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Aussie in Beijing

amstel

“微黄的薄暮笼罩着没有星光的夜空——些许有些呛人的厌恶刺激着喉咙——空气中弥漫着一丝难忘的独特气味,似是烟熏之香,游移在鸡蛋面和灰尘之间,混合着非常古老的、幽微的——我猜是乳香的气味。“看到这里差点儿笑喷了,北京经常就是这股味道。我初到北京也觉得就是这味道。2005年5月4日,作者来到北京,我是4月11日从阿姆斯特丹起飞,第二天降落在首都机场的。降落前,就能够看见北京笼罩在黄色的雾中,那时的北京对我,即熟悉又陌生。从1999年9月开始,我算是半个北京人了,之后又离开北京去美国和欧洲,那时回京并不知道是要继续出去漂还是做京漂。

作者是派驻北京的澳大利亚企业职员的妻子,自己也坦陈在北京的生活比在澳大利亚舒适很多,孩子也有更好的教育条件。2006年6月,我送我的一个朋友回法国,临行前,她对回到自己祖国首都巴黎的生活充满不安,对北京的生活充满留恋。几个月后,我到巴黎又见到了她,她在巴黎的公寓还没有在北京的衣橱大。当然,有点儿夸张,但是当时她在棕榈泉,公司给她租的公寓是200平米,中央空调,电梯。而她在巴黎自己租的公寓不足50平米,没有空调,没有电梯。她在北京每天打车上下班,想去哪儿都抬手叫辆车;而在巴黎则...

显示全文

“微黄的薄暮笼罩着没有星光的夜空——些许有些呛人的厌恶刺激着喉咙——空气中弥漫着一丝难忘的独特气味,似是烟熏之香,游移在鸡蛋面和灰尘之间,混合着非常古老的、幽微的——我猜是乳香的气味。“看到这里差点儿笑喷了,北京经常就是这股味道。我初到北京也觉得就是这味道。2005年5月4日,作者来到北京,我是4月11日从阿姆斯特丹起飞,第二天降落在首都机场的。降落前,就能够看见北京笼罩在黄色的雾中,那时的北京对我,即熟悉又陌生。从1999年9月开始,我算是半个北京人了,之后又离开北京去美国和欧洲,那时回京并不知道是要继续出去漂还是做京漂。

作者是派驻北京的澳大利亚企业职员的妻子,自己也坦陈在北京的生活比在澳大利亚舒适很多,孩子也有更好的教育条件。2006年6月,我送我的一个朋友回法国,临行前,她对回到自己祖国首都巴黎的生活充满不安,对北京的生活充满留恋。几个月后,我到巴黎又见到了她,她在巴黎的公寓还没有在北京的衣橱大。当然,有点儿夸张,但是当时她在棕榈泉,公司给她租的公寓是200平米,中央空调,电梯。而她在巴黎自己租的公寓不足50平米,没有空调,没有电梯。她在北京每天打车上下班,想去哪儿都抬手叫辆车;而在巴黎则是挤地铁,在北京她每天下馆子,喜欢吃哪家就去哪家,想吃什么就都点一些,而在巴黎一周下次馆子已经是奢侈。难怪他们留恋北京的时光。

此书作者对北京的情绪真的是五味杂陈,有时喜欢,有时高高在上,有时厌恶,有时又拍手叫好。外派人员的全职太太啊!这样的人应该慢慢少了,从2008年之后,外企在中国家道中落,外派人员越来越多的华裔,外派人员待遇也不比从前。见多识广的北京人也不买他们的账了。越来越多的洋京漂们,体会着北京的繁华,物价飞涨。我那位朋友在巴黎买了房,5000欧元一平米,十年过去了,还是5000欧元一平。去年我在巴黎逗她,早知道,你把公司给你在北京租的公寓买了,现在出手卖了,你就是个小富婆了。因为,那价格已经涨了10倍不止了吧!

不光是房价,其他商品价格也是一路攀升。2005年我回国,觉得国内什么都便宜。现在进商场随便看看动不动就华丽丽的4位数啊!那会儿总跟我妈妈说欧洲买根萝卜10块钱。现在欧洲萝卜还是1欧元1根,国内呢?

这本书算是外侨对中国粗浅的认识吧。细细的带着很多抱怨和笑话的流水账。我不敢说她是真的爱上了中国,反正,她爱上了热气腾腾的生活。现在到了中国人外派到国外的日子了。算是风水轮流转吗?

要告诉翻译的是: Silk market,是当年大名鼎鼎的秀水街,不是什么丝绸市场。上海的翻译,好歹找个长期在北京生活的人问问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北京太太——一次通往中国的奇妙之旅的更多书评

推荐北京太太——一次通往中国的奇妙之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