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钟看完本书(用kindle导出的重要笔记标注)

源青鳥
2017-04-19 看过

蒋勋说红楼梦

作者:蒋勋

66条标注,1个笔记

所以我相信青春并没有消失,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年龄,只要你还能欣赏青春,青春就在你的身 上。相反的,当我们有一天去嘲笑青春、侮辱青春、甚至去打击青春的时候,大概青春在这个人 身上已经消失了。

位置 #19464-19466 | 添加于 2016-10-25 11:50

青春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它有一种浪漫,刚刚发育,生理起了变化,对生死爱恨懵懵懂懂,

位置 #361-361 丨添加于 2016-11-01 10:12

青春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它有一种浪漫,刚刚发育,生理起了变化,对生死爱恨懵懵懂懂,充满 梦幻、忧伤、不确定,充满性的欲望和爱的渴望,也开始尝到人生的失落与幻灭之苦。

位置 #361-362 丨添加于 2016-11-01 10:00

文学不是励志格言,不是非黑即白的答案,文学是对生命真实现象的理解与包容。

位置 #387-387 丨添加于 2016-11-01 10:03

也许人生不是一个结局,人生是点点滴滴、一分一秒的过程累积起来的一种不可知的状态。也许 到最后一天,还是搞不清楚自己这一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位置 #395-396 | 添加于 2016-11-01 10:06

他只是告诉你,在所有的生命中,权力、财富、爱情,全部是一场空。他要告诉你,知道是空, 你还是执著。知道归知道,执著归执著。《红楼梦》的迷人就在这里,明知道所有都是空的,可 是每一刻又都在执著。

位置 #441443 | 添加于 2016-11-01 10:53

当一个事件发生,怀着悲悯之心去看,跟怀着幸灾乐祸之心去看,刚好就构成了文学跟八卦的差 别。

位置 #483-484 1 添加于 2016-11-01 10:18

灼力耐宣悟苕扛幼)米不柜的0计値都县直的:轻田付"耵能都呈低的

位置 #600-601 | 添加于 2016-11 ~02 11 :43

他提到家族琐事,讲他们的日用排场多么大,又不能省俭,因为这种家族需要摆门面,不管嫁女 儿、娶媳妇都要摆出很大的排场,花费也比一般人更多。所以“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位置 #942-944 | 添加于 2016-11-02 12:14

要是排场跟不上,别人会认为你快倒了,要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你就真倒了。

位置 #943 | 添加于 2016-11-02 12:14

戏台上也经常用同样的手法。有时候舞台上那个人出来一亮相就退回去了,然后在后台唱了一 段,再出来。先让大家眼睛一亮,等观众很想再看的时候才出来,而不是让他一直在那里呆到你 不想看,这就是文学技巧。

位置 #1700-1702 | 添加于 2016-11 ~03 11 :50

文学中有一种写法叫做全知观点,是指作者不是从自己的主观立场去写,而是从我的眼中写你, 从你的眼中写他,从他的眼中写我,用某一个角色观照另外一个角色。等于作者要化身成千千万 万的人,再通过这些人的眼睛来看世界。

位置 #1747-1749 | 添加于 2016-11 ~03 21 :12

作者写作时有一个主线,这个主线是预设好的结构。他在写作的过程中,会不断把这个结构拆解 开来。如同画画一般。现代主义绘画常常是全部构图都想好了,可等到第一笔画下去以后,又全 部推翻了。因为他会从这一笔开始发展下一笔,从第二笔发展第三笔。创作是一个非常奇特的东 西,往往是自己预设好的那个架构被彻底颠覆后,才是好创作。相反,做好一个大纲,完全按照 大纲走,很难成为好创作。

位置 #3127-3131 | 添加于 2016-11 ~09 01 :58

我们可以把读者分成两种。第一种读者认为,读了一本书以后自己就可以变好。如果是这种读 者,去选一本书,这本书读完以后,你觉得自己变好了,但这样的书绝对不是文学作品,文学作 品不可能是这样的。那种所谓格言式的或者道德教训方面的书,如《菜根谭》,也许会对你有帮 助,可它对于人性的思考,是没有办法像一个文学作品这么深刻的。我想这样的读者是比较简单 的读者。第二种读者相信,人类在人性方面的摸索与思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在读书中你会 发现人性的复杂,同时也会发现,成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位置 #4159-4164 | 添加于 2016-11-17 12: 18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

