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可不知的人性(全二册)》读书摘要

肥肥的灰灰
2017-04-21 看过

一个懂得做人的人,一定要知道,当你的选择正确时,千万别“秀”给那些选择错的人看。

两个同班、同样漂亮的女孩子,或条件相近的两姐妹,各自挑了个如意郎君。二十年过去,境遇各有不同,你的丈夫走对了路,发了,变成豪门大户;她的丈夫虽也不差,只是时运不济,还在租房子借钱。你碰上她,最好多说自己的苦处(就算不苦,也要编一点苦),成果少显示自己的得意。这样,你才不会伤朋友,也才不会伤姐妹。当你不懂这道理的时候,很可能连亲兄弟姐妹都变得疏远,当年愈是条件相近的,愈远。

为什么?因为你的成功,对比了她的失败。最起码,她会想她选输了你。她也可能会私下对朋友说:“有什么好得意?她(指你)老公当年追我,我还不理呢!她是捡我挑剩下的。”

所以,失意人前,千万别说得意事。别人夫妻失和,跟你诉苦。你与其大发宏论,教他夫妻相处之道,不如说:“你看我和我那另一半,好像很亲爱,其实,我们以前也常吵架,甚至要离婚呢!”于是,她心想,她此你当年还强,应该以后会跟你一样好。别人事业失败,跟你诉苦。与其以成功者的姿态来指导,不如告诉他,你当年跌得比他更惨,是一点一点又做起来的。于是,他想,他也能东山再起,和你一样成功。大家的婚姻都曾失和,大家的事业都曾失利,你和他不是因此而有了共同意识,在感觉上走得更近了吗?

当我十年前买房子的时候,请了一位律师负责签约。这位律师个子不高,声音也不洪亮,甚至说话有些含含糊糊的。我起先很担心,但因为跟他是旧识,不好意思另找他人。签约当天,卖方和买方面对面坐着。卖方的律师走进来,吓我一跳,居然是个身高一百九十厘米的巨人。我的律师坐在他对面,还缩在椅子里,把手臂盘在胸前。我正担心吃亏,却见我的律师盯着桌上的契约,手依然盘着,只伸了伸食指: “这里要改……那里要删……那里要加……”天哪!对面的大巨人好像变成小绵羊似的,一一点头称是地照改。我佩服极了,事后到处为我的律师宣传:“他是真人不露相啊!”直到那律师跟我愈来愈熟,有一天来我家吃饭,喝了几杯,拍着我说: “不要再为我宣传了。你要知道,美国律师故意设计这么一个有许多小毛病的‘约’,大家都心知肚明,哪里该删该改。” “何必呢?”我不懂地问。 “当然有必要。”他笑道,“要不然,你会想你何必请律师,自己来算了。有这一招,演出来,才显示律师有用!你的钱没白花啊!”

人们常说“闲得发慌”、“没事找事”、“无事生非”。这几句话讲得真是太对了,一个人没事找事、无事生非,常常没别的原因,只因为“闲得发慌”,怕人觉得他闲、他没用。他没用,他没地位,他就得滚蛋。你说,他怎能不表现得“不闲”一点,“有用”一点?

对,闲人肇祸!什么叫“不怕官,只怕管”?那“管”的,常是没用的闲人,他的位子可能不高,声音可能不大,走起路来也可能最安静,但是盖章的声音特别响。

所以,在办公室里,你可以得罪忙人,因为忙人没时间跟你计较;你可千万别得罪闲人,因为闲人有的是时间跟你周旋;你更千万别瞧不起职位低的“人物”。

了解了这个人性,你对孩子说话便得小心,尤其是那些青春期的孩子,他们本来就处于“你说东,他偏往西”的叛逆期,当他对你说“我明天要去爬山,一定得买登山鞋,否则会摔倒”的时候,你可千万别不以为然地回一句: “你呀!心里想什么,我还不知道?你想耍酷,对不对?别的同学有,你就非要有,对不对?我偏不买给你。”如果你这么说了,可能他明天出去爬山,真给你挂彩回来。他也不是假装摔倒,只是特别不注意,于是,就真受伤了。

记住!每个人都有自尊,都要被别人肯定,都要觉得自己的存在有价值。所以明明他闲,你绝不能表现出“觉得他闲”,而应该想办法给他事做,使他不闲。如果你是老板,你更得小心那最闲的人。发现他没事,你只有两条路——一个是立刻请他走人,一个是立刻使他不闲,你甚至得为他“量身裁衣”,宁可“无中生有”地制造个研究主题,叫他去负责研究,你再偷偷地把报告扔掉。你千万别留着这个闲人继续闲下去。否则,他必然要制造事端,让整个公司受害。更重要的是,当闲人向你谏言的时候,你千万要小心听,装做重视,否则闲人很可能证明给你看!要你好看!

