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 Theories of Religion Seven Theories of Religion 评分人数不足

宗教并非鸦片 —— 读《Seven Theories of Religion》Part 4 Religion as Alienation:Karl Marx

青山淡吾
“It is the opium of the people.”
        马克思认为宗教是人民的鸦片,显然,他只看到了宗教消极的一面,因为在马克思的观念中,鸦片意味着否定,若按照他的辩证思想解释,这是及其矛盾的。若万物都是一分为二的话,有优势也必然存在缺陷,鸦片除了麻醉人的意识,上瘾成灾,它还是有好的一面的,谈不上是正面的因素,也许是唯一的好处,那就是能够使人忘却痛苦,得到暂时的幸福。宗教显然比鸦片高级的多,它就如同时刻鼓舞着我们的许多隐形的力量那样,比如勇气、自信、美德与自由意识等,推动着我们的精神去行动,在认识论范畴内,或许它们和宗教的作用不可同日而语,但同作为纯粹精神层面的承载物时,都表达了人类热切祈盼幸福降临的美好憧憬。从古至今的宗教,在社会整合、文化交流、伦理规范等方面,众所周知的,都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它慰藉痛苦的心灵,指引迷失的灵魂走上一条他们所认为的充满阳光的道路,也曾使群体最纯净的内心凝结起来,如果非说它是鸦片,那也是一株维持美梦的永不凋谢的罂粟,只要你一辈子都不醒来,醒来也并不代表就是现实的社会,睡着也不证明不存在于现实的生活,和你密切相关的周遭的一...
显示全文
“It is the opium of the people.”
        马克思认为宗教是人民的鸦片,显然,他只看到了宗教消极的一面,因为在马克思的观念中,鸦片意味着否定,若按照他的辩证思想解释,这是及其矛盾的。若万物都是一分为二的话,有优势也必然存在缺陷,鸦片除了麻醉人的意识,上瘾成灾,它还是有好的一面的,谈不上是正面的因素,也许是唯一的好处,那就是能够使人忘却痛苦,得到暂时的幸福。宗教显然比鸦片高级的多,它就如同时刻鼓舞着我们的许多隐形的力量那样,比如勇气、自信、美德与自由意识等,推动着我们的精神去行动,在认识论范畴内,或许它们和宗教的作用不可同日而语,但同作为纯粹精神层面的承载物时,都表达了人类热切祈盼幸福降临的美好憧憬。从古至今的宗教,在社会整合、文化交流、伦理规范等方面,众所周知的,都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它慰藉痛苦的心灵,指引迷失的灵魂走上一条他们所认为的充满阳光的道路,也曾使群体最纯净的内心凝结起来,如果非说它是鸦片,那也是一株维持美梦的永不凋谢的罂粟,只要你一辈子都不醒来,醒来也并不代表就是现实的社会,睡着也不证明不存在于现实的生活,和你密切相关的周遭的一切都属于你的现实,包括你的信仰。
        作者在书中是这样概括马克思对于宗教的态度,“It is pure escapism.”如果宗教真的仅仅是躲避现实的网罗,那么又怎样解释拥有信仰的宗教信徒更加自律、博爱仁慈、并且更加热爱生活、积极投身于传播爱的事业中呢?他们只是迫切的想把自己得到的福祉告知全世界,好让别人也能拥有自己心中的畅快与幸福的满足感。的确存在信仰的个别情况、谋取私利、极端主义,以及政教合一的不利因素,可对宗教进行无情的批判也非明智之选。马有他的道理:“What energies will the poor ever put into changing their circumstance if they are perfectly content with the thought of the next life?”但不免偏激,宗教与现实是可以协调的,正如涂尔干认为的那样,宗教是社会的缩影,那么宗教与现实社会本是一体的。宗教与科学背道而驰吗?不见得的,因为它们本来就不在同一条路上,一个是缜密的逻辑思维,另一个则倾向终极的人文关怀。
        马克思陷入一个悖论,按照他的唯物观,物质是基础,决定精神,正如开篇的引言:“Marx discovered……the simple fact……that mankind must first of all eat,drink,have shelter and clothing,before it can pursue politics,science,art,religion.”那么衣食住行从何而来?他一方面肯定人的美德、智慧等价值,一方面又认为经济基础决定所有的一切,然而经济基础正是在种群社会的发展中逐渐形成,是在人类复杂的行为结构中逐渐剥离出来的,既非凭空出鞘,又不可能与现实存在的具体事物合二为一,因为它本应是一种无形的实力,被抽象出的一座大厦的地基,它被归纳为经济基础,但是又呈现着现实事物。可是,既是地基,也需要有地基的铸造者。若意识形态只是上层建筑的一部分,由经济基础决定,那么由此循环发展的世界就缺少了最重要的基本环节,虽未脱离轨道但行程并没有在起点出发,这个起点用马克思的话说,便是拥有主体能动性的人,他们使这个世界不再刻板,从而鲜活灵动起来。
        确实,人离开了必须的生存条件就无法过活,更不用提精神享受,如果人们面临饥饿,就不会去追求更高层面的东西,只想填饱肚子,但是人类为免除饥饿而进行的一系列努力难道是物质的吗?是先有饿的感觉,然后想尽办法寻觅食物,对食物概念进行区分并完善进食过程,以及知道自己吃饱了,最后发展食物;还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去填饱肚子,在吃饱的时候意识到自己饿了?我们对于饿的观念首先就是意识层面上的,若要用精神反作用于物质的话说未免本末倒置。作者在后来,也对这一观点进行评价:“Moreover,outside the realm of religion as well,there are countless specific cases in which ideas from the spheres of art,literature,and morals as well as from politics and law have changed or shaped economics in important ways,rather than the reverse,as Marx contends.Indeed,the whole formulation of the problem,which suggests that in these complex cultural interactions one element——economic——must always be the cause while all of the others are simply effects,is clearly simplistic.”
