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 评分人数不足

细读之,回味无穷

武大郎
前些年,马诺一句“宁愿坐在宝马里哭泣,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小”将自己置身于万民的口水中,在当前需要热度的时代,马诺依靠此种无顾忌的言论,在万民的口水中以炒作和关注度欢快地游泳。不管她如何在网络媒体时代如如何为生存,她始终没有被大众接受和被大众嫌弃。
      思嘉丽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媚富主义者,虚荣,喜欢新衣服,喜欢上层人的舞会,为了获取金钱得到舒适的生活,不惜在心中仍然热恋艾希礼的时候,先后嫁给了年老而丑陋的弗兰克和亚特兰大臭名昭著的瑞德巴特勒。她一样,在当时的时代,被亚特兰大的男人们和女人们嗤之以鼻,被以为是背叛了自己母亲和上层社会的贱女人,直到小说最后,思嘉丽都还是这样矮小的形象。
       但明显,思嘉丽不是那个年代的马诺,马诺也不是当代的思嘉丽。思嘉丽有更多真实的和优秀的、卑劣的品质,而变革的时代,却成了思嘉丽美好的时代。思嘉丽因为一直在争取走向未来。而与此同时,整个塔拉农场,整个亚特兰大的的南部遗贵甚至连艾希礼这个心中充满未来的完美人格(起码在小说的前部分是)都沉浸在了过去的上层生活的幻想中并迟迟不想走出幻想...
显示全文
前些年,马诺一句“宁愿坐在宝马里哭泣,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小”将自己置身于万民的口水中,在当前需要热度的时代,马诺依靠此种无顾忌的言论,在万民的口水中以炒作和关注度欢快地游泳。不管她如何在网络媒体时代如如何为生存,她始终没有被大众接受和被大众嫌弃。
      思嘉丽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媚富主义者,虚荣,喜欢新衣服,喜欢上层人的舞会,为了获取金钱得到舒适的生活,不惜在心中仍然热恋艾希礼的时候,先后嫁给了年老而丑陋的弗兰克和亚特兰大臭名昭著的瑞德巴特勒。她一样,在当时的时代,被亚特兰大的男人们和女人们嗤之以鼻,被以为是背叛了自己母亲和上层社会的贱女人,直到小说最后,思嘉丽都还是这样矮小的形象。
       但明显,思嘉丽不是那个年代的马诺,马诺也不是当代的思嘉丽。思嘉丽有更多真实的和优秀的、卑劣的品质,而变革的时代,却成了思嘉丽美好的时代。思嘉丽因为一直在争取走向未来。而与此同时,整个塔拉农场,整个亚特兰大的的南部遗贵甚至连艾希礼这个心中充满未来的完美人格(起码在小说的前部分是)都沉浸在了过去的上层生活的幻想中并迟迟不想走出幻想。在那个苦难、变革、前进的时代,思嘉丽为了豪华的马车和衣服,为了参加豪华的酒会,为了众星抱月的虚荣而采用的不择手段和无耻行为,则更显得是与时俱进和具有时代精神,而南方遗贵则成了开时代倒车的封建顽固,与时代格格不入。
        面对南北战争中满目疮痍的家园以及战争带来的生存危机,思嘉丽选择了抗争,在那个满是上层人观念(或者说封建毒瘤)及危机四伏的时代,思嘉丽抛弃了个人的名声,不惜先后嫁给又老又丑的弗兰克和臭名昭著的瑞德巴特勒,以挽救塔拉庄园以及一大群需要张口吃饭的没落亲戚,向来双手不沾阳春水,可却是一脚迈进了只有男人才有的世俗,在那个时代,光有其“明天一切都会解决的”鸵鸟精神是行不通的,但是思嘉丽最终还是一如既往的克服了种种困难,不择手段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当然,我相信这不是思嘉丽出于高尚的社会责任和大无畏精神,以极高的高度和胸怀,以拯救世人为己任而做的积极行为,相反,其目的却来源于可怕的占有欲、虚荣心、舒适的生活及对穷困的深深厌恶和恐惧,在这一方面,通篇反衬了思嘉丽其实在私德方面,不仅仅是欠缺,而且是反面的教材,这也是好多年轻读者讨厌思嘉丽人物形象的主要原因。东野圭吾《白夜行》中,桐原亮司和唐泽雪穗(尤其是唐泽雪穗)对于思嘉丽人物的喜爱,可能最多的是来源于对思嘉丽的抗争精神,而且他们采取作案原则,就是思嘉丽身上的那种不择手段,只要目的正确,才不管什么手段,对于金钱的态度,则是金钱至上,唐泽雪穗变成了邪恶版的日本思嘉丽,可以看到其实思嘉丽在私德方面就是一个道德败坏的人。而时代造就英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原则,在思嘉丽得到了整个物质世界以后,展现的淋漓尽致,而面对那个苦难的无可奈何的时代,正是思嘉丽最终创造了美好的未来,其坚毅、抗争的精神最终才没有将思嘉丽推向邪恶的任务形象的一面。抗争的精神和特殊的时代,才没有将思嘉丽抛弃。
