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所标榜的事物往往是优越感的来源

逢逆逆
最近一段时间,被好几个朋友说自己有毫无必要的自卑和低于实际水平的自我评价。分析自己的自卑情结,不知道是童年阴影,为避免失望而先降低预期的防御机制,还是转行带来的边缘感和心理压力。童年时期压抑自我,少年时期自我默认边缘状态孤独地探索,上大学之后找到认同的人和事后度过了一段快乐的自我膨胀时期,之后又不断在打击和崩溃中调整自我评价。感觉自己的自卑感更像是:在没有充分理由给予自己高评价,且没有充分理由判断他人对自己理解认可的情况下,给自己在人际交往中设置一个保守的预期值。

       自卑感让我谦卑,比自我膨胀时期更能直视自己的缺点和问题,对待别人的批评能够更好地接受。但它的确有显而易见的负面作用,在发作的时候让自己变得情绪化、狭隘和慌乱,不能表现出真实自我的闪光之处,甚至有时候因此过度敏感也让别人变得小心翼翼和莫名其妙。

       阿德勒讨论自卑感与优越感关系的段落特别让自己汗颜:

       “当一个人失去自信,不再认为通过自己脚踏实地的努力可以摆脱自卑感,但他依旧不能忍受自卑...
显示全文
最近一段时间,被好几个朋友说自己有毫无必要的自卑和低于实际水平的自我评价。分析自己的自卑情结,不知道是童年阴影,为避免失望而先降低预期的防御机制,还是转行带来的边缘感和心理压力。童年时期压抑自我,少年时期自我默认边缘状态孤独地探索,上大学之后找到认同的人和事后度过了一段快乐的自我膨胀时期,之后又不断在打击和崩溃中调整自我评价。感觉自己的自卑感更像是:在没有充分理由给予自己高评价,且没有充分理由判断他人对自己理解认可的情况下,给自己在人际交往中设置一个保守的预期值。

       自卑感让我谦卑,比自我膨胀时期更能直视自己的缺点和问题,对待别人的批评能够更好地接受。但它的确有显而易见的负面作用,在发作的时候让自己变得情绪化、狭隘和慌乱,不能表现出真实自我的闪光之处,甚至有时候因此过度敏感也让别人变得小心翼翼和莫名其妙。

       阿德勒讨论自卑感与优越感关系的段落特别让自己汗颜:

       “当一个人失去自信,不再认为通过自己脚踏实地的努力可以摆脱自卑感,但他依旧不能忍受自卑感的折磨时,他会继续设法摆脱它们,只是他所运用的方法是不切实际的。他不再设法克服困难,反而沉醉于一种优越感中,强迫自己认为自己有优越感。这样不但不利于消除自卑感,反而使自卑感不断累积。”
       “自卑情结是一个人面对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时表现出来的无所适从。”
       “因为自卑感会让人感到压力很大,所以他们会通过寻求优越感的方式来释放压力,补偿自己。但这种方式是不能解决本质问题的。他们往往是把真正需要解决的问题搁置一旁,不断从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可以避免失败的事情中寻求安慰,而不是追求真正的成功。在困难面前,他们会犹豫、畏缩、没有作为。”

      一直旗帜鲜明地抗拒各种形式的“优越感”,总觉得这种,在与他人比较的过程中因为自己优于他人而产生的快感是十分狭隘的。比如说,强烈反感对他人缺陷评头论足,或居高临下对别人生活指点江山乱贴标签的行为,对那些总在对比中沾沾自喜的人毫无好感。但是我真的是一个毫无优越感的人吗?

       努力思索着自己的自卑,究竟是否以优越感为补偿?如果有的话,又是什么让我有优越感?最为接近的可能就是“边缘感”吧。认为自己与众不同,所以不需要他人的较高的认可和评价,只需获得自己内心的满足即可,但潜意识里还是会为自己未能获得同等程度的理解和认可而产生情绪反应。边缘感带来的优越感让我把自己的性格缺陷,比如软弱、冲动、犹豫不决(和冲动的确是很矛盾,可是人性中就是有这样的矛盾)和不求甚解,当做与众不同的特质,而不去正视这些问题可以且应当被改善的事实。一直以来把自己不擅长待人处事,甚至时常有些笨拙,作为自我原谅和自我安慰的理由。但是事实上自己和他人的边界可能没有那么清晰,我也没有那么与众不同。接受自己并不在普通人的行列之外,而他人也并未一定比我更入世、更能熟练地处理人情世故,我们都是人生孤旅中青涩的探索者,或许是应对自己自卑感的良方吧。

       想想看,其实每个人都有标榜和赞美的事物,而这些事物往往就是他们优越感的来源。我曾宣称热爱的笨拙、天真、朴素的人格,恰恰就是我的优越感所在,也因此逃避着这类人格反面的一些有益的态度,比如更实用、有效和成熟的生活技能和冷静透彻的思考能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4)

添加回应

自卑与超越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卑与超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