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鸟 根鸟 8.3分

关于书里女孩子作用的一点想法

水氷沝淼

很明显,曹文轩写了一个男孩的成长史,是幻想童话,但因描写得细腻而显得很实在。

全书一共五章,大峡谷、百合花、呼救的女孩紫烟、白马、父亲......这些意象不时地出现,来提醒根鸟不忘初心,去勇敢追逐自己的梦;也是为了点题,一再提醒(小)读者:看啊,根鸟一直在路上。 根鸟是粗野又细腻、胆大又害羞,是另一个更加粗放的桑桑。他带着“天意”去远行,也不管前方到底能通向哪里他是一个非常容易相信一个东西,有非常容易忘记一个东西的男孩,也就是既很容易犯傻、一意孤行、说做就做,又很容易被迷惑,被内心的怀疑打倒。《草房子》里的桑桑也是这样,兼具“混球”的性格和细腻的敏感,所以既可以做出让人意料不及的事情,又可以得到蒋一轮、温幼菊、纸月的喜爱。

每个人终将是自己的镜子——这部书里的“镜子”很多,随时照着根鸟,提醒着他。大峡谷、白马、父亲的怒斥......但唯独没有女孩子。或者说,没有对根鸟有彻底提醒和拯救意味的女孩子。大峡谷的紫烟是个等待被拯救的“公主”;米溪的秋蔓是一块玫瑰色的安逸乡,会让前行中的男人丧失奔向远方的动力,想与她结婚生子过上安定的生活,也就是“流浪”得反义词;而莺谷的金枝,也只是一...

显示全文

很明显,曹文轩写了一个男孩的成长史,是幻想童话,但因描写得细腻而显得很实在。

全书一共五章,大峡谷、百合花、呼救的女孩紫烟、白马、父亲......这些意象不时地出现,来提醒根鸟不忘初心,去勇敢追逐自己的梦;也是为了点题,一再提醒(小)读者:看啊,根鸟一直在路上。 根鸟是粗野又细腻、胆大又害羞,是另一个更加粗放的桑桑。他带着“天意”去远行,也不管前方到底能通向哪里他是一个非常容易相信一个东西,有非常容易忘记一个东西的男孩,也就是既很容易犯傻、一意孤行、说做就做,又很容易被迷惑,被内心的怀疑打倒。《草房子》里的桑桑也是这样,兼具“混球”的性格和细腻的敏感,所以既可以做出让人意料不及的事情,又可以得到蒋一轮、温幼菊、纸月的喜爱。

每个人终将是自己的镜子——这部书里的“镜子”很多,随时照着根鸟,提醒着他。大峡谷、白马、父亲的怒斥......但唯独没有女孩子。或者说,没有对根鸟有彻底提醒和拯救意味的女孩子。大峡谷的紫烟是个等待被拯救的“公主”;米溪的秋蔓是一块玫瑰色的安逸乡,会让前行中的男人丧失奔向远方的动力,想与她结婚生子过上安定的生活,也就是“流浪”得反义词;而莺谷的金枝,也只是一个被戏班子控制的可怜女孩子,她虽然帮助了根鸟,两人沟通了孤独寂寞的心。但她仍然是属于“莺谷”这一堕落地方的,就像一个妓女落魄对书生的援助,是绵软无力的。根鸟并不能从她那得到什么绝对性的力量,他是在贪恋金枝的女性温柔和温暖,逃避孤独,金枝是根鸟孤独的缓冲剂,就和赌博喝酒一样,但不是根治药。你看,板金和白马(都是雄性)的提醒,才使得根鸟彻底振作,重踏旅程。

里面的三个女孩都是“曹式柔弱”的代表,女孩的存在更多只是为了凸显男孩的迷茫与骚动期。就算是结尾,紫烟也和男主一起长大了、蜕变而出了,这是一种“相伴”,但毕竟紫烟太虚幻了,几乎附属在男主的梦境里。书中的女孩,全部被作者设置成了根鸟旅途的“障碍物”:紫烟(困惑怀疑)、秋蔓(惰性脆弱)、金枝(空虚、自暴自弃),而关键的转折处,全是男性的力量构成的:板金的指点陪伴、父亲的巴掌怒斥、白马的嘶鸣陪伴。

再分析下去,可能又要牵扯到什么女权主义的问题了......虽然作者本人未必想得那么远,并且,若我是编辑的话,硬要作者加一个拯救性色彩的宫崎骏式女孩,也不恰当。毕竟这是一部“男孩的流浪诗歌”,作者的本意就是这样(单一)。一味想凸出女性的力量,岂不是变成二人行的互助互伴的故事了。(笑)

—————— 【书摘】

·阳光穿过树叶的空隙照下来时,犹如利箭,一支一支地直刺阴晦的空间,又仿佛是巨大的天河。千疮百孔,一股股金白色的流水正直泻而下。

阳光随着树叶在风中晃动,像无数飘动的金箔,在闪闪烁烁。他忽然感到一阵晕眩,把双眼闭上了。 ·不管别人说什么,你只管走自己的路。

板金:不能做梦却坚定寻梦的中年人。根鸟:梦境绚烂无比,被梦所困想在旅途上找寻答案、挣脱困境的少年人。 ·他觉得有一股细溜溜的风,在他的脑袋周围环绕着。这风仿佛是一颗小小的生灵,在他的脑袋周围舔着小小的、冰凉的舌头。它甚至要钻进根鸟的被窝里去。根鸟对它简直无可奈何。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根鸟的更多书评

推荐根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