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要逃跑吗?

华年
【无意中找到篇旧文,已经不记得书讲啥了,也不记得为啥找我写,感叹下我从前居然能写这么文艺的书评……2010.10-2017.3 how time flies!】

古今中外,讲狐狸的故事大多温暖动人。聊斋里的狐狸美丽善良,童话里的狐狸机灵狡黠,而时下流行的“阿狸”,更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但这个,不一样。

  这里的狐狸一出场就是死的,一副皮囊,每天都短一截。看着令人心里直发毛,倒正好应了全书所描绘的景——风雨飘摇中的罗马尼亚,弥漫着无所不在的恐惧、屈辱和绝望。

  闪。小勺在闪,果汁在闪,金牙在闪,铜扣在闪,擦过的皮鞋在闪,黑色的眼珠在闪。闪光的东西都在看。阳光下,四处尽是眼睛,无边无际的眼睛。而阳光照不到的角落,猫会将一切隐私尽收眼底。人群无处遁形。

  你想逃离这被监视的城市吗?你也要逃跑吗?

  忍。人群在忍。忍字头上一把刀。头顶的杨树正是那绿色的尖刀。在什么都够不到的地方,它斩断炎热的空气,投下又尖又锐的影子。杨树绿色的外壳是所有被遗忘的夏日。年复一年,夏复一夏,一个人能理多少回发,做多少件衣裳。年复一年,夏复一夏,碎发和碎布料装满一麻袋与人同重,那人终在这苦闷...
显示全文
【无意中找到篇旧文,已经不记得书讲啥了,也不记得为啥找我写,感叹下我从前居然能写这么文艺的书评……2010.10-2017.3 how time flies!】

古今中外,讲狐狸的故事大多温暖动人。聊斋里的狐狸美丽善良,童话里的狐狸机灵狡黠,而时下流行的“阿狸”,更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但这个,不一样。

  这里的狐狸一出场就是死的,一副皮囊,每天都短一截。看着令人心里直发毛,倒正好应了全书所描绘的景——风雨飘摇中的罗马尼亚,弥漫着无所不在的恐惧、屈辱和绝望。

  闪。小勺在闪,果汁在闪,金牙在闪,铜扣在闪,擦过的皮鞋在闪,黑色的眼珠在闪。闪光的东西都在看。阳光下,四处尽是眼睛,无边无际的眼睛。而阳光照不到的角落,猫会将一切隐私尽收眼底。人群无处遁形。

  你想逃离这被监视的城市吗?你也要逃跑吗?

  忍。人群在忍。忍字头上一把刀。头顶的杨树正是那绿色的尖刀。在什么都够不到的地方,它斩断炎热的空气,投下又尖又锐的影子。杨树绿色的外壳是所有被遗忘的夏日。年复一年,夏复一夏,一个人能理多少回发,做多少件衣裳。年复一年,夏复一夏,碎发和碎布料装满一麻袋与人同重,那人终在这苦闷岁月里耗尽生命。财富被偷光,幸福被禁止。

  你想逃离这尖刀森林这夏日终年吗?你也要逃跑吗?

  忍无可忍,总会爆发。

  人们咒骂,咒骂一切。当克拉拉骂人的时候,她会问候万物的妈妈。当伊利杰身处臭味弥漫的黑夜,他骂遍了士兵军官坦克和战壕的娘,骂遍了上帝,骂遍了这个世界所有的生灵。骂的时候或许确实淋漓畅快,可是咒骂又有何用?既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觉睡,更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况且,你不可能永远地咒骂下去。

  “如果咒骂中断了,那它从来就没有过。”

  只剩下冰冷的死寂,令人窒息。像阿迪娜戴过的蚂蚁项链,蜜糖软管是个甜蜜的陷阱,蚂蚁终将窒息而死。那些生命,不过是假象而已。

  你想逃出这令人绝望的寒冷吗?你也要逃跑吗?

  死亡的阴影笼罩四周,威胁无处不在。阿迪娜的狐狸被不断地切割,危险慢慢靠近。她从狐狸的身上,嗅到了猎人的味道。

  那时狐狸已是猎人。

  颠倒黑白?无所谓,这本就是个混乱的世界。

  夫妻梦中相逢,却如同陌路人,只能轻声问:“你要逃跑吗?你也要逃跑吗?”不知逃往何处?没关系。出逃本无方向,离开才是真正的目的。像只兔子一样逃跑,左胸膛里跳动的是大地的心。倘若真有有命运这回事,那么吉普赛人的命运是流浪,他们的命运便是逃亡。短了截的狐狸是逃跑的信号,它即将化身为追赶的猎人。逃吧。逃出那片无边无际的眼睛,逃出杨树林,逃出恐惧绝望和死亡。阿迪娜和保尔是逃亡之人。可谁说克拉拉和帕弗尔不是。都是乱世之下的无奈人,我不懂,为何阿迪娜与克拉拉终不能“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跑跑跑。躲躲躲。别管身后的枪声,只当它是折断树枝。

  跑跑跑,躲躲躲,直到狐狸断了头被埋入盒中。禁歌唱响在全国。

  然后,或许你才能够“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若不愿回首,还可学伊利杰,买张去远方的车票。

  单程票。
http://book.sina.com.cn/news/c/2010-10-21/1503274711.shtml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狐狸那时已是猎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狐狸那时已是猎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