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恨晚

njzyzhoufeng
几乎一口气读完《社会学的想象力》(北师大出版社、李康译本),由于早先就有三联的版本,所以刚开始读的时候,是两个版本对照着对的。之所以如此,有两个考虑:一是比照两个译本的差异,或许更能把握作者的原意;二是就个人口味来看,想看看更偏好哪个。比较之后,两个译本各有所长,三联本像是一堂严肃的授课,新译本则更像是一场稍显活泼的学术讲座。由此也感到,学术语言的表达与翻译是有时代性的。正如米尔斯谈到的:“所谓写作的技能,就是让读者的意涵圈与你的意涵圈精确重叠,就是以特定的方式写作,让你们双方都处在受控意涵的同一圆圈中。”(P310)简言之,就是写作的对象问题。翻译似也如此,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人群和国别,词汇所承载的意蕴也不同。这与作者/译者/读者各自所处的社会生活息息相关,毕竟一切都在改变。因此,两个版本很难说高低之分。就我个人而言,新译本读起来或许更轻松,因为译者改变了大量词汇的传统译法,在当下语境中更容易被理解。加之,老师说到李康译文的“任性”之处,使我更感放心。或许这就是李连江所言翻译之“化”的功夫。这是对翻译的感想。
谈谈书本身,囿于自身知识积累,读起来确实有个别章节一知半解。但总体而言是能...
显示全文
几乎一口气读完《社会学的想象力》(北师大出版社、李康译本),由于早先就有三联的版本,所以刚开始读的时候,是两个版本对照着对的。之所以如此,有两个考虑:一是比照两个译本的差异,或许更能把握作者的原意;二是就个人口味来看,想看看更偏好哪个。比较之后,两个译本各有所长,三联本像是一堂严肃的授课,新译本则更像是一场稍显活泼的学术讲座。由此也感到,学术语言的表达与翻译是有时代性的。正如米尔斯谈到的:“所谓写作的技能,就是让读者的意涵圈与你的意涵圈精确重叠,就是以特定的方式写作,让你们双方都处在受控意涵的同一圆圈中。”(P310)简言之,就是写作的对象问题。翻译似也如此,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人群和国别,词汇所承载的意蕴也不同。这与作者/译者/读者各自所处的社会生活息息相关,毕竟一切都在改变。因此,两个版本很难说高低之分。就我个人而言,新译本读起来或许更轻松,因为译者改变了大量词汇的传统译法,在当下语境中更容易被理解。加之,老师说到李康译文的“任性”之处,使我更感放心。或许这就是李连江所言翻译之“化”的功夫。这是对翻译的感想。
谈谈书本身,囿于自身知识积累,读起来确实有个别章节一知半解。但总体而言是能够接受的。作者在附论“论治学之道”中的大量观点,都体现在这本书的写作中。作者强调个人生命体验与社会科学研究之间的互相阐发、个人议题与公众议题的循环,语言犀利富有情感,以至于读起来恍惚听到米尔斯操一口流利的汉语在做一场讲座。正如作者所言:读过书稿的政治学家建议用“政治学的想象力”,人类学家建议用“人类学的想象力”……其实这就是“社会科学的想象力”,从我所学专业来看,分明就读到了“历史学的想象力”。这也正是该书的奇观所在。当然,这本书的影响力,由我来做任何补充并不适当,因为实在不相称。在此,只想建议都读一读“论治学之道”,读了多少会有收获。读完以后,才觉得,以前做的“档案”其实就是摘抄,真正意义上的读书笔记少之又少。
最后说说“想象力”。我理解的想象力,就是任何学问或者说任何从事学术研究的人,都需要将自己的生命体验(意识)带到学术研究中,否则就将产生“矫揉造作”政府公报式的糟糕的写作;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人,也有义务将个人议题提炼上升至社会公共议题,然后再寻求个人关怀,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
最后,建议准备读这本书的读者,不妨先读一下序和新版跋。这对在读的过程中准确把握一些闪亮之处更有益。当然,纯属个人之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社会学的想象力的更多书评

推荐社会学的想象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