肃,呵呵呵。。)

《接近阿尔莫塔辛》的伪装堪称完美。我想要是阅读之前不刻意去了解,绝对会给予博尔赫斯百分之一百的信任。可能会仔细研读其情节,分析作者的评注,比对初版和再版的不同。

首先,《接近阿尔莫塔辛》并未出现在目录里单独列为一章,而是和《伤害的艺术》共同收录于所谓的“评注两则”中。再加之前文《双词技巧》、《一千零一夜的译者》等类似的评注文体,让读者消除了戒心。

其次是真实与虚拟的交织。与这篇“并不存在的小说”产生交集的作者与作品不少是确有其人,确有其事。如小说的作者巴哈杜尔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确实有个叫做阿萨夫·贾赫七世(乌尔都语:آصف جاہ)的人,本名就叫做米尔·奥斯曼·阿里·汗·西迪基·巴哈杜尔(乌尔都语:عثمان علی خان بہادر),只不过他的身份是海得拉巴土邦末代王公,而什么身为律师与他是否是这本“本不存在的小说”的作者,就根本不得而知了。

文中所提及的巴哈杜尔

最后我觉得最妙的是博尔赫斯的这样一种写作手法。《接近阿尔莫塔辛》这一篇小说尽管只展现了一个模糊朦胧的影子,包括在原注中提到的《鸟儿大会》(呵呵,我反正不信有这个作者有这本书),构思的精巧让人惊叹!(哈哈,也自然,想想他们的作者也许正是博尔赫斯本人,只不过换了个手法把它在观众眼前晃了晃,炫耀了一番)。大学生撩起门帘,走了进去,全书就此戛然而止(门里从未露出尊容的阿尔莫塔辛的声音让人真是心里直发痒,不过跳出文本,想想博尔赫斯八成也不是认真的),这样的构思很难让人会对其真实性产生质疑(不过知晓真相后反过来想也觉得越想越不对劲,真奇怪)。

包括《鸟儿大会》与《接近阿尔莫塔辛》的联系,博尔赫斯作为旁观者对于同一性的解读,更让人麻痹了神经。鸟儿们受不了无政府主义的日子,去寻找国王西摩格(意为三十只鸟),最终存活了三十只鸟找到了国王,“鸟儿们发现,它们自己就是西摩格,而西摩格就是它们中间的一只,或者是它们全体”,从而引导出大学生觉得自己杀死的那个印度教教徒就是阿尔莫塔辛。

这种抽离文本的旁观冷静评述也许是博尔赫斯自成的风格。在《小径分岔的花园》中,余准是奇书《小径分岔的花园》的作者彭睢的曾孙子。(这样一来让读者一眼明了作者的意图与其真实性的可靠程度),读者是与作者站在同一高度审视的。而在《接近阿尔莫塔辛》中,读者却成为了作者所欺愚玩弄的对象,被排斥在“作为能够审视全书”的读者的行列之外。与作者沟通,能站在书本之外观察书本,这样的法则在博尔赫斯那儿书行不通的。你读着书,却和书中所写之人并无二般,你想与博尔赫斯交流,后者却始终缄默不严。

或许我们应该感到庆幸,也许正是我们被博尔赫斯“障眼法”所迷惑的读者们,才构成了其一部完整的著作。

David Freyd

Apr 25, 2017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永恒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永恒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