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鸢 北鸢 8.3分

乱世人命如纸鸢

假装在沉睡_
花了三个晚上加一个下午,耐心读完了葛亮先生的大作《北鸢》,都说这本书的名字来源于曹雪芹先生的《南鹞北鸢考工志》,言下之意,这本书的写法内容有一点向《红楼梦》靠拢的味道。光这一点,就很耐人寻味——举凡作家,敢将自己的书向《红楼梦》看齐的,都是有不小的魄力的。因为无论是书的写法内容,还是作者本身的家族经历,恐怕很难有望其项背者。
《北鸢》的作家——葛亮,一个1978年出生的年轻的香港某大学的副教授,一位年近不惑却作品繁多的哲学博士。翻看那长长的书单,我甚至怀疑,这是一个怎样的人?才能在短短一二十年间,写的出这么多的书。即便是名门之后,家教渊源,论其本身恐怕也不是一个平凡之人。写作这事儿,你不得不承认,是一个既需要天赋又需要积累的过程。
喜欢研究历史的人,远怕五代十国、近怕民国,这两个时期,总结起来,一字以蔽之,就是“乱”——人多事杂,纠葛不清。《北鸢》的取材,正是以民国时期冯仁桢和卢文笙两个人的各自成长、相遇相知为引线,结合那段混乱激荡的岁月里的或真或假的史实,铺展出一幅民国乱世。在这个乱世里,人命轻贱,如浮萍、如草芥、如纸鸢。但作者想告诉我们的并不是动荡不安的岁月里的民族大义,只是透...
显示全文
花了三个晚上加一个下午,耐心读完了葛亮先生的大作《北鸢》,都说这本书的名字来源于曹雪芹先生的《南鹞北鸢考工志》,言下之意,这本书的写法内容有一点向《红楼梦》靠拢的味道。光这一点,就很耐人寻味——举凡作家,敢将自己的书向《红楼梦》看齐的,都是有不小的魄力的。因为无论是书的写法内容,还是作者本身的家族经历,恐怕很难有望其项背者。
《北鸢》的作家——葛亮,一个1978年出生的年轻的香港某大学的副教授,一位年近不惑却作品繁多的哲学博士。翻看那长长的书单,我甚至怀疑,这是一个怎样的人?才能在短短一二十年间,写的出这么多的书。即便是名门之后,家教渊源,论其本身恐怕也不是一个平凡之人。写作这事儿,你不得不承认,是一个既需要天赋又需要积累的过程。
喜欢研究历史的人,远怕五代十国、近怕民国,这两个时期,总结起来,一字以蔽之,就是“乱”——人多事杂,纠葛不清。《北鸢》的取材,正是以民国时期冯仁桢和卢文笙两个人的各自成长、相遇相知为引线,结合那段混乱激荡的岁月里的或真或假的史实,铺展出一幅民国乱世。在这个乱世里,人命轻贱,如浮萍、如草芥、如纸鸢。但作者想告诉我们的并不是动荡不安的岁月里的民族大义,只是透过两个风雨飘摇的家族发展,来揭示出那许许多多的情非得已和身不由己。
全书写法新颖,葛亮用他深厚的文字功底,在前六章中,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分别从两个主人公不同的发展际遇着笔,其间二人只是有着数面之缘,但始终未“合二为一”,只到最后两章,才正式会和,一起继续故事的开展。这种写法,不仅要求作者始终能够把握的住主线精神,更考验读者的耐心和细心。一不留神,就会忘了前言叙事。
书名“北鸢”,贯穿始终的也是那只飞了又飞的纸鸢,这只纸鸢蕴含着一个普普通通的风筝商人的承诺——龙家传承四代,始终不忘当年向卢家睦许下的诺言;蕴含着卢文笙和冯仁桢的初次相遇,以及后面的相知相守;蕴含着战场上的一线生机;更蕴含着乱世民国里,那些脆弱漂浮的众生万相。
鸢起鸢落,无非靠着一根细线的牵引,只要线没断,就是人生没断,线引人生,人生随线。无非是起起落落,徒剩悲凉。
人生这条路,最终的结局无非一死。《北鸢》里,自始至终,死亡挥之不去的笼罩在每个人的头上——这也深刻的反映出在那个时代,最不值钱的无非人命了。孟昭德因为夫家破落而疯癫,最终为了救自己的外甥和妹妹回过神来,与贼匪同归于尽;冯仁珏因为“通共”而被日本人逮捕,吞针自尽;凌佐在抗日的战场上为了不拖累兄弟文笙,饮弹身亡,临别之际,还不忘拜托文笙将他养父的“宝贝儿”与养父合葬,这是凌佐对他娘的承诺,他不可不孝;姚永安因为商场失意,跳水而亡,死前,却还不忘叠好他心爱的女子赠予的白色西装;秀芬明知永安早已身亡,为了腹中胎儿,强装无事,直到孩子出生一天后,托付给了文笙夫妇后,大出血而死••••••全书中,除了主人公以外,许多看似配角的人物,时时刻刻经历着生离死别,亦或生不如死。
全书里,最富有传奇的女子,恐怕还得算一个言秋凰——说到奇女子,《北鸢》里比比皆是,孟昭德、孟昭如、范逸美、冯仁珏、言秋凰等等,这些人或是为了家族兴旺、或是为了民族存亡、或是为了报仇雪恨,肩负起了骇人的使命,真实的悼亡色彩被隐去,满腔心事都赋予假语村言 ,这一点,倒是颇有几分红楼的意味。言秋凰,其人远是一名角,只因为戏台斗技,间接害死了自己的师傅,再加上乱世纷争,隐藏于一个小小的戏班子,孰料机缘巧合的与冯家四老爷冯明逸缘定三生,但因为冯家规矩森严,入了门就不能再唱戏,所以言秋凰忍痛堕了两人的孩子,从此与冯四老爷两不相见。直到多年以后,范逸美拿着一枚小小的玉麒麟,她才知道原来当年的孩子没有胎死腹中,却死于日本人之手。于是这个不曾尽过一天为母责任的人,毅然献身日寇,忍痛忍辱,最终报了“杀女之仇”,自己也自觉与敌寇面前。读罢此段,真不得不对这个女人鼓掌称好。《北鸢》的书里正面描写死亡的不是很多,但因为言秋凰的死,可以说将这本书整体的格局抬升了一个档次。
故事的最后,卢文笙收养了父母双亡的孤儿,这恰恰与开头他本身也是一个被收养的孩子遥相呼应。历史的车轮虽然滚滚向前,却在这一刻,形成宿命的轮回,虽然已经时过境迁,但新的朝代的成立,似乎隐隐踏入了另一个命运的圈子里。
故人今何在,唯有青山不老;纸鸢落又起,只盼线牵不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北鸢的更多书评

推荐北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