不知你有没有看过斯皮尔伯格导演的《辛德勒名单》,如果你看过,你记得当集中营里盖房子,德国军官用的方法不对,一位犹太女工程师说那样一定会垮的时候,德国军官怎么做?他先一枪打死那犹太专家,再告诉下面的人,照“她”讲的方法去改。

看了这许多,你就要知道,在一个团体里,你不是不能发表跟主管相反的意见,只是发表前你先要想想那主管有没有接受指摘的雅量和本钱。

当然,你也可以找个只有主管和你在的机会,用试探的语气提建议。没有别人在场,不伤他的面子,他比较容易接受。你更可以明明要建议他用A案,却说:“我觉得有ABC三种做法,不知哪个比较好,请领导指示。”结果,他挑了A案。在感觉上那是他挑的,是他的智慧,不是面子全给了他吗?只是他也心知肚明,于是他感激你,会偷偷谢你。

“民主”是你可以在投票之前争得面红耳赤,结果出来之后,即使不如你的想法,你也少数服从多数的制度。什么是员工? “员工”是你可以透过管道谏言,但是上面决策下来,你明知不对,也应全力以赴;再不然,就挂冠求去、另谋高就的部属。在“民主”社会,最有害的,是那些投票结果合你意,就高喊“民主万岁”;不合意,则翻票箱喊冤的人。也是那些能反对的时候不反对,后来却放马后炮、消极怠工的人。即使他放得对,在团体里也是祸害。

了解了这一点,你就要知道,保命不难,你只要在主子决定之后,立刻放弃己见,全力帮主子就成了。在一个公司里,当你的意见跟主管相左,你力争,仍不被采纳之后,你就要加倍努力,去配合主管的做法。你要比别人跑在更前面,甚至死在更前面。你千万别成了边缘人,躲在一角,冷眼看大伙拼命,让人猜“你只盼大家失败,表示你原来的看法对”。于是无论成与败,你都是主管最痛恨的人。而且,他愈失败,愈恨你,甚至如果大家跟他一起拼了命,打了败仗回来,看你讪笑(明明你没笑,他们也觉得你在笑),会一起把失败的责任推在你“扯后腿”上。这就是人性!不要叹人性可悲,因为你也是人,这也是你的人性。

“男人下面硬的时候心就软,下面软的时候心就硬。当他‘办完了事’,会立刻变得小器,会马上后悔花那么多的‘代价’,甚至立刻觉得眼前的女人不够美。‘办事’之前,则恰恰相反。”

“成熟的人不问过去……豁达的人不问未来。”

矮子最爱看人的鞋子,秃子最爱看人的帽子。那鞋子是不是垫高的?那帽子是不是遮秃的?

谈到开车,你要知道人都有个人性,就是不喜欢欠人情。当青玉对夫人说“这是我特别为您租的”的时候,你以为夫人会高兴吗?想想!如果你的孩子,对你说“我会为你用功念书”的时候。你八成不高兴地说:“书是给你自己念的!不是为我。”对不对?如果你的男朋友对你说:“我辛辛苦苦打工,买这辆车,全为了接你送你。”你就算嘴上感激,是不是心里也想:“你难道不是图你自己方便吗?我一共才坐多少时间,你却成天在外面开着跑。”如果你还未成年,你的妈妈对你说:“全是为了你,我不出去工作,天天在家守着你。”你是不是也要不高兴地讲:“你去工作啊!我不用你守着!”如果你是个大男人,对老婆说:“我做牛做马,全为了这个家。”你老婆即使不答话,是不是心里也会暗骂:“难道我在家吃闲饭吗?我可不比你轻松啊!”

记住!人最不能承受的重量,不是有形的重量,而是“无形的情。”没有人希望欠人情,没有人希望背负着“人情债”。有些男女,甚至会因为受不了爱人对他(她)太多情,而离开。

如果你是医生,当你打开病人的肚子,发现他没病,等他苏醒之后,你该告诉他是你误诊,还是“手术成功,保证痊愈”?

一盏一直亮着的灯,你不会去注意,但是如果它一亮一灭,你就会注意到。每天吃饭、睡觉、上学、上班,你不会觉得自己幸福,但是当有一天你遭遇了大病、失业、失学、失亲,然后,事情过了,你突然对眼前的一切特别珍视。你觉得太感谢老天,觉得老天太厚待自己,觉得自己太幸福了。这就叫“人在福中不知福”,只有当某一天,把你从福里拉出去,你才懂得。

出身无法改变,所以出身不能拿来开玩笑。

夫妻之间、朋友之间、亲子之间,当你有话要说的时候,要常想想:“我这话,于事有没有补?既然无补,说了又有何益?”如果你说了,只是图自己爽,或给对方一个羞辱,你得到的结果一定是——恼羞成怒。

如果他有意思,何不自己来说?你是他的什么人?你为什么帮他说话?你拿了他什么好处?