位置 #9222-9222 | 添加于 2016-12-14 10:49

可以用逻辑解释的东西都不叫“情”,你每一次下定决心说:“我再也不要理他。”可是你最后还是 没有办法做到,这大概就是“情”了。

位置 #12685-12687 | 添加于 2016-12-27 10:11 东施效顰”是中国美学中的一大警告,它提醒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美,模仿别人根本无美

-1-一―1—丄 十+广^ 口3 十丄 1^1 /-1- 十丄!"十1、II

口」吕,具止的芙兵头定一种日1目,一种白孜元肷。I

位置 #12881-12882 | 添加于 2016-12-30 12:40

我们知道,色彩学这个东西特别容易看得出文化的高低。文化低的时候,就只有蓝啊、绿啊这些 单一的形容;文化高的时候,它就会细致复杂到有“雨过天晴”色、秋香色。

位置 #21460-21462 | 添加于 2017-02-28 21:55

现代心理学谈到的那个自我,其实是一个分裂状态。古希腊哲学里提到人目前的样子是不健全 的,因为原来人是两个合在一起,后来因受神的处罚而分成两半。所以每一个人都在冥冥中寻找 自己的另一半,可是常常会找错,有的是原来以为对,后来知道错了,或者原来觉得错了,后来 又对了。当另外一个生命跟你的身体完全可以合二为一的时候,人就会有一种狂喜。

位置 #24906-24910 | 添加于 2017-03-05 11 :22

德国的哲学家康德说:美是一种无目的的快乐。通常我们很难理解“无目的”的意义,比如这次我 从北部到南部来,如果目的性太强,就会希望越快越好,在没有目的的时候,才会产生快乐的美 感。当今世界最大的悲哀是我们被置放在一个越来越有目的性的时空里,缺失了无目的的感受和 欣赏。

位置 #25942-25944 | 添加于 2017-03-07 11 :34

因为财产一旦私有以后,人们就会有“我的”概念,“这是我的东西,你不能碰”的观念就会出来。

位置 #26953-26954 | 添加于 2017-03-09 12:18

男性在对女性的欲望当中,也隐含了雄对雌的某一种占有性,可是当女性反过来要去占有男人的 时候,男人吓坏了。女性本身的柔弱,其实是欲檎故纵。可是如果这个女性表现出完全主动性的 角色,那个男人常常会弃甲曳兵而走。

位置 #28753-28755 | 添加于 2017-03-14 21:33

有时候我跟一些女性说,也不必那么一直害怕躲闪,你越害怕,越躲闪,越在刺激他的雄性激 素,你就把他那个雄性激素给压下去,他忽然就觉得没意思。

位置 #28757-28758 | 添加于 2017-03-14 21:09

短篇小说往往可以很精简地围绕着一个主线发展,甚至中篇小说也是这样,比较有名的例子像加 缪写的《局外人》,是加缪的成名作,从头到尾的主线就在主角默尔索身上。长篇小说不可能是 这样的写法,因为长篇小说这样写,一定会变得很无趣、很贫乏。

位置 #29277-29279 | 添加于 2017-03-15 01:06

很多人认为,如果小孩子看了《罗密欧与朱丽叶》以后,都学罗密欧、朱丽叶自杀,不是很惨 吗?很多人从这个角度认为有些文学要被禁止,可是刚刚好相反,读罗密欧、朱丽叶,读到最感 动,哭得最厉害的人是不会自杀的。因为他随着剧中人已经有过一次死亡经验,所以回到现实的 时候,反而是比较平衡的。现代西方心理学的美学就是从这个角度看艺术。为什么我们看自杀的 凡高的画这么感动,因为我们有一个部分是凡高;可是看完凡髙的画,感动完了以后,我们在现 实里不会去做那个选择。一个社会自杀率越来越高的时候,是因为文学艺术的东西少掉了,人的 某一个坚持的、宁为玉碎的毁灭的梦想没有得到满足,他就会在现实里去完成。为什么越来越多

人白态?我们X亜亩口甘由右一小西田耳亡当的间徒炤眭沿茨仙们沿右拉部分的进兄咸 拼士

,、口 ,」、1 〕八"』^圓’^^/以I圓门 圓以』、|^1| 圓叫巧’圓/人,又/久/口, 圓1^"』/入门口卜^/」":1,吻^1^,0^0 〕八,、

概中学的时候看《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电影,哭得稀里晔啦。哭过以后,到现实里就好一点;如 果没有哭过,那个哭憋在心里面,在现实里反而会走向绝望。所以父母不要担心孩子在读什么悲 剧,要让他多读一点悲剧。因为亚里士多德说:“悲剧使人净化。”悲剧会纾解很多东西。