      其实,很多人喜欢思嘉丽,还有一点就是真实性。玛格丽特没有将思嘉丽塑造成美国超人或者完美人格的形象,每个人都一样,在虚伪的功德外表下,都有自己在私德方面的小九九,思嘉丽的人物形象,囊括了公德和私德两个方面,因此很多人会将思嘉丽的形象与自己的生活对标,将自己化作了主人公,没有喜欢的感情那就不正常了。
         关于思嘉丽对艾希礼的爱,或许一开始就没有吧。文章一开始就通过瑞德表达了,其实思嘉丽并不了解艾希礼,到最后思嘉丽才恍然大悟,其实自己并不了解艾希礼,最后得到的结论是其实思嘉丽并不爱艾希礼。在金庸的《天龙八部》中,多情浪子在面对多个角色美女的真情相待时,始终钟情王语嫣,当最后王语嫣爱上段誉的时候,段誉发现其实自己并不爱王语嫣,自己爱的是神仙姐姐,因此在苦苦追求却最终无果的情况下,王语嫣就一直是段誉心中的神仙姐姐,当王语嫣爱上段誉以后,段誉才从幻象中清醒过来,原来王语嫣并不是神仙姐姐。其实思嘉丽也是如此,他爱上的艾希礼,源于青春少女的荷尔蒙冲动,但艾希礼也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选项而已,但争强好胜且满是虚荣心的思嘉丽发现,艾希礼被别人占有时,占有的欲望加上没有拥有时的幻象,牢牢控制了思嘉丽,因此思嘉丽通篇对艾希礼的爱,实则是追逐猎物的过程,好强的思嘉丽因为没有捕捉到猎物,因此得到的心理愈加严重,而她自己却误以为是对艾希礼的爱,终于当思嘉丽得到了艾希礼或者说是艾希礼在思嘉丽心中的光环退去,他才明白,原来他对艾希礼的爱其实是幻象,真正的其实是征服的快感。
       瑞德人物形象还是很理想化的,一个在南北战前、战中及战后都叱咤风云的人物,即使代表了革命或者新时代的任务,也不会显得与当前时代格格不入,起码不会与当前的时代有那么显性的矛盾,何况他是一个肮脏的投机商和无主义者。或者这是作者刻意为之,新旧时代的代表人物,就是需要有这种分水岭式的区别。瑞德的投机倒把和无主义精神,恰恰是通过一条暗线表达了对南方遗贵愚蠢、封建、不思进取和开历史倒车的控诉,因为通篇瑞德的投机倒把在玛格丽特的笔下,显现的多是聪明与敢干,并不是社会主义下猥琐的面容。她对思嘉丽的爱,一直是通篇贯彻的。但思嘉丽既是段誉心中的王语嫣,也是神仙姐姐,她对思嘉丽的爱也体现了对时代进步的渴求,他不在乎思嘉丽在私德方面的缺陷,偏偏执着于思嘉丽身上的的抗争和无所谓精神,他为思嘉丽牺牲了自己最深的情感,包容着思嘉丽的一切,支持者思嘉丽的一切,哪怕思嘉丽到最后都还愚蠢的爱着艾希礼这个幻象。但是生活的琐碎会改变一个人,他对思嘉丽的爱,从娶到她开始,就逐渐的熄火。因为他发现,他已经不是原来的思嘉丽了,就是从王语嫣和神仙姐姐的合体中,逐渐发现原来思嘉丽仅仅是神仙姐姐。可能就像瑞德说的,他对思嘉丽的爱,已经耗尽了。
         媚兰是大家都基本喜欢的角色。是高水平的公德和私德的代表。其实媚兰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任务, 通篇他都没有与主动与媚兰发生过冲突,但是在小说最后,她临死前,要求思嘉丽答应照顾艾希礼,在这里可以看到,其实媚兰是一直能够看清艾希礼的人,同时我们就可以想象,在街传巷议的各种八卦面前,媚兰就算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不能在整整12年的时间没有耳闻,况且发生在媚兰当面各项有蛛丝马迹的两人不正常的表达方式,我相信是媚兰的大度与宽容,是对思嘉丽的大度,对艾希礼的大度,是对爱情的大度,她是愿意保护思嘉丽和艾希礼的,因为思嘉丽是她全家的恩人和精神向导,同时,她也实实在在的占有了艾希礼。
     艾希礼,就是一个心机婊。通篇较少的笔墨,将艾希礼包装成了神仙姐姐,但是最后我们得知,他不爱思嘉丽,但同时又用若即若离的态度来牵住思嘉丽,以保证思嘉丽对自己和家庭源源不断的输入,那样的苦难时代下,面对生存,无可厚非,但从人格方面,变得萎缩和心机婊,虽然讨厌,但是真实,所以这个人物形象,也精彩。
以上为个人浅见,不成思路,大家可以一起探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飘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