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也有中年危机

章月田

我虽不是一个执着的跑步者,但我也曾在红色塑胶跑道上一圈圈机械的迈着双腿,在湖边的水泥路上大口吸着青草的气息。每年的4月到10月,天气不坏,我就会去跑步。我想,凡是一个曾经有过连续跑步时日的人,读这本书时,都会有所共鸣吧。共鸣的同时,也会责备自己的愚笨,“我跑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啊,怎么就被这个人抢了先机”。村上用自己细腻的笔触,将这每日重复的事情,写成了形状的文字,使得我们之间,“像晚春飘荡在山峰间的淡淡的烟霭”,“有一种类似温情和认同的东西”。这种温情和认同,是源自跑步这一媒介,而这一媒介在每个人身上所折射的思考,却又不尽相同。

书中作者从开始跑步到该书写毕,恰恰是即将步入中年危机(33岁),到刚刚走出中年危机(58岁)这段时光。虽说没有描写过多的事业,家庭婚姻上的威胁,不顺(当然,可能作者确实没有遇到遮掩过的问题,亦或遇到的都是无伤大雅的问题),但是毫无疑问的,同每一个普通的人一样,我们都面对这自己身体的衰老,”辛苦练习,却没有得到好的成绩“,后天的因素已经无法归责,只能坦白承认自己确实年纪大了一些。这种心理切换,好像在村上那里,如此的自如和随意。村上可不是一开始就想着”满足“的...

显示全文

我虽不是一个执着的跑步者,但我也曾在红色塑胶跑道上一圈圈机械的迈着双腿,在湖边的水泥路上大口吸着青草的气息。每年的4月到10月,天气不坏,我就会去跑步。我想,凡是一个曾经有过连续跑步时日的人,读这本书时,都会有所共鸣吧。共鸣的同时,也会责备自己的愚笨,“我跑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啊,怎么就被这个人抢了先机”。村上用自己细腻的笔触,将这每日重复的事情,写成了形状的文字,使得我们之间,“像晚春飘荡在山峰间的淡淡的烟霭”,“有一种类似温情和认同的东西”。这种温情和认同,是源自跑步这一媒介,而这一媒介在每个人身上所折射的思考,却又不尽相同。

书中作者从开始跑步到该书写毕,恰恰是即将步入中年危机(33岁),到刚刚走出中年危机(58岁)这段时光。虽说没有描写过多的事业,家庭婚姻上的威胁,不顺(当然,可能作者确实没有遇到遮掩过的问题,亦或遇到的都是无伤大雅的问题),但是毫无疑问的,同每一个普通的人一样,我们都面对这自己身体的衰老,”辛苦练习,却没有得到好的成绩“,后天的因素已经无法归责,只能坦白承认自己确实年纪大了一些。这种心理切换,好像在村上那里,如此的自如和随意。村上可不是一开始就想着”满足“的人啊。从要写小说,就放下一切,卖掉辛苦经营刚有起色的小店,一心投入小说的书写中;到发现支撑书写小说的体力不够,寻找跑步作为作家的辅助性工作;再到跑步中间一点都不要走路,更不要提中途放弃,一次无奈的弃赛,让他耿耿于怀了6年,经过艰苦的训练,重新走了回来;发现跑步不能再有所提高之后,选择了更加”痛苦“的铁人三项……村上可不是什么”平平淡淡“才是真的自我安慰流。虽然,在他的眼里,自己的所做所为,也都是些平淡的事情罢了。自己喜欢,就去写了小说,自己喜欢就去跑了超级马拉松。同喜欢吃麻辣烫,就去趟杨国福一样自然。

回到中年危机。在村上那里,他轻轻松松的度过了自己的中年危机。瞧,这样的人可真是让人羡慕,第一部书便把他推向了作家的地位,年到60依旧跑在各个城市的马拉松线路上,到人人都避之不及的中年危机,也度过的毫不费力。哈哈哈,普通的人们总是泛些酸话。村上在该执着的地方,从不松懈,在该放手的地方,也从不留恋。

我想多数的人,都曾有过一个作家的梦想吧,而借他人一句话,成为一个好的作家,不外乎两点,天赋与经验,天赋非人人尽有,但源源不断之人也寥若晨星。将这宝贵的天赋异禀,同拼图一般,组成各式各样,为人所接受的文字,却也需要技巧和经验。另外,也是在经验的积累下,才会发现怎样的线条的是自己的风格,怎样的拼接不会有异物感。早起写字,下午运动处理杂务,晚上读书听音乐,早点入睡,小说家的日常着实很日常嘛。然而,持续20多年的3小时写字,持续20多年的运动,持续20多年的读书听音乐,这或许是更容易被人接受的小说家的日常。但是每个人到了50岁之时,不也可以称自己,上了30年的班吗?上班,上的是什么,究竟在做些什么,在想些什么,或许更应该被思考,笃自的在一块石头前,加一个期限,这还是一块石头,也不是钻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的更多书评

推荐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