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的心理学意义

Alvira
Bruno Bettelheim是一名奥地利裔的美国儿童心理学家,作家。他的作品深受弗洛伊德一派的心理分析学的影响。在当时西方社会的一片对童话作品负面评价的风潮之下,Bettelheim的这本书肯定了童话故事对儿童心理发展的正面意义。认为童话这种以象征为主要手法的文学形式,能够最有效的帮助缓解儿童在心理发展的初期阶段内在的情绪障碍,学会处理暂时无法识别与消化的心理矛盾,指引儿童日后对感性和理性的发展与掌控,处理内心领域与现实世界的关系,从而建立健康与完善的人格.
当时的西方社会有很多学者提出,童话中阴暗的反面角色与脱离现实的故事情节于儿童的心理发展无益,应该被更加正面和现实的当代故事所代替,这种做法似乎试图使儿童认为人性的阴暗面并不真实存在,将他们“保护”在一个纯粹至善的世界里;而Bettelheim则认为,童话故事里的各种亦正亦邪的人物及其行为刚好与儿童内心世界各样混乱而无法梳理的情绪相对应,童话里的这些简单明确的因素使儿童无意识的内在感受实体化,比如对被遗弃的恐惧,弟兄姐妹之间的原始竞争,恋母情结等,从而帮助他们更好的消化这些正常的不良情绪,为这些压抑和无处释放的心理困境找到出路。
童话里对象征与隐喻手法的使用...
显示全文
Bruno Bettelheim是一名奥地利裔的美国儿童心理学家,作家。他的作品深受弗洛伊德一派的心理分析学的影响。在当时西方社会的一片对童话作品负面评价的风潮之下,Bettelheim的这本书肯定了童话故事对儿童心理发展的正面意义。认为童话这种以象征为主要手法的文学形式,能够最有效的帮助缓解儿童在心理发展的初期阶段内在的情绪障碍,学会处理暂时无法识别与消化的心理矛盾,指引儿童日后对感性和理性的发展与掌控,处理内心领域与现实世界的关系,从而建立健康与完善的人格.
当时的西方社会有很多学者提出,童话中阴暗的反面角色与脱离现实的故事情节于儿童的心理发展无益,应该被更加正面和现实的当代故事所代替,这种做法似乎试图使儿童认为人性的阴暗面并不真实存在,将他们“保护”在一个纯粹至善的世界里;而Bettelheim则认为,童话故事里的各种亦正亦邪的人物及其行为刚好与儿童内心世界各样混乱而无法梳理的情绪相对应,童话里的这些简单明确的因素使儿童无意识的内在感受实体化,比如对被遗弃的恐惧,弟兄姐妹之间的原始竞争,恋母情结等,从而帮助他们更好的消化这些正常的不良情绪,为这些压抑和无处释放的心理困境找到出路。
童话里对象征与隐喻手法的使用,使它变的不那么具有攻击性和目的性,令儿童能在娱乐的同时更放松的运用想象力产生对角色的代入感,这与说教性质的教育方法截然不同。童话在隐喻中以更间接的方式促使儿童更真挚的的直接参与与个人体验,从而共同完成一项更深层的心理启发与指引。作者还提出,给童话故事添加插图的做法尤其不值得提倡,因为插图减弱了童话与孩子心理互动的个体性,抑制了个人想象力的发散,成人的视觉符号反而阻碍了儿童对角色的代入感。
Bettelheim认为童话相比较于神话故事,更呈现了乐观主义的精神面貌。除了童话里完美结局的设定以外,他认为神话故事更侧重于遵循精神分析学里“超我”的原则,令孩子因为感到无法达到神话超人类的高度而丧气;而童话里人物受继母排挤的小女孩,抑或是聪明又能干的小猪,都带着平实的人性,与听故事的孩子没有太大的距离感,更使得他们能够因着故事主角的经历受到鼓舞。