位置 #29377-29386 | 添加于 2017-03-15 01:55

一下。“再者你妹子说,你也回家半个多月了,想货物也该发完了,同你作买卖去的伙计们,也该 设桌酒席请请他们,酬酬劳乏才是。”你可以看到这种周到,其实里面是一个企业的管理观念。 今天一个企业成功,绝对是能跟员工有共同分享的东西。我们民间俗语常常说,你吃肉,我至少 也暍点汤吧。这个民间的俗语也是一个智慧,就是说如果你让人家觉得一点好处都没有,都是你 们的好处,这个事业迟早要垮掉。从政府的管理到企业的管理,都是如此。薛宝钗提醒的这个东 西,林黛玉绝对想不到,因为林黛玉家不做生意,宝玉也不会懂。王熙凤的父辈是九省统制,她 是官僚家族,所以王熙凤厉害,可是王熙凤不够周到。商人家族是最周到的,因为在做生意的过 程里面,一定是利益均沾,让别人一点都不拿,迟早要出事。薛宝钗懂,是因为这个家族是皇 商,一个从事贸易的商人家族,才会这样。西方的资本主义建立起来,从工人工作十四到十六小 时,没有退休金、没有分红制度,到今天,西方的资本主义经过修正,跟社会主义之间有一个平 衡,所以劳退制度各方面建立得非常完备。台湾这几年其实一直在学这个东西,慢慢要过渡成为 一个比较成熟的资本主义社会,就是资本家投资之后,要想到如何让这个利益跟大家能有一个分 享。独占性的东西在商业上是危险的。

位置 #29412-29423 | 添加于 2017-03-15 01:44

我们特别注意一下,所有的文字语言一旦进入到固定节奏,节奏就会慢下来了。比如大家读《岳 阳楼记》的时候,前面是叙述:“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具 兴。乃重修岳阳楼,增其旧制,刻唐贤今人诗赋于其上。属予作文以记之。”这都是有点白话性的 叙述。可是说到“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要开始描写风景的时候说:“衔远山,吞长江, 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三个字三个字、四个字四个字排开,速度就慢下 来,成了从散文过渡到诗的格局。“园中景致,时至秋令,秋蝉鸣于树,草虫鸣于野。”这四个句 子,两个四字的句子,两个五字的句子,四四五五,构成它的谐和性。出现诗的情感,整个步调 就慢下来了。

位置 #29579-29585 | 添加于 2017-03-15 02:56

我们看到王熙凤等人“素衣素盖,一径前来”。白色变成这一段里面最重要的一个色彩,整个是白 的。白是一种干净,尤二姐眼里看到王熙凤的“白”是一种单纯,是一种洁净,因为尤二姐自己单 纯、干净。可是白本身也是一种恐怖,白几乎预告到死亡事件的出现。

位置 #29766-29768 | 添加于 2017-03-15 11 :45

记住,如果对方真要还你钱你就要小心了,那说明你在职场上要出事了。

位置 #32060-32060 | 添加于 2017-03-20 11 :08

因为你没有真正观察,比如白先勇的《台北人》,写的就是台湾的酒场里面的小酒女孤恋花是怎 么谋生活的,他绝对是对这一切有观察的。

位置 #33357-33359 | 添加于 2017-03-27 10:20

眼下人们的情感越来越粗糙了,或者准确地说,大家对这样的深情缺乏耐心,以为寄张卡片、送 盒巧克力就是情了,其实情到深处,就是理不清的爱恨交织。

位置 #11896-11898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在我做老师的过程中,常常看到很好的孩子,平常规规矩矩的,可一旦出事会出很大的事。但那 种每天在讲黄色笑话,调皮得要命的孩子,反倒不怎么出事,出了事也能很快处理好。人的欲望 大概像那个堤防的口,你稍微放一点,就不那么容易溃坝。

位置 #5084-5086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可是你住在有钱人家,有这么多的丫头、妈妈供你用,如果你不打点,这些人会每天都讲你坏 话;给少了还不行,因为大户人家出手都很大方。这个东西我们现在不太了解,我们小时候,到 家里来的客人的司机都要递红包,到别人家去,也是连门房都要打点。

