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世界的凛冬》有感

Janet
肯·福莱特《世界的凛冬》,就如他简介里他所写的那样,他每写一页都在清醒地思考:读者会怎么想?读者觉得这真的会发生吗?
    所以虽然1933年-1939年德国战争,但是却非常贴近的感觉,没有距离感。而且每个人都好似活生生的立在我面前。
    Part1 另一张面孔 第一章讲述了1933年,柏林。受到时局的影响,父母两人有着完全不同的表现:父亲理性、谨慎,同时遵纪守法,或许与他是社会民主党议员有关,而母亲为《社会民主党人》杂志社工作,喜欢对别人评头论足,这样能有助于读者想象笔下人物的形象,她从来不愿意用自己所写的内容去讨好纳粹。母亲虽然激进,且我行我素,但是立场鲜明,不像父亲思虑许多。在卡拉看来,父亲沉静地坚守着自己的原则,母亲则咄咄逼人地宣扬自己的主张,他们永远无法取得一致,以至于难免会有所争吵!
    不过父亲也有温柔的一面,当讲起多年前老婆大人曾想教他拉格泰姆【爵士乐的诞生离不开两种伟大的音乐,一种是布鲁斯,一种就是拉格泰木。传统的迪克西蓝爵士和新奥尔良爵士在很大程度上融合了布鲁斯音节与拉格泰姆的节奏型,从而逐渐诞生了爵士乐,所以有些拉格听...
显示全文
肯·福莱特《世界的凛冬》,就如他简介里他所写的那样,他每写一页都在清醒地思考:读者会怎么想?读者觉得这真的会发生吗?
    所以虽然1933年-1939年德国战争,但是却非常贴近的感觉,没有距离感。而且每个人都好似活生生的立在我面前。
    Part1 另一张面孔 第一章讲述了1933年,柏林。受到时局的影响,父母两人有着完全不同的表现:父亲理性、谨慎,同时遵纪守法,或许与他是社会民主党议员有关,而母亲为《社会民主党人》杂志社工作,喜欢对别人评头论足,这样能有助于读者想象笔下人物的形象,她从来不愿意用自己所写的内容去讨好纳粹。母亲虽然激进,且我行我素,但是立场鲜明,不像父亲思虑许多。在卡拉看来,父亲沉静地坚守着自己的原则,母亲则咄咄逼人地宣扬自己的主张,他们永远无法取得一致,以至于难免会有所争吵!
    不过父亲也有温柔的一面,当讲起多年前老婆大人曾想教他拉格泰姆【爵士乐的诞生离不开两种伟大的音乐,一种是布鲁斯,一种就是拉格泰木。传统的迪克西蓝爵士和新奥尔良爵士在很大程度上融合了布鲁斯音节与拉格泰姆的节奏型,从而逐渐诞生了爵士乐,所以有些拉格听起来甚至很像爵士乐,因为节奏是决定一种风格的重要因素之一。 Regtime(拉格泰姆)爵士乐融合了欧洲古典音乐和欧洲军乐的特点而产生的。他打乱了古典音乐中严格的节拍规律,有演奏者掌握节奏的迟缓。乐曲的进行通常是起奏延缓,随即强调音节。】
    《世界的凛冬》花了不少篇幅描绘战争,但是也穿插着人性。特别是在阅读诺曼底登陆的那些篇章,很容易让人联想起HBO的美剧《兄弟连》。这些紧张又扣人心弦的战争场面,让我觉得惨烈。让我想到了1933年5月10日夜,德国柏林国家剧院门前,成千上万的图书被人们投入熊熊的烈火之中,德国法西斯头子戈培尔在一旁狂叫:“一个革命者应该是无所不能的,在毁坏和重建中,他应该是同样伟大的。假如你们有权利把一大堆知识分子的垃圾扔到火堆里去的话,那么你们也有责任为真正的德国精神开辟出一条道路来。”德国精神的实质忠诚,勇敢,团结。但毫无疑问,福莱特的本意当然是反战的。战争场面只是为了烘托那场宛如浩劫般的二战,在永恒的爱情面前,人类似乎更有勇气去蔑视所有的黑暗和仇恨。无论劳埃德和黛西,还是卡拉和沃纳,伍迪和乔安妮,甚至沃洛佳和卓娅……他们无一不是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和煎熬,在血与火的地狱中徘徊多遭,最终才得以修成正果。
  这是一个荒谬的世界,也是人类最后的家园。
      世界已然分崩离析。但,世界又会在破碎之中,生根发芽。就像那每一个迈向死亡的生命,也都曾热烈地生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世界的凛冬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的凛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