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认为的读后感

六道雨
2017-04-17 看过

《细雪》这本书首先很难让人想到是一个男人写的。 这本书中国人方便理解起来有小型的《红楼梦》的意思。大阪芦屋是主场,莳冈家四姐妹是主要人物。 小说以二姐幸子为主要视角讲述。 四姐妹分别为大姐鹤子,二姐幸子,三妹雪子,四妹妙子。 在大阪地区称呼家中最小的为“细”,我国南方也有这种用法。所以妙子在家中也被成为“细姑娘”,那么就明白这个小说《细雪》二字其实指的是妙子和雪子两个人。 整部小说分为上中下三卷。上卷主要讲雪子相亲的事情。文中不止一次提到四姐妹长得比年龄要小很多。 妙子二十八九岁和十几岁少女一样外表。雪子直到34岁才出嫁,看起来也只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 莳冈家是一个衰败的大家族,就算已经衰败了还保留着贵族的脑筋。雪子一直嫁不出去,早期是因为看不上男方家不够门当户对,到了后期真的嫁不出去了才发现那些人真的有点问题。 整个小说已经不记得雪子相亲了多少个对象,这还是两三年之内发生的事情。可以想象再往前推几年还有多少人被拒绝。 四姐妹每个人的性格都有很大的区别,除了妙子其他三人都是在家族比较昌盛时期成长起来,保留着贵族小姐的性格,思想也比较保守。 鹤子因为丈夫工作原因调到东京,就把整个舞台从大阪扩大到东京。 原本还算阔绰的鹤子因为东京快速的都市生活,还是借鉴。在后文妙子重病时给幸子的回信中也透露出性格不好。 妙子是四姐妹中最特别的一个,她有挣钱的能力,相比起三个姐姐当家庭主妇甚至每天过得很无聊,妙子做布娃娃,做西装,学舞蹈每天都很充实,钱挣得不多但是也学了一门手艺。 家族和未婚夫支持她做布娃娃,因为这是一门艺术,甚至可以还开了展览,却拒绝她学做西装。觉得做西装就是工人,她们是贵族大家的人,干这一行太丢人了。 妙子的性格很现代化,因为正好在战争时期,社会风气的快速变化,妙子和姐姐的区别也就代表了各个时代的特点。 妙子属于遵从本心,她不在乎名誉这种东西,只做自己想做的,以至于其他三个姐姐觉得有这样一个妹妹丢人。 每次雪子的相亲对象调查家庭情况就会知道妙子曾经和奥畑私奔上报纸的事情,只有最后和雪子结婚的人才说出一句“我娶得是雪子不是妙子”,这样一个人是因为在国外留学过才有这样的思想,其他人嘴上不说其实都多多少少在意这件事情。 妙子文中和三个男人有关系,一个是公子哥儿奥畑启,但是奥畑花天酒地乱花钱没有正规工作,家族里并不喜欢这个人。碍于雪子作为姐姐一直没有结婚,两人就一直拖着。 第二个人物是板仓,奥畑手下一个拍照的,因为奥畑认识了妙子,经常帮妙子和莳冈家拍照。妙子在遭遇了灭顶之灾的洪水时,板仓拼命救下妙子,两人渐渐产生感情。 从这一点家里产生了分歧,三个姐姐一致认为虽然奥畑品行不好,但好歹身份和莳冈算得上门当户对,板仓只是个开照相馆的,人再好也不行。但是幸子的丈夫贞之助思想比较先进,觉得板仓更好。 文章中作者很明确的给贞之助用的形容词是“先进”,其实就是想表达三个姐姐的思想守旧。 妙子重病时大姐鹤子居然庆幸妙子没有死在家里,不然会觉得妙子造成的一系列事情丢人。 幸子看到回信强烈的感觉到大姐鹤子这一点表达的太明显了。 和妙子有关系的第三个人是一个酒吧领班“三好”,不知道妙子究竟对三好存不存在感情。板仓死后,妙子再一次被奥畑缠上,说不上完全断绝关系,还一直用奥畑本来就不多的钱乱买东西,这件事揭露出来之后,生性胆怯的雪子都大发雷霆。关于雪子的事情后文再说。 板仓应该是妙子真心喜欢的人,三好可能只是妙子故意勾引怀孕逃离奥畑的一个手段。三好虽然身份底下,但是用贞之助的话来说比板仓的性格更好,如果两人一起努力挣钱,以后的生活应该不成问题。 另一方面怕影响雪子的相亲,妙子早就离开了芦屋的家一个人住。一直想在雪子之后结婚,却因为怀孕,流产一系列问题还是在雪子出嫁前结了婚。 不知道妙子未来的生活是否幸福,但是她脱离了家族的束缚,过上她认为自由的生活。 另一方面妙子也并不是讨厌她的姐姐,被雪子指责之后摔门离开,过了几天想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之前有一次也是雪子找妙子谈话,贞之助看到的时候妙子在帮雪子剪指甲,完全没有吵架生气的感觉。 