        马克思认为,消灭了信仰,人类的生活会过的更好,而唯有革命才能够把产生宗教的根源(剥削和痛苦)消除,从而宗教就会烟消云散。这在书中以作者的口吻清晰写明:“He thinks people cannot be better off until they are without them——that is,until revolution has done away with the exploitation and misery that have created religion in the first place.”至少信徒对于宗教的信仰告诉我们,并非单是痛苦,才使人类心灵皈依上帝。每个人都与众不同,想法亦千差万别,你不能代替别人,别人也无法透彻的把你看清,很多事情是用理性释义不能穷尽的,犹如痛苦,痛苦由何而来?有了社会才有痛苦,还是存在不平等就产生痛苦,在我看来,非也。人从诞生之日起,痛苦就伴随着你,像快乐那样,我们真的无法回到人类出现的第一日,所以不可能证明我们的远古祖先就没有痛苦,而且更不能想象有了群体,痛苦就随之而来,若没有人类自身潜在的导致痛苦的基因,即使社会再发展,我们也是麻木的。人失去了痛苦,就无所谓快乐,我们的生活口号一直都在喊:远离痛苦,寻找快乐。我们的目标也是让痛苦少一点,生活就会更有乐趣。那么,我们不正是在循序渐进的减轻痛苦的过程中,体味着快乐?而宗教亦如此,请容许我泛化宗教、泛化上帝,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存在一个“上帝”,恰是和我们心灵深处的至善接连在一起的,它牵动着你内心的信念不断前行,或者说它就是一种支撑灵魂的信念。
        “For Freud,that something is a neurotic psychological need;for Durkheim,it is society;for Marx,it is a reality beneath both of these——the material facts of the class struggle and alienation.”这是对三者宗教观一种有力的概括。之后,作者又接着说道:“Since these burdens from the reality behind the illusions of belief,we explain religion best only when we reduce it to the forces of economic life that have created it.”马克思把宗教的根源简化为经济原因,那么经济就是所有一切最基本的源泉,不能再简化了吗?我认为,前两者的观点,比起马克思的宗教起源更加深入。经济来源于社会、社会来源于人的思想与心理,或者说,经济基础是社会的一部分,而社会是作为个体或全体的人的一部分。我们有意识的活动带动了历史罗盘的旋转,我们不能再把人类的思想与心理简化为最微小的粒子,因为它们不组合在一起就失去了意义,所以人类之始萌发的第一丝意识便是和宗教相关,只是他没有发觉这是宗教的一种形式而已,就像同是精神领域的其他方面的一种形式一样,当然,这也是物质的一部分,是整个世界的一部分,整个宇宙的一部分。
        “Marx himself was never swayed by appeals to human rights,for,as he pointed out in the case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they are only bourgeois values——ideals imposed on all by the middle class,the group which,in modern Western nations,happens now to hold the power.”马克思显然没有做到他所提出的要全面看问题的观点,实际上他注重宏观而忽略了微观的细节,这正是人权。他强调劳苦大众,可是群体的实质是个体,宗教的产生需要社会背景,经济基础作为依托,但是没有最关键因素,宗教以及其他的意识形态就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也谈不上发展,继而影响这个社会,反过来又影响自身。事实上,马也承认这点,他认为宗教是一种异化,而我认为,宗教的异化就是人自身的异化过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Seven Theories of Religion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