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 围城 9.1分

两年的忧世伤生,屡想中止

杀个回马枪

红海早过了,船在印度洋海面上开驶着,但是太阳依然不饶人地迟落早起,侵占去大部分都夜。

夜仿佛纸浸了油,变成半透明体;它给太阳拥抱住了,分不出身来,也许是给太阳陶醉了,所以夕照晚霞隐褪后的夜色也带着酡红。

到红消醉醒,船舱里的睡人也一身腻汗地醒来,洗了澡赶到甲板上吹海风,又是一天开始。

这是七月下旬,合中国旧历的三伏,一年最热的时候。

在中国热得更比常年利害,事后大家都说是兵戈之象,因为这就是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

这条法国邮船白拉日隆子爵号正向中国开来。早晨八点多钟,冲洗过的三等舱甲板湿意未干,但已坐满了人,法国人、德国流亡出来的犹太人、印度人、安南人,不用说还有中国人。

海风里早含着燥热,胖人身体给炙风吹干了,蒙上一层汗结的盐霜,仿佛刚在巴勒斯坦的死海里洗过澡。

毕竟是清晨,人的兴致还没给太阳晒萎,烘懒,说话做事都很起劲。

那几个新派到安南或中国租界当警察的法国人,正围了那年轻善撒娇的犹太女人在调情。

俾斯麦曾说过,法国公使大使的特点,就是一句外国话不会讲;这几位警察并不懂德文,居然传情达意,引得犹太女人格格地笑,比他们...

显示全文

红海早过了,船在印度洋海面上开驶着,但是太阳依然不饶人地迟落早起,侵占去大部分都夜。

夜仿佛纸浸了油,变成半透明体;它给太阳拥抱住了,分不出身来,也许是给太阳陶醉了,所以夕照晚霞隐褪后的夜色也带着酡红。

到红消醉醒,船舱里的睡人也一身腻汗地醒来,洗了澡赶到甲板上吹海风,又是一天开始。

这是七月下旬,合中国旧历的三伏,一年最热的时候。

在中国热得更比常年利害,事后大家都说是兵戈之象,因为这就是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

这条法国邮船白拉日隆子爵号正向中国开来。早晨八点多钟,冲洗过的三等舱甲板湿意未干,但已坐满了人,法国人、德国流亡出来的犹太人、印度人、安南人,不用说还有中国人。

海风里早含着燥热,胖人身体给炙风吹干了,蒙上一层汗结的盐霜,仿佛刚在巴勒斯坦的死海里洗过澡。

毕竟是清晨,人的兴致还没给太阳晒萎,烘懒,说话做事都很起劲。

那几个新派到安南或中国租界当警察的法国人,正围了那年轻善撒娇的犹太女人在调情。

俾斯麦曾说过,法国公使大使的特点,就是一句外国话不会讲;这几位警察并不懂德文,居然传情达意,引得犹太女人格格地笑,比他们的外交官强多了。

这女人的漂亮丈夫,在旁顾而乐之,因为他几天来,香烟、啤酒、柠檬水沾光了不少。

红海已过,不怕热极引火,所以等一会甲板上零星果皮、纸片,瓶塞之外,香烟头定又遍处皆是。

法国人的思想是有名的清楚,他们都文章也明白干净,但是他们都做事,无不混乱、肮脏、喧哗,但看这船上的乱糟糟。

这船,倚仗人的机巧,载满人的扰攘,寄满人的希望,热闹地行着,每分钟把玷污了人气的一小方水面,还给那无情、无尽、无际的大海。

15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围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围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