妙子只是不喜欢被束缚住而已。重病的时候看着姐姐们的眼神多么无助,那时候才觉得她并不是那么坚强的女性,就是个普通人。 文中曾说过两个人“面目可憎”,一次是看到妙子跳舞的时候,原话是「别的看客不知道作何感想,对于贞之助来说,妙子那种目空一切、毁誉褒贬仿佛都不放在她心上的大胆舞姿,甚至觉得有点儿面目可憎了。」 因为妙子的洒脱的性格让别人看起来不舒服,让读者来看其实是普通人不理解和一点点的嫉妒。 另一次提到面目可憎是说雪子「可是,这个妹妹果真会认识到今天的失策是“失策”吗?要是真能认识到的话,当着姐夫的面认个错,说声“对不起”也好呀。不过想到这个人那时即使心里知道自己错了,也决不肯当面认错,又觉得她面目可憎起来。」 现在就谈谈雪子,这个小说的另一个主角。 雪子一直占据细雪二人更多的笔墨,虽然她很少说话,但是经常描写出她的特点。 雪子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从形象性格上一开始给人的是《persona4》里天城雪子的形象,因为名字都叫雪子,而且一年四季穿着和服,夏天真的很热的天穿着雪纺衣服,看起来皮肤都是透明的。 二十几岁时如果相亲对象稍微对她说两句话就脸红的跑掉。一开始我说了像小型的红楼梦,雪子性格其实还不如林黛玉的开朗。出门必须要别人陪同,到了三十岁还是这样。 幸子和贞之助也意识到过于偏袒雪子,认为这是她的一个特点,很纯正的日本女性,很单纯,没必要改变。 但是到了某一个快要成了的相亲对象那里,因为打了电话过来要雪子单独接电话彻底激化了矛盾。 早在之前幸子在东京有事的时候给家里打电话,提到了没有人愿意让雪子接电话。雪子性格内向胆怯,甚至不敢接电话。因为家里没有人接没办法才接起来。 就算是关系很好的姐姐幸子,雪子对着电话也是很小的声音,幸子几乎听不清楚雪子再说什么。 以至于后来幸子正好不在家时相亲对象让雪子接电话,等幸子急急忙忙回来时已经挂断电话了。媒人说男方暴怒,觉得雪子讨厌他。 贞之助和幸子为了这一次的相亲废了很大的苦工,贞之助还在工作之余拉下脸找男方吃饭配男方的孩子,结果被雪子一直不肯进步的性格一下全毁了。 虽然后来解释了原因并不是讨厌男方,但是雪子这种不爽快,优柔寡断的性格也已经被否定了。 幸子把原位说给雪子,雪子一点后悔反思的样子都没有,只是和平时问她要不要相亲,对这个对象印象怎么样一样“嗯”了一声。 彻底激怒了幸子。 但是雪子又是很有用的一个人,家里全部病倒只有雪子一个人身体健康照顾全家。 无论是幸子,还是幸子的女儿悦子,鹤子的几个儿子,再是后来重病的妙子,全部都有雪子在照顾,她也任劳任怨一点抱怨都没有,这也就让幸子讨厌不起来这个妹妹。 悦子喜欢雪子胜过亲妈幸子,也是因为雪子擅长对付小孩子。 从这一方面也能看出雪子并不是没有优点的大小姐。 再提一下主要视角的幸子,作为家里老二,却掌管着整个家,只有特别重要的决断才写信找大姐鹤子决断,毕竟鹤子才是长房。具有掌控全家的行动力,类似于《红楼梦》中的王熙凤,贾探春。 但是幸子又带有陈旧的思想,对于妙子和板仓的恋情不支持,丈夫贞之助支持时觉得委屈,听了雪子也同意自己的观点才舒服。 幸子和贞之助为了这个家真的操了太多的心,雪子数不清的相亲都是由幸子带着去,关系到交际,贞之助对于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个小姨子东奔西走没有怨言。 连幸子都气的看不下去想哭,贞之助只是叹气没有说什么。 雪子最后和一个同样处境的贵族男子结了婚,男子只拿了家里一部分遗产,没有实际的工作,但是不在意雪子和妙子的事情。原来的地位也比莳冈略高,家里都很高兴。 但是能感觉到雪子未来的生活不会很幸福。 妙子和一个酒吧领班离开了莳冈家,找了一个地方独自生活,也许如三好所说开了小酒吧,妙子继续做西装,好像生活也算惬意。 幸子终于不需要为两个妹妹担心受怕,莳冈家重新恢复平静。

0 有用
0 没用
细雪 细雪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细雪的更多书评

推荐细雪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