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本是星空,却总会有人俯视阴沟。

啄米猫

王尔德的墓碑上有一句话: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而在现实世界中常会发生的却是:这里本是星空,却总会有人俯视阴沟。 王尔德笔下的世界或许如此。在这个充满艺术之美的世界里,你将看到王尔德笔下的唯美主义享乐主义者是怎样地为艺术而道德的沦丧的。你将看到强大的世界观是如何一步步造就了强大的丧尸。你也将看到那美丽脱俗的西尔文如同一片最为纯净的水仙花瓣悲情地从枝干断裂飘落。 而这个时候不应该存在美。 牛叉的作者自然可以把一个男的描写得比维纳斯还要漂亮。然而这还不够。他还要给予其脱俗的灵魂,赋予其超然的艺术眼光。他之灵魂将用这双眼睛去审视,去接受直到去鄙弃世间的一切。 隐性的同性恋题材以艺术的名义在这里自然铺开。丧尸的诡辩逐步安抚受伤的丑陋灵魂。最好的朋友最终变成了自我罪恶的替罪羊。让毁人者不觉得羞愧,令杀人者不觉得罪恶,让其听到这些,看到这些竞以欣赏陶醉的心情细细品味。 标榜的至上美到头来腐烂得连苍蝇也羞于靠近。 他迷恋哀伤于易逝的花容,却不知人世的绝美正在悄然消逝。 他陶醉沉溺在虚幻的花海中,却从不认为自己本可以拥有那份真实。 ...

显示全文

王尔德的墓碑上有一句话:我们都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而在现实世界中常会发生的却是:这里本是星空,却总会有人俯视阴沟。 王尔德笔下的世界或许如此。在这个充满艺术之美的世界里,你将看到王尔德笔下的唯美主义享乐主义者是怎样地为艺术而道德的沦丧的。你将看到强大的世界观是如何一步步造就了强大的丧尸。你也将看到那美丽脱俗的西尔文如同一片最为纯净的水仙花瓣悲情地从枝干断裂飘落。 而这个时候不应该存在美。 牛叉的作者自然可以把一个男的描写得比维纳斯还要漂亮。然而这还不够。他还要给予其脱俗的灵魂,赋予其超然的艺术眼光。他之灵魂将用这双眼睛去审视,去接受直到去鄙弃世间的一切。 隐性的同性恋题材以艺术的名义在这里自然铺开。丧尸的诡辩逐步安抚受伤的丑陋灵魂。最好的朋友最终变成了自我罪恶的替罪羊。让毁人者不觉得羞愧,令杀人者不觉得罪恶,让其听到这些,看到这些竞以欣赏陶醉的心情细细品味。 标榜的至上美到头来腐烂得连苍蝇也羞于靠近。 他迷恋哀伤于易逝的花容,却不知人世的绝美正在悄然消逝。 他陶醉沉溺在虚幻的花海中,却从不认为自己本可以拥有那份真实。 当情之所至时,他也难以分清楚自己所追求的到底是星空还是阴沟。 真实,本可以很美好,却不经意常为想象所坑害。 “真实生活是无序的,但想象却有某种严密的逻辑。正是想象使悔恨尾随着罪恶,也正是想象使每一罪恶生出奇形怪状的后代。在平凡的世界,恶人得不到惩罚,好人得不到好报。” 平凡的世界里,真实的,比想象的更适合作为谈资。生活因为无序,无必然的逻辑而奇怪,而精彩,也而沦丧。 让自我淋漓而矛盾的思维尽情挥洒,让超脱的想象主宰道连格雷的生活,用它试图给予平淡的生活以如花似雾的美幻,道连格雷终如作者所愿自取灭亡。真实的作者自恃天才也许本可以驾驭,只是,现实不能相容,审判更遭致背叛,当心中至美被丑恶侵蚀,你将以何为美?如果时代注定是那个阴沟,你是否还胆敢仰望星空? 现实会不断地告诉你要死心,往事不可追,现实已如是,未来不能明。不要盲目追求想象中的东西,不要自我沉醉于一往情深。 踏山长歌行,空谷绝人音。 青山望不透,此处不留情。 道连格雷为艺术而毁坏本来美好的世界,其创造者则为艺术而追求甚至创造美好的世界。然而两者终究是遭到世界的审判。 王尔德是道连格雷美好的一面,也深知其可能造就坏的一面。他自信能掌握这个度。自信能掌控自己的内心。他确实做到了。 而世界依然不能相容。 不管内心美好抑或是邪恶,太过单纯或是太过极端,总是不能轻易相容于世。 然而不管身处热恋或是身陷牢狱,不管此地是阴沟还是星空,他的目光投向头顶璀璨星空,不曾飘落。 其心如此,至始至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道连·葛雷的画像的更多书评

推荐道连·葛雷的画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