作者在书中探讨了魔法的重要性以及梦境与童话的联系,还深入剖析了大量为大众熟知的童话故事的心理学意义。我认为若将Bettelheim对童话的心理学分析与Donald W . Winnicott所提出的“过渡客体”的理论相提并论,可以说童话也是一种过渡客体的形式。首先童话如同那些毛绒玩具,或者熟悉的小毯子,对儿童而言都有特殊的象征意义,用来模拟内心世界在发育初期无法抒发或者协调的感受或情结。其次,童话最正确的打开方式似乎是得由父母声情并茂的反复讲诉,重复性助于产生一种依恋从而使它更深入孩子的心理世界。总有一两个故事非要吵着听到他们才能入睡,如同必须抱着入眠的毛绒小兔子一样。过渡客体旨在协调儿童的内在现实与外在现实的一致性与和谐度,介于幻想与现实的中间地带,在成人之后,这一领域也成为主要发展文化认知,艺术,以及宗教的特殊地带。
书中还提到了英国作家C.S Lewis以及G.K.Chesterton对于童话故事的肯定与赞赏,认为它们是“灵性的探索”,以及“最接近生活的”。Lewis的一个重要身份之一便是儿童文学作者,他写的《纳尼亚传奇》已经成为当代童话的经典。Chesterton在《回到正统》书中的一章“仙域的伦理”中探讨童话的特殊意义:“我恪守如一的哲学,是从幼儿园学回来的,我对此从没半点怀疑。我大体从一个保姆——一个民主暨传统,神圣而典雅的女祭司学会了有关道理。那时候我最相信的和现在我最相信的东西,同样是童话故事。对我来说,童话故事完全通情达理,它们不是幻想:相比之下,其他东西反而显得奇形怪状。相比之下,宗教和理性主义同样是不正常的;虽然宗教是不正常的正确,而理性主义是不正常的错误。”“我在这里想弄清楚的是,童话世界究竟带来了什么伦理与哲学。只要细加诉说,不难发现很多高尚而有益的原则,都是源自童话故事。《巨人克星杰克》带来了隐含骑士精神的教训:巨人必须杀掉,因为他们是庞然巨物。这是人类勇敢的叛变,对抗如巨人般庞大的骄傲。。。此外,《灰姑娘》带来了像《圣母玛利亚颂》的教训:“叫卑贱的升高”。此外,《美女与野兽》带来了另一则伟大的教训:爱一样东西,一定要在他尚未成为可爱的对象之前。还有,《睡美人》这个可怕的寓言,讲述了人类虽然满有生之福气,却让死亡咒诅着;而死亡又或可软化为睡眠。凡此种种,我关心的不是仙域个别的法规,而是仙域整体的律法精神。这种精神我未懂说话已经学会,将来就是不能写作也不会忘记。我关心的是某种看待生命的方式。童话故事在我心中创造了这种方式,然后具体的事实又悄悄的加以确认。”切斯特顿认为用“魔法”而不是“定律”来理解客观世界的种种事实是至关重要的,因为“科学书籍使用的诸如“定律”“必然性”“秩序”等术语的确有违智性,因为这些用语假定了一种透析核心的综合,而这种综合并不存在。而“魅力”“魔力”“迷惑”等这些词语表达了事实的随意性以及奥妙之处。”有的时候超现实的世界比童话更不真实。
 我认为童话的格式与构造是所有文体中最直接在人心理层面起作用的,而隐喻是它最大的魅力所在。美从来都不是侵略性的,而是愉悦的邀请。甚至对于成年人来说,童话性质的故事总是令人乐在其中,因为它所产生的思考是多向性并且个人化的,每个人都能从故事的细枝末节里找到自己的影子。


参考书目:
《永恒的魅力—童话世界与童心世界》(The Uses of Enchantment: The Meaning and Importance of Fairy Tales) Bruno Bettelheim 1976
《游戏与现实》(Playing and Reality) Donald W. Winnicott 1971
《回到正统》(Orthodoxy) G.K. Chesterton 1908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永恒的魅力: 童话世界与童心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