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世》:幸好我们一无所知

已注销人士暗蓝
2017-04-20 看过

“世间奇事中,何者最神奇?” “谓皆曾见他人垂死,却不信己之将死。”(《摩诃婆罗多》)

  安妮·迪拉德的《现世》,最不“讨巧”之处,恐怕就在于它将许多宗教的观察、内省及阐发汇于一炉,这很容易被热衷于反驳的世人们诟病为“哗众取宠”,就像是黑塞在《悉达多》里让悉达多所承受的非议。世人以苦为名,恐怕只要有一丝光亮,便足以得到十足的宽慰了。他们定要抱着这束光,要捍卫它,自然容不下光彩斑驳之物。

  但安妮·迪拉德并非对这一切无从知晓,她也一定是知道这一切的。她也不在意《现世》可能遭遇的非难,因为那与她无关。“现世”的一切只关乎此刻,关乎主体本身。倘若质疑不能令自己醒悟,谩骂不能让本身宽慰,那么它们便是无谓而愚蠢之举。

  那么迪拉德希望通过《现世》来展示什么呢?“诞生”、“沙”、“中国”、“云”、“数”、“以色列”、“邂逅”、“思想家”、“邪恶”、“现时”,这些章节名似乎让人摸不到头脑,而它们的编排方式也更令人困惑。“诞生”之后再过数十页,还会有新的“诞生”,每个关键词都会周而复始——宛如我们的世界本身。

  可生活的周而复始难免令人厌倦——那少数得知了“太阳之下无新事”的聪明人,总会为“上帝”脑中情节的贫乏而感到忧伤。可这些聪明人,又不过是自作聪明罢了。如若不然,他们因何在见过两场雨后彩虹后,便断言此为“定律”,而不去寻找二者的不同呢?

  这也恰恰是《现世》的有趣之处:世人都在寻找所谓的“光”,可却不知光有千千万,任何一道都足以让一个人的生命这般短暂的时光被照亮。但人若以为自己是高贵的,是无上的,是理应支配一切的,他的眼光就绝不应浅薄如此。他要知道,所有的光都来自何处,将去往何方;他要追寻,那所有的光所照亮的地方,与那所有光都无法触及的所在。生命不过是有限多个“现时”,可“现世”,却关乎所有此刻正在活跃,和依然沉睡的一切。

  所以在《现世》中,安妮·迪拉德关怀了一切:出现在人类畸形辨识图谱里所有异样的人、康斯太勃尔妻子去世时天边的云、那泥土冲压而成的士兵和“我们”、那所有“我们用双脚翻开的大地之书”的每一页。这每一页都无关理想,无关信仰,无关财富与欣悦,可这就是我们的世界,所有颜色不过是为了回避惨淡,所有欢愉,只是瞬间的闪光。

  人不会获得所有,人只会一无所有。幸好,我们对此一无所知。

6 有用
0 没用
现世 现世 7.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现世的更多书评

推荐现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