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现场 国会现场 8.2分

民智未开与官智未开

野原新之助

民国肇始,国会初立,宪法创制。

人们以为有了国会和宪法,代议政制是必然的产物,民主和宪政也会随之而来。然而在未来十几年的乱象中,他们眼里看到的却是暗杀大行其道,革命今盛于昔,军阀各自为战,议员各有主张,贿赂丛生,派系林立。民国初年原本清晰的政治、是非、道德观念,如今“反而愈搅愈成糨糊了”。

纵观国会历史,以破坏北洋政府为己任,在国会内部制造事端、激起斗争的,从来都是那一批议员。叶曙明于是感慨:“中国待议政治的失败,与民众素质半点关系都没有。

中国的立宪的确不是一朝一夕之功。1910年,清廷公布立宪时间表;1912年,中华民国宣布宪法,1913年,开设议院。在之后的十几年与更之后的几十年里,中国人围绕着宪政民主问题展开时而激烈、时而温和的讨论;到今天宪政民主俨然成了不可触碰的问题,其中的理由往往就是叶曙明所说的“民众素质”。

2003年12月10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美国哈佛大学演讲,当问及中国民主的前景时,温家宝回答说,中国尚不具备在高层实行直接选举的条件,“首先人的文化素质就不够”。这是中国官方关于“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的一种经...

显示全文

民国肇始,国会初立,宪法创制。

人们以为有了国会和宪法,代议政制是必然的产物,民主和宪政也会随之而来。然而在未来十几年的乱象中,他们眼里看到的却是暗杀大行其道,革命今盛于昔,军阀各自为战,议员各有主张,贿赂丛生,派系林立。民国初年原本清晰的政治、是非、道德观念,如今“反而愈搅愈成糨糊了”。

纵观国会历史,以破坏北洋政府为己任,在国会内部制造事端、激起斗争的,从来都是那一批议员。叶曙明于是感慨:“中国待议政治的失败,与民众素质半点关系都没有。

中国的立宪的确不是一朝一夕之功。1910年,清廷公布立宪时间表;1912年,中华民国宣布宪法,1913年,开设议院。在之后的十几年与更之后的几十年里,中国人围绕着宪政民主问题展开时而激烈、时而温和的讨论;到今天宪政民主俨然成了不可触碰的问题,其中的理由往往就是叶曙明所说的“民众素质”。

2003年12月10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美国哈佛大学演讲,当问及中国民主的前景时,温家宝回答说,中国尚不具备在高层实行直接选举的条件,“首先人的文化素质就不够”。这是中国官方关于“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的一种经典表述,民间与官方都很认可。有意思的是,一些异见者也很赞同;羽戈曾说过,“近代史上,无论是执政者,还是反对党,一度都强调民智未开。”

温家宝在哈佛

可问题是,“民智未开”的标准是什么?断言者往往宣称,民众素质不够高,骤然实行民主(或宪政)必然出乱子。但是民众素质达到什么程度才不算低,民智开到什么阶段才能够实行民主(或宪政)?如果这个问题没有确切的答案,那么关于“民智未开”的讨论永远是虚伪的。

“民智未开”将引向两种路径:第一种是以办学校(教育)、办报纸(言论)的方式启发民智,第二种是以“民智未开”为借口将民主与宪政的事业搁置。梁启超等人做了前者,而我们正经历着后者:“民智未开”成了一个著名的幌子,作为实行假民主和假宪政的理由。奇怪的是,大部分人似乎并不以“素质低”为耻(可能认为“民众素质低”只针对“别人”),反而把它当成事到临头的借口和开脱。

民众素质低真的是民主宪政的障碍吗?笑蜀的《历史的先声》引述了《新华日报》1946年的一篇社论,其中关于选举的过程全文引述如下:

首先要說明,候選人決不是指派的,而是由人民提出的,在鄉選中每一個選民都可以單獨提出一個候選人。在縣選中每十個選民可以連合提出一個候選人。選舉的方法是分成兩種:一種是識字的人,寫選票;一種是不識字的人,則以投豆子代替寫選票。這是很久以來就採用了的方法,在實踐過程中又曾有過不斷的改進和新的創造。過去的辦法是由候選人坐在曬場上,每人背後擺一個罐或碗,因事不能到會的候選人仍然給他們空出位子,位子後擺上碗,每只碗上都貼著候選人的名字,選民每人按應選出的人數發豆子數粒,於是各人便把豆子投入自己所要選的那個人碗中,在投豆子之前,先由監選人向大家說明每一隻碗所代表的候選人,一般說起來,不識字的老百姓總是特別留意於記憶的,在這件他們看來很鄭重的事情上,更是不致於弄錯。這種方法還有缺點,那就是當每個選民投豆子時,到會的人都可以看得見,實際上成了記名投票。後來就改變方法,把碗統統放到另外一個房子裏,除監選人在選民萬一記不清楚時從旁幫助說明外,其餘的一概不准在場。但這種方法仍有缺點,因爲碗是仰著放的,那個碗裏已有的豆子多,那個碗裏已有的豆子少,都看得清楚,這樣就可能使後來的投票受到先前投票者的影響,因而不自覺的失去了自主性。補救這個缺點的方法,就是用紙把每一個碗都蓋起來,而讓投票者從碗邊上把豆子投進去。最近陝甘寧邊區的選舉中又創造了一種新的方法,在候選人數不多(鄉的選舉中候選人一般是不會太多的)的時候,依候選人的多少,發給選民幾顆,顔色不同的豆子,比如:黑豆一顆代表張××;黃豆一顆,代表李××;玉米一顆,代表趙××等,另外每個選民再發給小紙一張,如果想選誰,就把代表誰的豆子用紙包上,放在碗裏,同時包幾顆者作廢。這種方法非常適合農村文盲的無記名投票,在某些地方實行結果很好。

用豆子代替选票,改进投票方法防止舞弊和从众:这种方法的执行,并不依赖民众的素质。如果说这种制度缺些什么,恐怕就是正直、精明的官员了。

现实的诡谲在于,层层选拔出来的官员,素质并不比随即的民众高多少。民众有时固然很操蛋,官员的能力平庸、道德腐化,实在是不遑多让。所以羽戈写道:“中国的问题,不是民智未开,而是官智未开。与其待官智开民智,比如以民智开官智。”

“民智未开”不应该成为民主宪政不能实行的障碍,而是实行民主宪政之后可以免去的代价。如果中国的困境真的是“民智未开”,那么应当设法“开民智”;否则,还是老老实实地承认“官智未开”吧。

2017年3月25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国会现场的更多书评

推荐国会现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