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流年 日光流年 8.6分

书评。

甘氨酸。

这部作品最终落在一个词上。诅咒。

较之受活的寓言化叙事来说,本篇更接近于史诗范畴。

神实主义是对魔幻现实主义的舶来试验,然相对于后者跳脱的恣意想像,本土化的作品躲不过带入数千年的苦难积淀,与作者早年经历的印记。整个作品无可避免的拢入阴翳的基调里。

与外交流极少,自给自足,阎连科似乎格外钟情于这样独立于时代洪流的小世界。但就算这样的小世界,也永远无法成为伊甸,譬如受活中圆全人的一次次侵扰,也譬如三姓村里诅咒一般的喉死病。而同样一脉相承的,是村人的蒙昧却坚韧。在小世界里,每一个所谓人物,在得到事实统治者的地位后,便带领勉力打破这一咒诅。而能指望的地方,仅有救火院与九都,虽于此人将不人,却是村里唯一能贩卖到些许希望的地方。

油菜,换土,灵渠,基于短见经验形成的宏大计划,靠人皮与卖身一寸寸推进,尔后到达一个注定的结局,和西西弗斯的寓言一样,总是一贯具有悲剧的感染力。这篇小说,也是只属于这一个小世界的史诗。

蓝与四十的命中注定而终不得,还有竹翠的一厢情愿。典型模式化的三人情事,最终也随着滚滚的灵渠水而啸叫奔流向毁灭。又是一轮近乎宿命论的诅咒。

行文的方式,由司...

显示全文

这部作品最终落在一个词上。诅咒。

较之受活的寓言化叙事来说,本篇更接近于史诗范畴。

神实主义是对魔幻现实主义的舶来试验,然相对于后者跳脱的恣意想像,本土化的作品躲不过带入数千年的苦难积淀,与作者早年经历的印记。整个作品无可避免的拢入阴翳的基调里。

与外交流极少,自给自足,阎连科似乎格外钟情于这样独立于时代洪流的小世界。但就算这样的小世界,也永远无法成为伊甸,譬如受活中圆全人的一次次侵扰,也譬如三姓村里诅咒一般的喉死病。而同样一脉相承的,是村人的蒙昧却坚韧。在小世界里,每一个所谓人物,在得到事实统治者的地位后,便带领勉力打破这一咒诅。而能指望的地方,仅有救火院与九都,虽于此人将不人,却是村里唯一能贩卖到些许希望的地方。

油菜,换土,灵渠,基于短见经验形成的宏大计划,靠人皮与卖身一寸寸推进,尔后到达一个注定的结局,和西西弗斯的寓言一样,总是一贯具有悲剧的感染力。这篇小说,也是只属于这一个小世界的史诗。

蓝与四十的命中注定而终不得,还有竹翠的一厢情愿。典型模式化的三人情事,最终也随着滚滚的灵渠水而啸叫奔流向毁灭。又是一轮近乎宿命论的诅咒。

行文的方式,由司马蓝的所谓灵渠计划由缘起到幻灭,再一步一步追溯倒回其少年,幼年。所有线索收束集结,娓娓道出一切的缘由。文字也随着追忆温柔起来了。

而相对的,对于饥荒的叙述,明明虚妄却具有残酷真实的感染力。大概源于作者的深刻印记。

对于圣经的引用以及注释性的写作,基本也是带着实验性的。总算没因其形而伤其格,但对连贯性本身还是有破坏的。之后文字登上其渠后总算减少这种形式上的文字。(个人意见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日光流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日光流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好书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