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对电影,要的太多了

伊夏
2017-04-24 看过

看完《一念无明》,感觉非常愤恨,不是作品的问题,电影极好,是自己进入的那场观众素质堪忧。有所谓“脑残粉”一直在屏摄余文乐,也有大开手机玩游戏与大声吃喝者。

回家后在微信上与朋友聊,依旧愤懑,有人劝:别想太多,影迷是有原罪的。

我们想要专注地进入电影的世界,想要成为光影的俘虏,我们确实“有罪”,我们不能要求世间每一位都懂得影迷对佳片奉若神明的心。

也时常反思另一种极端:有时候我们对影片苛责地过深,进入学究的境地,甚至不惜“拉片式”地观察每一帧,指摘评判。当然,就督促艺术进步的角度而言,无可厚非,但当过多的人都来做这样一件事,是不是我们的心态已经有些扭曲?

一定有一种更健康地享受电影的方式,既不亵渎,也不强求。

老实承认自己陷于文艺青年的清高光环多年不是什么坏事,这样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认识到商业大片是“无罪”的时刻,更显得震撼。

可能是漫长的叛逆期拖累了心智成熟,成年后重新和父母一起看电影,竟然已经是3D IMAX时代。第一次帮他们戴3D眼镜,预先解释好IMAX的效果和配套音响的特质,在他们身边略带紧张地坐着,大银幕开始倒数十秒,他们发出轻微的赞叹……放映结束从影厅出来,我随口问了一句“好看吗”,竟然引得母亲愣了一会儿,她说:“以后都要一起看这样的电影。”

忽然心头波动,一件这么容易做到的事,我拖到今时今日。看电影,这件我从前觉得只能独享,或必须要与志趣相投者才能分享的“高雅活动”,在父母享受完大片的那个当下,被彻底改写。也就是从那一天起,我常常会想:我们为什么,以及如何,看待电影。

当然会非常非常喜欢《陆上行舟》的疯狂,在热带雨林里建造歌剧院这样的狂妄,不是过着庸常日子的人能够想出来的孤绝。但可能更多人会和卫西谛一样,对山田洋次的这段话久久难忘:

浪人一人走在路上,几乎所有的人都骑马。快速到达不是目的,比浮云还慢也无所谓。因为浪人要感受这个星球所带来的一切。

更多的人,大约都更向往浪人,或者就是浪人本身。成为不了《1900》里的海上钢琴师,甚至也没有《刺客聂隐娘》里面对过往的决绝与勇气,我们之中的多数,可能也就只是堕入《土拨鼠之日》的重复生活,可能就是不愿醒来的《楚门的世界》。但即便如此,电影,还是可以帮助我们,活下去。

卫西谛的这本书,虽然是谈电影,但更多的,确实是在谈生活本身,像是黄昏向晚,天边的云犹如一只大手,你以为那只是与光影嬉戏,其实它轻轻拢下,覆盖人间。

假如我们也能够这般温柔,像面对寻常那样面对电影——当然,是面对那些真正的电影——可能我们会在对其内涵的精读与爬梳之后感到疲惫,感到需要靠在这些作品编织成的沙发上歇一歇脚。有时候电影的意义在于技巧,更在于情感,要是在每一帧里都标上辅助线去读解,那是《三年高考五年模拟》,而非艺术佳片。

和电影和解吧,像和不理解自己的路人挥别一样,像不在商业与文艺之间生硬地划上“三八线”,像拥抱被丢弃的玩具,像书里援引萨缪尔·约翰逊在《漫步者》里的话:“几乎每个人都将自己的生命浪费在试图表现出某种自己并不具备的品格,或赢得某些自己无法享有的喝彩上。”我们为何要苦苦地自我折磨,而非徜徉其间,攫取光亮呢。

我们自然也需要许多严谨的学术的书去学习电影知识,但这一本从情感维度探入电影内部,并拽出神经组织,接通目下生活轨道的书,可能是你的案头与枕边,正需要的。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们都是人生的学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都是人生的学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