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有人同情我们的无病呻吟

口水妖怪巴巴多
读完这本书的第一个故事,已经兴奋不已。这种兴奋,不是来自感官刺激或猎奇心理,而是兴奋着终于有人将毛衣里扎得皮肤痛痒不堪的线头揪住了。作者没有嘲笑我们的无病呻吟,只是同情而遗憾地告诉我们,正如毛衣给我们刺痛微痒和温暖,伴着一点温情,孤独如影随形,永远无法消除。
        无论是受到老师“特殊照顾”的小孤儿,还是不苟言笑、严厉专业地操练新兵的教官,亦或是面对给了自己人生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成功经历的妻子想要掩盖被开除的事实的男人……都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再孤独。
        孤独并非来势汹汹的劲敌,更像海明威《杀手》中的阿尔和马克思,小毒黄蜂似的,慢慢慢慢地蜇你,使强大如拳击手,也会失去求生的意志,只愿躺在床上,背对敌人。又如《勺子杀人狂》中用来敲打你的那只汤匙,一下一下,虽不致命,却让你无处可逃。
        第一种孤独叫作“南瓜灯博士”。题目中的“南瓜灯”说的正是万圣节南瓜灯的由来。爱尔兰有一个传说,有一个名叫杰克的人因为非常吝啬,死后不能进天堂,又因他取笑魔...
显示全文
读完这本书的第一个故事,已经兴奋不已。这种兴奋,不是来自感官刺激或猎奇心理,而是兴奋着终于有人将毛衣里扎得皮肤痛痒不堪的线头揪住了。作者没有嘲笑我们的无病呻吟,只是同情而遗憾地告诉我们,正如毛衣给我们刺痛微痒和温暖,伴着一点温情,孤独如影随形,永远无法消除。
        无论是受到老师“特殊照顾”的小孤儿,还是不苟言笑、严厉专业地操练新兵的教官,亦或是面对给了自己人生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成功经历的妻子想要掩盖被开除的事实的男人……都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再孤独。
        孤独并非来势汹汹的劲敌,更像海明威《杀手》中的阿尔和马克思,小毒黄蜂似的,慢慢慢慢地蜇你,使强大如拳击手,也会失去求生的意志,只愿躺在床上,背对敌人。又如《勺子杀人狂》中用来敲打你的那只汤匙,一下一下,虽不致命,却让你无处可逃。
        第一种孤独叫作“南瓜灯博士”。题目中的“南瓜灯”说的正是万圣节南瓜灯的由来。爱尔兰有一个传说,有一个名叫杰克的人因为非常吝啬,死后不能进天堂,又因他取笑魔鬼也不能下地狱,所以他只能提着灯笼四处游荡。于是,杰克和南瓜灯就成了被诅咒的游魂的象征。游离于天堂与地狱的杰克,不正是游离于老师与同学之间的孤独的小文尼最好的写照吗?普赖斯小姐给了小文尼以老师的关注、耐心与鼓励,可是小文尼渴望的恰恰是普赖斯小姐无法给予的同龄人的认可,更令人惆怅的是,普赖斯小姐的这种“特殊照顾”,自以为是师生之爱的关照,将小文尼友谊的星火完全扑灭了。愤怒的小文尼做出更恶劣的事情,小说至此戛然而止。作为读者的我们,是希望小文尼失去普赖斯小姐的爱,如愿以偿换取小伙伴的“敬佩”呢,还是祈求普赖斯小姐不要怀疑自己的付出,不要怀疑教育的意义?
        作者告诉我们,即使对于一个小男孩,生活也并非事事如意。生活中总有那么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你无法兼得,在取舍过程中,孤独不已。
        理查德•耶茨的《革命之路》中,约翰•吉文斯那一句“我庆幸我不是你肚子里的那个孩子!”犹如惊雷,轰一声震碎了中产阶级美丽的水晶房子,在断壁残垣中,是一个弗兰克用来掩盖懦弱的,无辜的婴儿。读到这句,我认为小说的价值毋庸赘言了——那么锋利的,将你搅得血肉模糊的一把三棱刀。现在,耶茨写了十一种孤独,《十一种孤独》,总有一款孤独,能击中你脚掌心的那一粒红肿的脓包,隔靴搔痒,让你得到片刻的释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十一种孤独的更多书评

推荐十一种孤独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