什么叫走门路,托关系?托关系就是卖人情、卖面子。面子卖给谁?卖给我最尊重的人,对我最有好处的人,有一天我有求的人。

如果吴总经理对小廖说“小赵考取了”。有一天,赵教授知道是小廖在“穿针引线”,他会感激谁?凭什么我吴总经理做主的事,要由那廖学海得“面子”?而且赵教授为什么不找我,去找那小廖!

同样的道理,如果博物馆馆长早早同意了,那老画家会感谢谁?当然是那传话的学生。他只怕还私下赏一张值钱的好画呢!再想想,当学生由训导主任那儿得到消息,高兴欢呼的时候,如果你是校长,你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会高兴吗?由此可知,你托关系如果托不好,足以坏事。而且当来找你的人,他在办事伦理上没搞好,也会使你受害。

所以,你不但不能随便托人,而且不能随意“揽事”。你要揽,就要揽得有技巧。譬如,你是小廖,看小赵考得一定能过关,就私下向师母报告:“我看了卷子,一定过关,不必托吴总了。”于是师母会谢你,吴总不恨你。又譬如学生去对馆长说:“我看到老师画了不少好画,我是没敢提,提也没用,但我想,如果你打个电话,老师说不定会同意开个展览。”

结果事情办成,老师、馆长都高兴,都感谢这学生在中间牵线。

仗打输了,明明打的是士兵,受罚的却是将领,甚至可能因此掉了脑袋。同样地,仗打赢了,明明卖命死伤的是士兵,受赏的也是将领,这就叫“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主管要做主,就要负责,就得背过,就得居功。当然,有面子,也要由他来卖。因为今天他给别人一个面子,别人明天也会卖他一个面子,靠这利益交换,他才能往上爬。

你也要由前面故事中得到几点教训——

一、托错人足以坏事。

二、有实力就不要靠关系。

三、能自己直接打招呼,就不要求别人在中间传话。

四、没事别自己找事,免得到头来里外不是人。

如果你很得意,遇到以前的朋友,千万少谈眼前,多谈过去,别人才会觉得你仍然念旧。

一个失意人,能在一群得意人间谈笑风生、略无惭色,才是有骨气;一个得意人,能在一群失意的朋友间,让人想不到他的得意,才是会做人。

你总要让你的部属觉得他很重要,这样,他才干得有劲。你要分层负责,让每个人都有责任、有担当,这样他才能“自我肯定”。

驯兽师把头塞进狮子的嘴里之前,绝不会忘记先喂饱那只狮子。

愈是能解决问题的人,愈是接近问题的核心,也愈容易被感染,自己成为问题。如同涉水采莲,手上采的是纯洁无比的莲花,脚底下却踩着污泥。

“在你把自己的头塞进狮子的嘴里之前,别忘记手里握着鞭子,以及先喂饱你的狮子。”

公理不见得是真理,公理也不见得是正义。

他们在“苦药”的外面包了“糖衣”,在烟囱上画了长颈鹿。这叫做“浸润”,也叫做“蚕食”,慢慢的浸润总比大水淹没来得柔和;一点点地“蚕食”,也当然比“鲸吞”来得安静。

许多年轻时的抱负、人生的理想,都可能因为“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而消失了冲力。许多子女的爱,都因为心想以后再报答也不晚,于是拖了再拖,拖到有一天父母永远离开了,才呼天抢地,顿足捶胸地悔恨。

桃子多软、多好吃,但是那桃核多硬啊!它为什么长那么好吃的果肉,又长那么硬的桃核?因为它希望动物吃那果肉,再把桃核扔掉,使它的下一代能繁衍,能扩散——到远方。每一种生物,基本上都希望它的下一代能延续。但是每一种生物也都有个矛盾,就是希望它的下一代别跟它争地盘。所以许多树,像桉树、黑胡桃树和山毛榉,它们会分泌毒素,使附近别的树无法生长,甚至包括它自己的下一代。

今天你小,我让着你,认为你是后进,所以教你、带你。但是当你的羽翼渐丰、爪牙渐利,我还能让你吗?所以“让”这件事,通常发生在实力悬殊的情况。当实力愈来愈接近,“让”就变为“竞争”、变成“战斗”。同样的道理,你以为周遭与你实力相当的人,真会捧你吗?错了!正因为他们与你相差不远,除非你与他利益挂钩、相互吹捧,否则他们必定与你暗中较劲。

了解了这点,如果你希望一直被你的领导爱护。你就应该总把他放在第一位,你必须常常暗示他,你绝对放忠,不会取他而代之。

如果你是领导者,你最好分层负责,自己绝不往下越级,接触任何“属下的属下”。

当下班时间到了,直属上级要走了,而顶头上司还在的时候,你最好跟直属上级一起下班,别留在办公室。否则,你的直属上级难免会想,这小子会不会跟“老大”接触,攀交情、打小报告?至少,你总是加班,对比之下,显得你的直属上级不如你努力。你最好“少表现”,除非你有个有实力、有才能,又有心胸的上级或了不得的“后台”。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你不可不知的人性(全二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你不可不知的人性(全二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