位置 #2543^25434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什么叫文学?文学就是细节。有时候我改作文,会跟学生说,你不准用“漂亮”这个词,要告诉我 那车子是什么样子,这就是细节。要求你必须用眼睛观察,不然的话你的作文一定不好看。你 看,作者从八人大亮轿,到四个人的轿子,再到八宝珠缨车,然后是华盖朱轮车,全部用细节来 描摹。

位置 #12359-12362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儒家常常主张对人进行道德审判,这种审判在今天也还是存在的。当一个事件发生的时候,人们 总是万口嘲谤,万目睚眦;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常常觉得自己必须要义愤填膺才行。在一个有些 传统的社群关系当中,当人身上的严重的道德压抑没有办法疏解的时候,反而会去批评、责备一 个他认为不道德的对象,把自己所有的冤屈发泄在这个对象身上。

位置 #2615-2618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人真的很奇怪,到喜欢看的电影总是那些打打闹闹片子的时候,就说明你有把子年纪了。年轻的 时候总是千方百计地找文艺片去伤感、流泪的,可一旦到了某个年龄段你会变得怕看悲剧,会总 是问别人什么电影好笑、好玩。多烂的搞笑片、闹剧你都会去看。可能老年人在遭遇太多的悲 剧、经历了太多的沧桑之后,就不想再去碰那些悲哀的东西,看戏对他们来说就是消遣、开心。

小时候不懂这些,觉得人活到偌大年纪还这么浅薄,要看那么无聊的电影。可《红楼梦》的作者 非常懂老年是怎么回事儿。如果宝钗这个时候要选《魂断蓝桥》,贾母一定难过死了,本来她的 丈夫去世了,大孙子也去世了,看这样的悲剧难免触景生情。

位置 #9577-9583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可是贾瑞已经昏了头,他眼中的王熙凤已经美若天仙了,这是贾瑞的主观感受,所以作者只用这 四个字交代。如果这时说王熙凤头上戴了什么,身上穿了什么,就说明贾瑞还不够陶醉。真正的 陶醉就像你跟男朋友去看了一场电影,回来都记不住他穿了什么衣服。只一个“如此打扮”,

位置 #5207-5210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就是俄国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写的长篇小说《被侮辱与被损害的》,里面写的全部是俄国当时社会 里最被侮辱、最被损害的那一批卑微者。

位置 #8810-8811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我们常讲“诗言志”,重要的不是你会不会写诗,而是你有没有梦想,有没有对生命境界的追求。

位置 #20847-20848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叫一个人如果连名字一起叫是不亲的,这跟西方的习惯不太一样,西方的习惯可以直接叫老爸约 翰,表示我跟你很亲,东方往往是把名字去掉了,直接以姐妹呼之才有亲骨肉的感觉。《

位置 #25586-25587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俄国的小说家陀思妥耶夫斯基一直提醒说,如果你要做一个作家,你对笔下任何一个最卑微的人 物都不可掉以轻心。

位置 #8655-8656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一痕雪脯”这四个字的了不起,就是用字的精准和用字的动感力量,没有任何文字可以替换。比 如“痕”字用什么字替换呢? 一团、一块、一片,形象大概很糟糕,都很可怕。“痕”常常是形容月 光的,有一点点隐藏。在音韵上,痕的发音,有一点鼻音,也有一种比较委婉的感觉;如果说一 块,“块”是发花韵,是开口韵,会觉得粗暴。

位置 #28788-28791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本来还要晚一点到的,可是在半路上听到元春封了贵妃的消息,就加快进度往回赶,第二天就能 到了。“宝玉只问得黛玉‘平安’二字,余者也就不在意了。”这一段写得极好,其实一个人对另外一 个人的关心,到最后只有“平安”二字。我跟很多朋友提过,汉诗里面说的“上言加餐饭”,其实是 写给最珍爰的人的话。因为最爱的人,已经不再说你爱我、我爱你之类的话了。反而会是好好吃 饭,健康平安。讲得很淡,可是不容易体会。我们对于所谓的情爱,有很多外在的装饰,可是情 爱深处,其实就是平安。

位置 #7036-7041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如果孩子回到家里,至少把在学校发生的事情透露给你一部分的话,你就是一个成功的父母,

位置 #3949-3950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我哥哥是在初中的时候练健身,漂亮得不得了,后来读军校,在家里开舞会,所有的女孩子都送 照片给他。我就想我绝对不要走他那一条路。因为我知道再怎么练健身也比不上他那个肌肉,我 就完全走另外一条路,自己去弄文学了。所以我们兄弟感情很好,他有的那个部分我完全没有, 我在搞的东西他也完全不懂。贾环的痛苦在于他一直要跟宝玉比,他没有发现自己的特征。《红 楼梦》让我们意识到,对于每一个生命来说,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特色,找到自己一个别人无法 取代的长处。

位置 #8767-8771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在当时,收礼是一个大学问,名帖收下来以后要登记,然后全部上档。我们现在也用档案资料这 个名词。以前是用木牌,收到某家什么礼就写一个木牌,账房把这个档收好,收完以后要写谢帖 让送礼的人带回去,还要拿赏银给送礼来的人。

位置 #4932-4934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荣格的心理学说认为,美其实不是一种存在,美是一种消失,如果春天的花一直存在,它并不构 成美的条件。恰恰因为它本身是在一个消失的状态,而且因为它短暂,才构成了那个对美的特别 强的惋惜。

位置 #27847-27849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4可见真正瞧不起苦出身的人不一定是贵族,很多时候是另外的贫苦人。“

位置 #32795-32796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我读到这一段,其实蛮感慨的,因为有时候我去做诗歌评审,大部分都是玩小趣味的东西。所以 古人讲“取法乎上”,就是你一幵始就读王维、读杜甫、读李白,读出那个大的气度以后,“格”就 不会落下来。

位置 #20986-20988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原因。“情既相逢必主淫”,作者认为,情跟淫之间是不可分的。过去都认为淫是肉体上的淫荡, 情是一个比较升华的东西。曹雪芹刚好相反,他认为甜言蜜语的情本来就在主淫,他的目的非常 清楚,认为情是一个被包装过的性,所有浪漫爱情的背后其实就是性。这是三百年前特异的看 法,他觉得人把情话说得那么漂亮,其实全是在包装,背后就是淫这个字。“

位置 #2429-2433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如污淖陷渠沟”,此时,黛玉所有的心愿都出来了,生命本质上是干净的, 干净地来,也得干净地去。读到这里,你一定会明白《葬花词》之所以动人,是因为它不只是在 讲黛玉。我相信所有被《葬花词》感动的生命,内心都有一种对“干净”的坚持,因为人活在现实 里一定有很多的妥协,有很多的牵连,甚至龉龊。可是在读《葬花词》的时候,刹那间会引发一 个生命对没有任何牵连和纠缠的“干净”的向往,这才是《葬花词》真正动人的地方。“

位置 #11799-11803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如果你去一个讲究的餐厅,问餐厅的服务生说这是什么菜,他说不知道的时候,你就知道这个餐 厅一定不上档次。

位置 #33194-33195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王熙凤第一次出来时的色彩就是红色和金色。红色是彩度最髙的颜色,金色是明度最高的颜色, 这一次还是,所以王熙凤永远是发亮的。

位置 #2844-2845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长篇小说的结构不能太单纯,在宝玉发病的中间插上一段无关紧要的东西,才构成真正的编织。

位置 #25154-25155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好,我们从头发幵始看起,“这尤三姐松松挽着头发”,女人头发一松的时候,其实就有一种妩 媚。头发松这种状况,常常在过去的社会变成某一种跟礼教相反的事情。王夫人看到晴雯头发松 松的,就要把她赶出大观园,觉得这个女人不正经;有一次林黛玉跟大家笑闹,头发乱了,宝玉 跟她做了几个眼神,她就进去把头发弄整齐了。过去的女性觉得头发一丝不乱才是规矩的,头发 只要乱一丝就有诱惑性。女性从温泉出来的时候,随便挽着头发,有一种妩媚,跟打扮得很端庄 的漂亮不太一样。有泡过温泉的那个体温,有一点热气,有一点微汗,然后头发松松的。

位置 #28771-28776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请大家特别注意,《红楼梦》里凡有诗词歌赋出现的时候,都是在描写心情。

位置 #5036-5037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此时的王熙凤忽然转变了作风,对贾琏说,我有事要跟你商量。她大概已经意识到,自己当着下 人的面说要检查丈夫的行李,让丈夫蛮难堪的,一定要给他一个台阶下。平时,她真有什么事情 要讨主意,也绝对不会问贾琏,她知道贾琏的智商不如她。此时的问,是为了让贾琏有一家之主 的感觉。这就是王熙凤的聪明之处,就像一个企业有一个强势的总经理,有一天忽然意识到自己 从没有给董事长一点名分,便找件事情去请教董事长。

位置 #9524-9528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有些人会说:我不要这么麻烦。可是他一生到最后是会很空虚的,因为他缺少为之生、为之死的 那份深爱。

位置 #11898-11899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

位置 #9706-9707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赋”在中国文学里很特别,它受到《楚辞》的影响,有很多文辞的堆砌,有很多的感叹词,

像“兮”字等。汉代成为赋的一个高峰,司马相如、扬雄都是写赋高手。过去常常因为重视“唐宋八 大家”的古文,忽视了赋这个传统。唐宋八大家就是有话直说,比如《祭十二郎文》是有话直说, 文以载道,有很深重的人生意义在里面。赋是充满了华丽辞藻的堆砌,其中并没有重大的内容。 所以文学就变成两种,一种是有很重大的事件和意义,比如《正气歌》;还有一种是没有什么 事,只是要形容一个东西,比如《上林赋》,写一个园林的美。赋是形容词最多的文体,此处的 赋文形容一个女孩子的美,她又像黎明又像雪又像风,走路时像柳树摇曳。阅读这种文体,大部 分人都有点不耐烦。可我觉得,赋是一种非常好的修辞学,练习修辞最好的文体就是赋。

位置 #2249-2256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红楼梦》之所以令人百读不厌,是因为它所提供的人生经验只是现象,就像一个球状物,能让人 从不同的角度看到不同的东西。你在青少年时可能看到的是这一面,中年、老年看到的则是另一 面,具备这样的圆满状态的小说,我看迄今为止恐怕只有《红楼梦》了,它真的可以让一个人在 青少年读了以后,中年又读,老年再读。

位置 #13149-13152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人生最大的学习是,你不敢轻易嘲笑任何一种命运,因为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如何。福祸都 在旦夕之间,我常常看到有朋友刚刚在笑完别人的下场,没多久自己就发生了更不幸的事情。我 看判词最大收获是,从中发现了作者的悲悯,他在提醒众人,谨慎惜福。

位置 #2357-2360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后来薛涛真的落难,成了一个非常有名的歌妓。她的诗写得很好,她很重要的创作是“薛涛笺”, 就是在春天的时候摘下桃花,泡在井水里,然后用它做成一种纸。薛涛是一个非常有创造力的女 性。

位置 #1248-1250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但丑角常常是文学和戏剧里的救赎,他会让你感觉到其他生命沉沦萎靡到没有生命力了。

位置 #2713-2714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V刚收了入家的一点香料,马上就讲这个话,有点下作,“倒叫他看着我见不得东西似的”。王熙凤 也在动心思,这个心思是作为一个总经理,人家刚送了一盒月饼,你就马上说刚好有个事让你去 管,彼此都很难堪,所以王熙凤对工作的事只字不提。贾芸的成熟也表现在这里,他要找更适当 的机会再张口说工作的事,两个人都把分寸拿捏得刚刚好,不紧不慢地随口说了几句闲话。

位置 #10539-10542 | 添加于 2017-03-28 17:39

“贾政又深恶孙家,虽是世交,当年不过是彼祖希慕荣宁之势,有不能了结之事才拜在门下的,并 非诗礼名族之裔。”贾政也很不喜欢孙绍袓,觉得当年他的祖父出身那么低,能爬到现在这个位 置,全靠巴结权贵。我想这也是官场的智慧,因为这样的家族迟早是会报复的。真正的门当户对 是大家平起平坐,比较有共识。可是那个靠拍马屁、奉承,今天送你这个,明天给你那个爬上去 的人,等到有一天他真的大权在握,所有的屈辱感就都出来了,很可能会反过头来整你了。而孙 家是最危险的,三代都在巴结,可以想象屈辱有多深。所以贾政不想把迎春嫁给孙绍祖,绝对有 这个原因。“因此倒劝过两次,无奈贾赦不听,也只得罢了。”

位置 #35001-35006 | 添加于 2017-04-07 16:25

这种男性的心理学有趣极了,假如你真的把宝蟾给她,他可能一点兴趣都没有了,他要的就是偷 情的那个快乐。

位置 #35382-35383 | 添加于 2017-04-07 16:25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蒋勋说红楼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蒋勋说红楼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